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剑之下!》。

陆小凤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有本题。管仲忧国忧民的人格魅力在

飛來的石子就像真的要砸中云兒一樣,嚇得她猛得閃身去躲。

一陣劇烈的輪胎摩擦聲響起,云兒險之又險地停在了馬路中央,差點就和迎面開來的汽車撞到了一起,對面司機,氣沖沖的摔門出來,就是一通國罵,透過玻璃看到云兒的容貌,聲音才緩和了許多,敲著玻璃,似乎想讓她下車聊聊。

云兒沒有理他,睜著大大的眼睛盯著眼前出現的虛擬屏幕,雙手觸摸不到,似乎只能用眼睛看到。屏幕上的畫面十分抖動,攝像師似乎在不斷躲閃逃跑,不過速度似乎有些捉急。

很快他就被逼著來到一個房間的邊緣。環顧四周,云兒才發現這是一處廢棄的房屋,主角就在房里爬行,她能看到那雙帶血的雙手在不斷的攀爬。

這里好像一處爛尾樓,周圍的墻面沒有絲毫粉刷,裸露著磚頭,地面是粗糙的水泥,爬行的雙手在上面留下一個個血手印。

很快主角就慌不擇路地躲到了一個房間,這里兩面透風,朝南的方向根本沒有墻壁,連陽臺也沒有,一不小心就會掉落下去,這是在三樓,要是摔下去不死也會殘疾。

那群小朋友似乎發現了他,很快又沖了過來,不斷地拿著手里的泥土和石子砸他。

“啊,啊!”主角好像不會說話,只會亂喊, 他開始往外面爬去,那里可是三樓啊,似乎本能的對高處的恐懼,讓他又退縮了回來,可是后面有人追趕,又讓他害怕地想要往前跑。

云兒此刻嘴巴張成了O型,雖然只是聽了一聲,但她可以斷定,那是周樸的聲音,他怎么會被一群小屁孩嚇成那個樣子,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那處廢墟。

身后傳來喇叭聲,打斷了她的思緒,也讓眼前的那個虛擬屏幕消失不見。

“按什么按,叫魂啊!”云兒打開窗戶,朝著后面爆了粗口。一踩油門,車子直接沖了出去。他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屏幕,不知道這些畫面是真是假,為什么周樸會變成那個樣子,她擔心這些如果是真的,他正處在死亡的邊緣,隨時可能喪命。

不知為什么,他的腦中似乎冥冥之中知道他的位置,油門踩到底,一抹紅色在街頭劃出一道倩影。

跑車直接沖進了一處工地,四周都是些建筑垃圾,道路都是坑坑洼洼的石子路,跑車地盤低,擦著石子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這里就屏幕中見到的一模一樣的爛尾樓,遠遠地還能看到一棟房子的三樓完全裸露在外,上面一個人影在扒在上面。

剛才屏幕中見到的全部都是真的,云兒心里一緊,踩著高跟鞋一口氣沖了上去,氣喘吁吁地她看到那幾個孩子還在丟石頭,氣得上去就給每人一個響亮的巴掌。看著幾個小屁孩捂著臉哭著鼻子逃走,云兒沒空去追究,轉身去看周樸。

他的臉色青一塊,紫一塊,腫的像個豬頭,身上外套已經不見,只剩下郵件T恤破破爛爛,像是被老鼠啃過似得。一條牛仔褲膝蓋已經被磨出了兩個大洞,裸露的膝蓋血肉模糊,磨出一片血泡,血粼粼地看起來很是凄慘。

他的臉色滿是結疤的血污和污泥,神情蕭索,畏畏縮縮地樣子,不仔細看還真不能一下子認出是周樸。

“周樸!”云兒沒料到周樸突然變成這副模樣,嚇了一跳,喊了一聲,聲音似乎有些顫抖。

對方似乎根本不認識她,警惕地看著對方,似乎以為自己要傷害她,還在往邊上靠去,再挪一步,就要掉下去,這里可是三樓,摔下去非出事不可。

“別動了,快過來!”云兒怕嚇到了他,停下了腳步,朝著他喊道。

對方似乎聽不懂她在說什么,依舊繼續往后退,一只腳已經伸到了墻外,幾顆碎石掉了下去,落在樓下的地面,發出“啪啪”的聲響。

嚇得云兒捂著嘴巴,不敢再喊,生怕刺激到他,真的跳了下去。心中又是著急,又是疑惑,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一夜之間好像換了一個人呢。

看著他木偶般繼續往外挪,一點危險意識都沒有,云兒急得滿頭大汗蹲下身子,壓著聲音,盡量溫柔地說道:“周樸,我是云兒啊,我是你妻子啊,乖,別動,那里危險,快點過來!”

這時云兒發現脖子上的吊墜傳來一陣清涼,低頭一看那里真發出淡淡的藍光,抬頭一看,周樸脖子上的吊墜也在同時泛著藍芒,一瞬間,他的眼神短暫地恢復了一絲清明,似乎認出了云兒,好的肉和汤全部盛到一个大的白瓷汤盆中,竟然一滴汤汁也没洒出来。

  就在这时,家门口传来汽车的滴滴声,紧接着厨房中的二人就听到了父亲和弟弟的对话声音。母亲从儿子手中拿过大汤勺,吩咐卫青去前门帮忙。

  “你弟弟今天下午吵着说要学武,你爸爸就带他去买拳击沙袋了。老大你现在这么‘大’本事,还不去门口帮你爸爸把东西搬回家。”

  “好勒!搬东西什么的,包在我卫大郎身上!”

  话音未落,卫青就一溜烟般跑出了后院。

  出到门口,父亲卫昭已经打开了汽车后盖,正准备将后备箱中的一个长达一米多,足有水桶粗的红色圆柱形拳击沙袋搬下来。

  卫青见状,立刻跑过去,抢在父亲前面,右手伸入汽车后备箱将大沙袋一把拎起来。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力气了,难道南漓门的功夫真的有这么厉害!”

  亲眼目睹一百多斤重的拳击沙袋活生生地被长子卫青一脸轻松单手提起,父亲卫昭心中有些不敢置信!

  在他印象中,大儿子卫青从小体弱多病,做不得重活,现在学武才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居然就有这么大的改变,真是不可思议!

  “哇!哥哥你真厉害!我和爸爸两个人抬这个沙袋都费劲呢,你居然一只手就能举起来,太夸张了!”

  一旁的弟弟卫云也目瞪口呆的看着哥哥的动作,忍不住惊叹。

  “嘿嘿!”

  卫青得意洋洋地将沙袋举过头顶,展示了一番自己的力量,然后稳稳地扛到肩膀上,脸不红、气不喘、笑嘻嘻地对弟弟说:“怎么样?你哥哥我够厉害吧!”

  “厉害!”卫二郎把头点的和小鸡啄米似的。

  “告诉你吧,你哥哥我现在可是货真价实职业武道一段的武士!单手力量至少在两百斤以上,以后家里的重活就交给我来干好了,保证轻松摆平!”

  “那哥哥你教我武功好不好,我也要向你一样厉害!”

  弟弟卫云眼中闪着无数金色小星星,一脸憧憬的看着哥哥卫青。

  “没问题!南漓门的真传功夫我暂时还不能传给你,不过你哥哥我另外学了几套功夫,今晚上就可以教你!”

  最近几天,卫青除了每日修炼本门的内外功夫外,还利用闲暇时间在网上查找了一些比较普及的武术,其中就包括警体擒敌拳,军体拳,大小擒拿手,以及散打的一些武术套路。

  如今的卫青已经迈入职业一段的武道境界,可以说具备了一定程度的武术根基,又有系统辅助修炼,等闲的简单和大众化的武术套路随手就可以练成。

  当日任老先生在三色潭一战中表现出来的百招齐放,神乎其技的场面至今依然被卫青牢牢记在心中,所以像任老先生一样博采百家之长融会贯通于自身,成就一代宗师已经成为他的武道目标之一。

  六点钟,卫家人准时开饭。母亲周沐冰的厨艺堪称炉火纯青,她花费了一个白天的功夫,用一只五斤多重的大乌鸡,再配上十几种香料和中药材放在砂锅中,和三斤野生百年老甲鱼肉一起炖煮,做出了一份堪称十全大补的菜肴。

  于是乎,一家四口人一顿风卷残云,将一大盆乌鸡炖甲鱼消灭得干干净净。

  酒足饭饱之后,卫青又陪同家人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

  很快,他就感觉到一团暖洋洋的热气从胃部升起,想必就是十全大补乌鸡甲鱼煲的药效起作用了!

  卫青灵机一动,决定采用【大地春阳图】的运气法门,花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成功将这团暖气炼化为真气反哺到丹田之中,让原本只有乒乓球大小的真气团再次膨胀变大了一圈,现在丹田气海中的真气团体积已经接近小一点的橙子那么大了!

  在他想来,父母和弟弟的胃部应该也会产生类似的暖气。不过他们不懂运气归元的法门,只能让身体缓慢地自行吸收药效,时间可能会持续几个小时甚至几天。但无论如何,这团暖气也会给他们的身体带来不小的益处。

  “这野生百年王八肉是系统出品,果然精品。这大补的效果立竿见影啊!”

他家学渊源,武功已得真传,但始非诸先生讲学与群从附和之力

林家演武场上。

  一百多人在练武,但演武场很大,足以容纳一千多人,中间有十个擂台。

  演练的大部分都是在武者初期到武者巅峰的,还有十多名达到武师境界在指导,三名大武师境界坐在演武场边上的亭子里喝茶。

  杨风、何萧然从容地走进林家演武场,一名家丁立刻走过来询问:“是何人,请止步。”

  何萧然如实告来:“我们是过来赴约的,我兄弟杨风十天前与林霸天前辈有过约定过来进行比赛切磋的,麻烦你通报一声。”

  家丁回到:“既然如此,你们先在这里稍等一会,我马上通知家主。”

  可能是因为家主林霸天的原因,林府里的大部分人都是对人很友善的,难怪林家在陆林镇声望这么好。

  不到一刻钟,林霸天就从府里走来,后面跟着个小丫头。

  不用说都知道这林霸天身后的小丫头就是林莲华了,让周围少女都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十二岁的林莲华就拥有高挑的身材,肌肤雪白,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太阳晒在白晢的脸上一抹形成绯红,令演武场上练武的人着迷。

  其中一个天赋比较好名叫李洲,不到十三已经拥有了武者巅峰的实力,是林莲华的表哥,见到林莲华出现。

  马上跑过来给林莲华打招呼:“莲华妹妹你来了。”

  林莲华对这个表哥不怎么感冒,一直都缠着她,但还是敷衍的回了一句:“嗯。”

  随后看到杨风在演武场另一边,便快速跑过去跟杨风打招呼:“杨风弟弟萧然哥哥你们来了。”特别是对杨风,林莲华脸上浓浓的笑意。

  演武场上的青少年子弟都一脸羡慕,有的也有在暗暗替杨风感到担忧,因为林家子弟都知道李洲喜欢林莲华,李洲肯定会找这个杨风麻烦的,在不远处讨论道。

  杨风也有听到这些闲言杂语,无奈的摇摇头,感叹道“红颜祸水啊‘’。

  杨风也面带笑容回了林莲华:“是啊,莲华,十天不见你就突破到武者后期了耶,真是厉害。”

  随后杨风移步弯腰低头恭敬地对林莲华身后走来林霸天一拜:“霸天前辈,你好,杨风前来赴约。”

  林霸天感受到杨风已经突破到武者境界了,而且气息比一般都武者凝实了许多,不对,林霸天一阵错愕,是武者中期,想当年自己从见习武者到武者中期可是用了差不多半年时间,杨风如此修炼天赋真是天才中的天才。

  林霸天还是稳定了情绪,用灵气轻柔的托起杨风面带笑容道:“免礼,杨风想不到你能在十天内就突破到武者了,而且达到了武者中期,天赋果然不一般,既然如此,还是按照约定,你如果夺得武者境界比赛前三名,便破例赠予你黄阶高级的功法。”

  林莲华、何萧然都一惊,十天时间突破到了武者中期,像林莲华从见习武者到武者中期也用了两个多月。

  何萧然自从杨风突破到武者初期后就没有去杨风那里了,都是一直在修炼,没想到竟然突破到武者中期了,何萧然虽然也突破到了武者初期,但是还没有感受到突破武者中期的契机。

  演武场上的人都惊讶的看向杨风这边,究竟杨风有何来历。一堆人在议论杨风的妖孽,但更多的是听到家主竟然拿出黄阶高级功法来作奖赏,实在是大手笔。

  李洲更是气的牙痒痒,连林霸天都对杨风赞赏有加,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莲华妹妹也对杨风有说有笑,对自己却……

  随后李洲冷冷的盯着杨风,一抹阴冷玩味的笑容一闪而过。

  杨风也隐隐觉得有一丝冷意,随后看向李洲的方向,自己也没得罪这个人啊,第一次见就怀恨上自己了。心里想道“难不成是自己太帅了被妒忌了。”要是李洲知道这个想法

立馬按了掛斷鍵!

不是林小雪還能是誰!

她怎么會有我的號碼呢?好吧……想查對她來說好像沒那么困難!

也不知道為什么,接觸到有關她的事,有絲慌亂……

滴滴滴!,電話又響了!

接…還是不接呢!好猶豫啊!

不接了吧!

“喂,有事?”這不打臉了嗎!

“怎么掛我電話?”

“我……”

“算了!這不重要。”

額……

“我媽沒有在小都買到房子,打算要租房子住,你呢,不會要住校吧!”

林小雪覺得,連他爸媽都沒有找到住的地方,陳小初也不太可能!

“我為什么要住校?”

“你也要租…”

“我有房子住啊!”陳小初說。

“啊…啊?”林小雪瞪著大大的眼睛,張著小嘴。

也幸虧是打電話,這讓陳小初看到,那……

“我說我有房子住,買的!現在我已經到小都了!”

“哦!”

哦是什么意思,“我……”

嘟嘟嘟……

掛了!

我還沒說完呢!而且這是什么態度。就這么掛啦?

就……就不多說兩句?不符合這小妮子性格啊!

銀河花園別墅區,A級區。

邁巴赫直直開了進去,保安連擋都沒擋,直接開了門,盡管在這里從來沒有見過這輛車!

開了一會,一座獨棟別墅映入眼簾!

到了地方,開門下車!然后一個念頭…

車就消失了,去了該去的地方!

進門的第一件事,找地方安放電腦們~

……

龍組,會議室!

高峰的手機收到了消息,是陳小金發的,鬼火天尊到現在還有些擔心!

他沒敢看這條信息!

可他不看,有人看啊,他的手機竟然被搶走了!

是個風韻十足的女人,染著濃密褐色的頭發,肉都待在了該待的地方,有些妖艷!

高鈴鈴,他的妹妹!

高鈴鈴是龍組分部,文秘部的負責人,大腦開發度極高,就是修行者的神魂也得掂量掂量!有著超乎常人的超高智慧!

“哎,玲玲,你快還我,不要鬧了!”

“等等,哥,我猜是嫂子吧!”

高峰對著妹妹的腦袋就是一下,“你哥我單身六千多年,哪來什么‘嫂子’!”。

“切!你以為我會信?”

高峰看見玲玲就要解開他手機,“不要!”

咻!

只見高鈴鈴的瞳孔里一陣藍光閃過,屏幕鎖就開了!

全完了!

“任務?”高鈴鈴竟然念了出來!

雖然會議還沒有開始,但已經有其他人陸陸續續來了,座位上也有五人以上!

“在小都開一家能容納萬人網吧?”

啊?

在座的人都蒙了,就連高峰自己都蒙了!

“這…難道是上級給的秘密任務?”有人猜測!

“沒錯,一定是這樣…”

額……

“這就是這次會議的主要內容吧!”一個老者沉穩的說道。

高鈴鈴嘆息一聲,“沒勁!”

把手機丟給了高峰!

他接住手機,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對…沒錯,這就是最新任務,但這次是絕對機密,不能泄露一星半點的消息!”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一剑之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环球探索生涯

长公主

环球探索生涯

笔斗

环球探索生涯

伯爵与妖精

环球探索生涯

资产暴增

环球探索生涯

寞然回首

环球探索生涯

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