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立威天下》。

南苹道:不错。楚留香道:甜儿一件可怕的事,你不是她的父亲

鄭萬春和沈朝陽兩個人均是光明磊落的漢子,鐵骨錚錚,與柳長歌等人可謂是一路的,包括鄭萬春的兩個朋友,一個叫彭亮,一個叫宋云,都是江湖上的游俠,很快與柳長歌等人打成了一片,大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所以這一場酒,喝的是自然開心極了,有道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無緣對面不相逢,柳長歌接觸到了這些人,對于江湖上充滿了期待,雖說他之前見過的江湖,未免有些黑暗,但是這些人,卻給他帶來了光明,有朋友的江湖,那才叫江湖。

到了晚間,眾人都有些喝醉了,不知喝了多少,便就近在客棧要了幾間房,眾人同住。

柳長歌的酒量驚人,是所有人最為清醒的那個,他先后把雷宇等人拉到房間里,服侍著睡了,一個人來到了客棧的中庭之中,這里有一個小涼亭,夜色如水,月已西斜,繁星點點,柳長歌坐在石凳上,遙望天邊的明月,跟前趴著大黃,客棧中靜悄悄的,他想起了師姐,不知此時此刻,他又在做些什么,想過了郭媛媛之后,不知道為什么,又有一個人的影子涌上了他的心頭,他就是玉公子,柳長歌與他算是一見如故,可惜天地茫茫,一別之后,不知何時再見。

過了半個時辰,風吹人疲倦,柳長歌回轉房間,準備就寢,豈料剛剛睡下,便聽聽到屋瓦一響,柳長歌聽到了,卻沒有在意,還是他走江湖不多,以為是野貓之類的小動物在房上經過。

柳長歌閉上眼睛,只想著明天還要趕路,應該早點休息了,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柳長歌感到有人在推他,他打了一個激靈,迅速起身,去摸床頭的辰劍,這時一個黑影說道:“柳老弟,是我,別激動。”

是周民的聲音,柳長歌長吁一口氣,說道:“周大哥,神經半夜,你不睡覺,來我房間里做什么,我幾乎要把你當成小賊了。”

周民打了一個噤聲,說道:“柳老弟你小心生說,我懷疑咱們被人跟輟上了。”

柳長歌詫異道:“什么人,周大哥,你怎么知道?”

周民快速地走到門邊,卸了一條小縫,向外看去,庭中靜悄悄的,風吹著樹葉沙沙作響,不見一個人!

柳長歌穿好鞋子,拿上寶劍,來到周民身后,說道:“周大哥,你是不是看錯了,若是有人,大黃早就發現了。”說起大黃,柳長歌便看向床邊,哪有大黃的影子,他記得在睡覺之前,他還摸了摸大黃的后背,大黃就睡在床邊上,柳長歌大吃一驚,叫道:“大黃,大黃?”一連叫了好幾聲,大黃卻沒有答應,柳長歌心頭一凜。

周民道:“大黃不見了么?”

柳長歌道:“大黃剛才還在房間里睡覺來著,房門關著,怎會不見?”

豈料周民說道:“那可糟糕,我來的時候,大門分明開著,難道是大黃自己跑出去了么,莫非我聽見的動靜是大黃發出來的?”

柳長歌暗想:“我的確沒有上閂,大黃自己跑出去了嗎?”柳長歌與大黃是兒時的伙伴,人與狗已經建立了非同一般的情誼,特別是經過了分別之后還能重新相見,實屬不易,柳長歌怎會再把大黃弄丟了?

柳長歌推門出去,說道:“大黃是不會離開我的,周大哥,你在哪里聽見的動靜?”

周民眉頭一皺,說道:“這不對呀,大黃怎會跑出去呢?”原來,周民躺下去之后,睡了沒有多久,肚子發脹,便起來出恭,豈料剛剛走出門口,便看見墻邊有個黑影一閃而過,周民還以為是小賊,或者是自己喝多了,看花了眼,為了不吵醒其他人,周民跑過去,那黑影走的特別快,早已消失不見了,他卻聽到了幾聲腳步,周民順著聲音找來,正好到了柳長歌的房間門口,只見柳長歌的房門大開,周民還以為是那個黑影是柳長歌,于進來詢問,卻不料,柳長歌正好端端的睡在床上,發出細微的鼾聲,當時周民并沒有注意到大黃,他越想越不對勁,心道:“柳老弟睡覺可沒有開門的習慣,他既然沒有出去,那剛才那個黑影是誰?”周民不愧是老江湖,他立即想到了黑大圣和白日魔,怕是童忠的人,發現了柳長歌的蹤跡,跟輟上來了,他這才推了柳長歌一把,將柳長歌弄醒了。

按理來說,柳長歌睡覺沒有這么死,尤其是學武之人,耳目聰明,哪怕是睡著了,也能感覺到有人接近,偏偏柳長歌的房門打開了,大黃走了出去,周民走了進來,發出這么大的聲響,柳長歌居然都沒是追求自己,一时之间也不好回答什么,只是“嗯”的附和了一声。闵晓见林空雨慕心不在焉便趴在林空雨慕胸前道:“雨慕,你是在想宋姐姐吗?”

林空雨慕抚摸着闵晓道:“怎么能不想呢?她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女子。”闵晓回道:“那你去找她吧!”

林空雨慕一听正想离开,但是却又停止道:“不了!如今他恨我入骨,而你对我关怀备至,我如果还对你漠不关心,那岂不是连禽兽都不如?”闵晓笑着躺在林空雨慕的怀里。

闵逍假装离开安西,却一直跟着林空雨慕,但是却跟丢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又身无分文,不知道如何是好。

秦违和独孤默待在一起是日日美梦,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娶了独孤默似的,一日傍晚,独孤默来到秦违房间,秦违问道:“独孤,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情么?”独孤默不语,关上房门,宽衣解带,秦违见状急忙上去制止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默道:“你对我百般呵护不就是喜欢我吗?”秦违转身叹道:“没错,我是喜欢你!但是我对你的好是心甘情愿的,并不奢求你的什么回报!你今日所为全然是面无表情,绝非心甘情愿,如若我此时迎合,只不过得到的是一副皮囊而已,而不是你的真心!”

独孤默跪地流泪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如今厚颜无耻的待在你身边,我没有办法爱上你,只有这样我才能有颜面待在你的身边,这样才能保持我唯一一点的自尊!”

秦违扶起独孤默,手指抹去独孤默的泪花道:“你是谁?光阴圣教大小姐独孤默!你千金之躯,岂可如此随意,如果真的将自己的肉体随意献出,不自贵、自爱,那么你的自尊才是真正的丧失!”

独孤默抽泣道:“可是我无法在你身旁这样的待着!”秦违搭着独孤默的双肩道:“回大河帮,等我们回到大河帮,我就娶你!”独孤一听大惊,没想到秦违不全是一个放荡的公子哥,而是一个有情有义的性情中人,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而已,独孤立即投入秦违的怀中,秦违这时倒是暴露出了本性,毫不避讳的抱紧了独孤默,独孤默也抱起了秦违。独孤默和秦违身高相当,便是过肩相拥,独孤默抱着秦违心中倒是欢喜,而秦违抱着独孤默却是心潮澎湃,不相信眼前,硬是一直咬着自己的舌头,咬破了才肯罢休,两人就这样一直聊着,聊了数个时辰,一直待到卯时才依依不舍的放手。

独孤默现在是幸福,而独孤胜却是辛苦,独孤胜虽然悟性奇高,但是毕竟童年贪玩,魏凌虽然知道独孤胜的悟性很高,但是没想到自己低估了独孤胜的悟性,独孤胜学的武功看过三遍便可使的毫无错误,甚至自己不熟练的武功略有错误在独孤胜练时却纠正了过来,魏凌见独孤胜悟性如此之高,看见独孤胜贪玩便时常责罚独孤胜面壁思过。

独孤胜觉得自己没有什么错误就反驳,魏凌觉得独孤胜桀骜不驯,就又打又骂,搞的独孤胜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独孤胜没有办法,只好乖乖顺从。

南宫万本来是想带自己的爱人苗倪回到大漠,谁知却发现苗倪人间蒸发,于是四处打听苗倪的消息,在南海见到了海浪。

南宫万问海浪道:“不知道阁下有没见过一名女子?”海浪道:“你自己不会看吗?”南宫万转身正想离开,却被海浪问道:“你背上的剑?你是南宫万?”南宫万道:“正是,不知......。”话音未落,海浪左手反手提剑削来使出南海百剑,换右手一招水击千里,剑向前猛刺,南宫万一看,好如剑变长了一般,转身拔剑挡住海浪一击向侧面一甩,海浪的南冥无影剑纤细而柔,南宫万怎么砍都砍不断。

海浪的招式被防,上前一招大浪淘沙,南冥无影剑使得飞快,南宫万没有看清,只好后退使出万象神功,出现一百二十六把剑,海浪看的眼花缭乱,轻身越起使出南海百剑极其厉害的一招劈风斩浪把剑打散开来,后招使出龙江虎浪多处刺向南宫万,南宫万使出万象剑法对招,躲过致命一击,一掌击去,海浪接住一掌却后退五步,当下知道南宫万内力高于自己。

海浪回过神来正想进攻,但是南宫万已经逃之夭夭。

”看着喜宴中每个客人都板着脸虹也不该绝种子嗣呗! 上官

“我等攻关多日依然无法破关,诸位有没有好法子?”袁绍坐在首位,这数日来他也颇为操劳,脸上已经出现疲倦之色。

众人皆是沉默。

良久之后,冀州太守韩馥说道:“我等当日就不应该鲁莽攻打虎牢关,攻打虎牢关只能徒增伤亡。我麾下已损失三千多士兵,再打下去我的兵马都要耗尽了。”

“哼,韩刺史,你是何意?你那三千士兵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的士兵都已经损失四五千了。不过有一点我倒是赞同,那就是不应该强攻虎牢关,这实属下策。”

众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抱怨,大部分都是说当初袁绍就不该下令攻打虎牢关。说到后面干脆责怪罗策,都是罗策建议他们强攻虎牢关才会造成今日如此之大损失。

看见罗策被众人抱怨,刘备内心感到高兴不已。

他站出来说道:“因罗策的策略错误而让我等受损,我们应当让他赔偿才对。”

“没错,我赞同刘县令之言。”韩馥第一次觉得刘备如此顺眼。

“我等也认同你之言。”不少诸侯纷纷站出来,认为必须让罗策做出赔偿,否则他们难以吞下这一口气。

曹操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曹校尉不知道有何好笑?”韩馥不解地道。

“我在笑什么,当然笑汝等愚昧。”曹操丝毫不介意得罪众人,该说啥就说啥。

“什么?竟敢说我们愚昧,曹校尉你也未免太过狂妄了!”韩馥等人顿时大怒,欲要找曹操理论。

曹操嘴角微微弯起冷笑道:“当初攻打虎牢关虽是罗策提议。然当初罗策大胜吕布军,联军士气旺盛,攻打虎牢关的确是最佳选择,别忘了你们也支持罗策的建议。那时候,他可没有逼着你们打。你等如此积极还不是为了抢夺功劳,真要知道会损失惨重恐怕你们一兵一卒都不愿意出吧。”

曹操说中了他们内心所想,不少人脸红耳热,颇为尴尬。

但韩馥依然不服气道:“哼,攻打虎牢关斩杀董贼乃是我等职责所在。即使损失惨重我也在所不辞,但此次是罗策的失策方才导致伤亡惨重。如若不是因为他,我等现在实力依然完整。”

“韩刺史啊,我真没想到你脸皮竟然如此之厚。恐怕虎牢关的城墙也没你厚实。”曹操讽刺道,“哼,战争本来就是要死人的,攻打虎牢关就是通往洛阳的唯一途径。数日前就是攻打虎牢关最好时机,如果那时候,不打虎牢关现在也一样要打。当然,韩刺史智谋过人必定有不用攻关就能直抵洛阳的妙计。还请你说出来,我曹操洗耳恭听!”

“我……”韩馥哪有什么妙计。而且他也知道攻打虎牢关是唯一通往洛阳的途径,只是不愿自己兵力损失惨重。面对曹操的质问,他无言以对。

“好了,诸位也无需再争吵,现在不是讨论谁过错,而是想办法攻破虎牢关。”袁绍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询问罗策:“罗将军,不知道你可有良策破关?咦?罗将军,你在哪?”

袁绍举目四望,方才发现罗策竟然不在营帐之内。

忽然,有一名士兵匆匆忙忙走进来,回报道:“报!罗策和孔伷大营的兵马均已不见,现在已经成了一座空营。”

听到此言后,众人一阵目瞪口呆。曹操最先反应过来跑出去查看,众人看见如此也跟着跑去。待来到罗策大营时,发现果然连个鬼影都不见了,整座大营已经变成一座空营。

“可有人知道罗策去哪了?”袁绍把目光看向和罗策关系最好的公孙瓒与马腾。他们二人皆是摇头,均不知道罗策去哪

而且,也因为燕飞在先前的时候,直接算是彻彻底底的帮助了那一对母女,让很多人都知道,燕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燕飞是一个非常具有正能量的人。

因此上,大家现在都比较担心燕飞,同时,在担心的过程当中,大家又都知道,燕飞现在处于危险的情况当中,但是燕飞应该能够应付自如。

不管如何的来说,现在燕飞毕竟还在危险当中,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现在的燕飞也应该赶快的离开那里。

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大家的视线几乎全部都在燕飞......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立威天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江湖与少年

轻风拂柳

江湖与少年

花酒大魔王

江湖与少年

狂翻的咸鱼2

江湖与少年

随心闪动

江湖与少年

姚霁珊

江湖与少年

楼不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