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是出征》。

第一百六十一章 韩式复认怂

阎淑仪这一笑,引起了现场不少人议论,不过大家议论的不是阎淑仪,也不是李峰,而是韩式复。

因为李峰的话,说的很有道理。

韩式复说李峰作弊,没有真才实学,十首诗都是花钱买来的/p>

  二人相持不下,互相攻击,吵了一路也没吵出来个结果。

  正说着,二人正好路过了马王堆派出所门口。

  楚怀沙将车停在路边道:“不和你吵了,我去找老陆问问户口办的怎么样了。”

  

  

他本来一着急就会变得口吃的。事情越来越凶险,各人满怀心事

秦志剛與曹亞韻正在旁邊另外一個工作臺上與工人們交流,工人們拿著吸塵器對著印刷電路板在邊洗刷邊吸塵,看見貴賓來這里參觀,幾位女工關掉吸塵器湊了過來。

秦志剛問道:“你們好,大家辛苦啦!”

剛才在大門口迎賓紅毯上向秦志剛鮮花的那位女工認出了秦志剛說道:“老爺,你怎么到我們這么臟的地方來了,滿地都是灰塵,還有噪音。”

“哦,我認出來了,你就是剛才給我鮮花的人吧,你們在做什么工作呀?”秦志剛微笑著問那女工。

“回老爺,我們在這里把用過的電路板清洗一下,把里面的油膩和灰塵都清洗掉,老板就可以把這東西當新的東西一樣賣掉了。”

湯鵬飛已經注意到秦志剛正在與女工們交談,擔心談出問題出來,剛想抽身過來,不料被金建軍叫住了,金建軍大聲說道:“湯鵬飛先生,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你好,金先生你說吧。”湯鵬飛停住了腳步,頭還是不時朝秦志剛那里圍觀的人群看看。

“湯鵬飛先生,你說這些計算機設備是從BZM公司買來的,怎么會這么陳舊,而且上面布滿了灰塵還有油膩呢?”

“哦,是這樣,我們很早就下單給BZM公司,BAM公司這些產品也是在倉庫里堆放了好長時間,不免沾上一些灰塵,為了客戶的利益,我們考慮還是做個全面清理比較放心。”湯鵬飛回答問題時還在不斷朝秦志剛那里張望。

秦志剛聽了女工的講話沒有聽明白,對身旁的張志宏問道:“志宏,女工們的解釋你理解了沒有,我怎么聽了有點糊涂了。”

“我認為女工們說的是實話,這些印刷電路板一看就知道是從使用過的計算機設備上換下來的,由于積灰太多,需要做深度清洗,否則... ...”

正在這時只聽見你湯鵬飛大聲說道:“各位領導我們繼續下面的參觀,接下來我們去系統測試車間看看,請大家跟誰我往外走。”

唐青山手中拿著筆往四處看,順手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塊滿是灰塵的計算機主機板子,端在手里反復查看,并且把上面的出廠日期和條形碼都拍了下來。

金建軍在唐青山的身后,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唐青山的背影,使得大家看不見唐青山在仔細觀察拍照。同樣金建軍手里也拿了一支與唐青山手里一模一樣的鋼筆指向四處,實際上也是在協助唐青山錄像取證。

考察團跟著湯鵬飛走出來料加工車間,突然在空氣中彌漫著一股難聞的油漆味道,大家隔著玻璃窗,看見里面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噴漆車間,工人們在沒有保護措施的情況下,一邊在刮去原來機架上的油漆,然后通過傳送吊鉤,將機架和機柜門板送到另外一個噴漆工位上,工人們在那里噴漆加工。

湯鵬飛看見大家停下腳步在往看噴漆車間里面看,說道:“各位領導,這里是金加工和噴漆工段,車間是全密封環境,味道很難聞,我們就不進去了。”

唐青山用手中的筆指著里面說道:“油漆味道這么難聞,我看工人們也沒有什么防護服裝和保護措施,這對工人們的身體健康有影響吧,我們國內如果被政府有關部門查處到這種違法勞動法的亂象,將罰以重款甚至勒令停產整頓,企業主要負責領導還可能要被處理。”

“哦,不會的,一般我們都是有噴漆任務時才臨時招募一些人過來,一般半天就可以完工了,主要是對一些運輸途中碰落油漆的地方補一下就好了,工作量不大,這不是我們公司的主要生產工序。下面我們要參觀的是我們計算機設備測試總裝車間,那里集中了我們產品的一些精華部分,請大家隨我來。”湯鵬飛說道。

湯鵬飛帶領大家穿過幾道門,來到一個相對寬敞的大車間,程克文已經等在門口,準備了幾件白色的防塵服和鞋套,大家穿好防塵服做好防塵措施后,來到一個封閉的房間,天花板上裝著幾盞紫外線燈管,頂上裝有幾個出風管,自上而下著吹風,發出‘呼呼’的聲響。

湯鵬飛說道:“各位領導,我們公司規定,每個進入這個總裝車間的人都要換上防塵服,通過這個消毒除塵走廊,才能進入總裝調試車間。”

“這有點高科技公司的味道了,前面看的東西與我們國內的生產水平也差不多。”曹亞韻說道。

秦志剛說道:“這樣管理很好,但是有人要抽煙就麻煩了,一套防塵服就浪費了。”

車間里一條傳送帶穿墻而入,傳送帶上放著一塊塊電路板,很明顯這些電路板都是從剛才來料加工車間進行清洗后傳送過來的。

傳送帶兩邊有10多位焊接工人,工人從傳送帶上取下電路板,快速將一些元器件拆下,又重新將新的元器件焊接上去,并放在另外一條通向前方的傳送盒中。

唐青山帶著鋼筆與筆記本在焊接工人的背后查看了換下的元器件,并把一個拆下的元器件拿在手里一看,就知道為什么要把這些元器件換下來的目的了。

金建軍問道:“湯鵬飛先生,這些工人把印刷電路板上的元器件拆下來,又換上新的,究竟是派什么用處。”

“哦,這個問題提得很關鍵,我們的技術人員認為,BZM公司生產的計算機主機板子上有些元器件的質量有問題,特別在環境溫度接近45度時,系統運行可能會出現故障,因此我們果斷地進行了置換,以確保向客戶提供的設備是世界一流的。”湯鵬飛大聲解釋道,生怕別人聽不見。

“機房里面不是都有恒溫空調的嗎?怎么會到達45度以上呢?這么高的溫度在里面工作的人都受不了吧。”秦志剛不解地問道。

“秦總,這種極端的情況,我們在系統設計時還是要考慮的,假如在夏季機房中央空調突然發生故障,或者市區大規模停電,都會發生這種機房溫度迅速升高的情況,因此在我們設計中必須保證在這種極端情況下,數據中心剛那位副局長說了至少要停工三天才能繼續。

沒辦法,這邊只能暫停下來等著好了,至于孫兵那邊張遠并不打算放棄。這件事壞就壞在孫兵開的那一槍,其實你打他一頓都是可以的,但絕對不是不可動槍的,這其中張遠懷疑會不會有什么私人恩怨在里面。張遠利用特有的情報網絡尋找孫兵,畢竟一個殺過人的和普通人站在一起還是有區別的,普通人可能分辨不了,但在張遠這些人眼中那就和黑夜中的螢火蟲一樣清晰的不得了。

五天之后在天城的天橋下,一個看起來年過七旬的老人推著一輛賣饅頭的推車慢慢經過,他不駝背也不蹣跚,昂首挺胸臉不紅氣不喘,雖然表現的好像很吃力但實際上對他來說很輕松。這個天橋是他每天要經過的地方,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非常熟悉,如往常一樣經過。老人家有點好奇今天天橋上的人似乎比以往來的要多,而且還有不少生面孔,那個常賣粉的老大姐換成了小伙子,這個常賣水果的小老弟換成了小姑娘。說起來不知不覺中自己也老了啊,遙想當年在炮火力的崢嶸歲月,自己似乎已經與時代脫節了。

“確認是他么?”遠處一輛普通的面包車里,張遠帶著耳機看著眼前的一幕,對講機里傳出所有偵查人員的匯報。

“我們什么時候下手抓捕?”一旁一名身著警服的年輕人問道。

“跟蹤到他家再抓,畢竟他持有武器,就算老了也是個退伍老兵。”張遠還是以穩妥為主。

很快老人家走到了一個大院子里,這里曾經是糖廠的宿舍樓,一個院子里住著很多人。老人把面包車停在門口,從口袋里掏出鑰匙打開自己位于一樓的家,就在他推門進去的一剎那突然聽到了身后傳來腳步聲。剛要回過頭的一瞬間一支手按在自己的臉上,自己下意識的想要反抗結果只聽得咔咔一陣作響,自己的雙手被掛上一幅冰冷的鐵環,在電光火石之間自己被按在了床上。

“孫兵,或者我該叫你王斌,改名換姓就想過一輩子的安逸生活哪那么容易!這是拘捕令,請你簽字吧。”擺在眼前的是警方簽署的拘捕令,一只筆遞到了王兵的手上,一臉朦朧狀態的王兵總算反應過來,二十年前那個想要被自己忘掉的夜晚一下子又在腦海中閃過。自己殺了自己曾經的戰友,只因內心的嫉妒,自己錯了?錯了?不!我沒錯!同樣上過戰場,自己差點連命都丟了卻什么都沒有得到,不公!不公!不公!

“我不簽!你們沒資格抓我!我為國家流過血,我差點把命都丟在了戰場上!我沒有罪!我是英雄!我是英雄!你們不夠資格抓我!我是……英雄……”就在王兵突然暴走激烈掙扎,四五個便衣都按不住他的時候,一個黑色的本本遞到了他的面前。張遠靜靜的看著他,眼里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曾經張遠以為自己可能過于冷血了,現在看來不是自己冷血了而是有些人把自己放的太高了。二十年前這個男人的一個決定改變了無數人的一生,可是他卻從未反思過自己做的對不對而是活在自己為自己編織的夢里,永遠都醒不過來。

“我,夠不夠資格抓你!?”面對這個黑色的本子,王兵徹底啞火了。

“你殺了馮波的事情確實有點內情,但馮波的妻子做錯了什么?她的女兒又做錯了什么?英雄?可笑!你只不過是幻想當英雄的狗熊罷了!英雄會在做了好事之后謀求回報?你這不是英雄,你只不過是一個投機者,一個想要用命去博前程的投機者。那么多的烈士倒下了,那么多的傷兵都缺胳膊少腿只能做個廢人,而你手腳健全的活了下來卻還要怨天尤人。他們要過什么?他們的家人要過什么?你又憑什么伸手來要?!”張遠的話戳中的了王兵的內心,撕開了王兵的遮羞布,是了,他不過是一個想混軍功光宗耀祖的投機者,他的心里沒有奉獻二字,有的只有錢和仕途。

“報告!在米缸的低下搜到了一支毛瑟手槍,一個備用彈夾,一共三十七發子彈。”這個時候一名負責搜屋子的便衣來匯報道。

“報告!在洗水臺后面搜到了兩個甜瓜手雷,還有一個擲彈筒。”又一個負責搜屋子的便衣匯報道。

“報告!我這里也有發現,在報紙堆下面有一把三菱刺,一把6X#型刺刀。”

“報告!我這里也有……”

隨著越來越多的東西被擺在院子的空地上,聽著四周的老鄰居議論紛紛的表情,聽著那些竊竊私語的話,王兵再也硬氣不起來了。

“不用別的,就這些夠判你槍斃了,沒有一樣是自制的全部都是軍用的。你的膽子還真大,這是打算跟我們魚死網破還是打算大鬧一場?你這也算英雄的行徑?在鬧市區里私藏槍支彈藥,你要干嘛?你還想干嘛?”張遠繼續嘲諷,而王兵只知道低著頭充耳不聞。

“要不要調專家過來?我們在床下發現了一個地窖,里面有兩個汽油桶,上面畫著骷髏圖標還有不少日文。”這個時候負責現場指揮的隊長走過來詢問道,張遠也是沒想到這老小子膽子還真不是一般的大,這種東西你都敢藏屁股底下,就不怕泄露了毒氣自己就涼了?

“當然要調專家過來,不僅是專家還有記者也一起叫過來,讓大家都看看這里藏著一只怎樣的惡魔。”

很快專家組抵達現場,他們穿上白色防護服走入地下開始檢測空氣,而那名下地窖的便衣也被趕來的醫務人員一通檢查。

“是糜爛劑,雖然保存完好沒有泄露的跡象,不過我們還是要對這附近街道進行封鎖隔離。”最終結果沒有出乎大家的預料,果然就是細菌病毒而且還是兩大桶足足400升,按照專家的說法一旦泄露出去,這一片都別想逃過。伸手在虛空畫了一個圈,涵蓋了的范圍讓一旁的便衣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太可怕了,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不由自主的對事件的始作俑者的仇恨值拉了無數個百分點。

最終結果就是張遠等人全部進了醫院,包括王兵,重兵看護荷槍實彈,這貨太可怕了,這是奔著同歸于盡來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是出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极光之刃

那半杯绿茶

极光之刃

柚子多肉

极光之刃

吃货不解释

极光之刃

夜半古柯

极光之刃

朦胧的幻想

极光之刃

石皮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