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

江叔說他通過賣茶的茶商,得到江昕月被綁架的消息后,立刻就待不住了,動身前往了方縣,所以在張家老宅的那個人,一定不是他。

在徐老宅子的這一晚,是令人費解的一夜,后來,徐老派人來請江叔他們去用餐,在飯桌上,也是讓人感到猝不及防的考驗,徐老言談間,是想讓江叔幫他做件事,但是江叔沒有答應。

晚飯過后,程澈叫住了張青林,兩人走到一處隱蔽的地方,程澈告訴他,決定今晚回到張家老宅,他要看一下,哀魂蠟燭是不是還在,他可不想就這么死了,也許傳說是假的,但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張青林想了想,決定和程澈一起回去,兩人商量好以后,就在約定時間到前院的石桌前集合。

“你們是想離開這,去哪兒?”吳承安站在黑夜里,沖著前面鬼鬼祟祟的兩人說道。

程澈聞聲立住,回頭輕聲道:“你這人,說話別那么大聲,你是存心搗亂嗎?”

張青林轉身看著吳承安,“你怎么在這?”

“老房子里的那東西讓人總是想著,你們如果是回去的話,我也跟你們一起去。”吳承安凝視著他們說道。

“你跟去干嘛?”程澈挑著眼皮說道。

“你還是留在這吧,老房子的東西,我回去收拾一下,今晚就拿過來。”張青林輕聲說道。

吳承安不以為然,他眺望著四周,“我想,我可以幫你們…”

程澈看了一眼張青林,沒說什么,他轉身揮著手,“你要是真的能幫忙,那就一起走吧!”

說罷,三人就向大門口走著,不料,門口竟有人把手,他們悄悄繞過側院,看到一個矮一點的墻,就從那翻墻跑了出去。

程澈拍著雙手大搖大擺的走在安靜的巷子里,頭頂上明亮的圓月,就像是碩大的日光燈,照著大地。

路上,他們三個討論著江叔的事,程澈說,阿勇派去的人回來跟他們說,老房子大門開著,屋里沒有看到一個人影,也就是說江叔離開了老房子,程澈還特意問了東屋地上的死老鼠。

派去的人說,沒有看到死老鼠,屋子里十分干凈,什么異樣的東西都沒有。

說著,他們就走到了張家老宅的門口,發現大門敞開著,屋里亮著燈光,這讓他們十分吃驚,白天人都在外面,沒有人回來過,怎么會亮著燈呢?

張青林走進大門,巡視了一下院子里的情況,沒有什么特別的,然后他們向屋前走,屋子的門也敞開著,三人來到屋門口,里面的東西亂七八糟的,沒有人影。

這時,聽到小屋子里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張青林趕緊返身跑了過去,小屋里黑漆漆的,推開半敞的木門,就看到一個人佝僂著身子,背對著他,手里正掀著身前的木頭柜子,黑暗中的人聽到聲音,立刻轉過身來,當場愣住,緩緩直起身。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江叔。

江叔怎么又回來了,他在找什么?他現在應該在和月月聊天才對,張青林心里想著。

程澈跟上來,他的表情變得很吃驚,他晚飯過后看到江叔和江昕月一起走的,江叔又怎么出現在老房子。

吳承安也站到門口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一直認為今天下午綁的江叔是在裝失憶,可現在覺得,自己想錯了,飯桌上江叔輕松自如的與徐老談論天南地北,一點也不像自己那個二叔,但是,現在眼前這個人…

“人…救回來了?”江叔冷漠的眼神,瞅著門口的三人,冷冷說道。

張青林還未開口說話,身旁的程澈突然喝道:“江叔,你不是和昕月在一起嗎…”

程澈的話音未落,只見昏暗中江叔神色一變,緩緩向右邁著步子。

吳承安大步向前,面色凝重地說道:“吳道逸,真的是你…”

“江叔和你二叔不是一個人?他們是兩個人…我感覺江叔不會對云姨送的東西無動于衷,你不是江叔!”張青林對著前面的人喝道。

“額…我有些鬧不清了,江叔…不就是他二叔,他二叔不就是江叔,不對,不對,江叔在徐爺爺那里,那他就不是江叔,而是你二叔?他們是雙胞胎兄弟嗎?”程澈說道。

“哈哈哈哈…我可從來沒有承認我是你們江叔,我只是順勢而已,不然我怎么能拿到我想要的東西!”站在墻邊木箱子旁的吳道逸露出奸笑,手里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把錘子。

“咔”一聲,木箱子的鎖頭竟被他用錘子砸掉了,他右手緊握著的錘子,換到了左手,然后用腳踢開箱子蓋,取出里面的東西,嘴角一勾,說道:“真是我的好侄子,你以為把它藏起來,我就找不到了。”

“筆記本…”張青林握緊拳頭,大步向前,指著吳道逸喝道:“你冒充江叔接近我們,就是為了拿到它?”

“為了這本筆記和藏寶圖,可是犧牲了不少人,現在,都是屬于我的。”

程澈目光轉向張青林,大惑不解的說道:“老張,筆記本和地圖…當時從老七的身上不是沒有找到嗎,這什么情況…”

“說來話長,等有時間再跟你解釋。”張青林回應道。

“就算你拿到地圖又能怎樣,這只是一半,不完整的地圖,就是廢紙一張。”吳承安大喝道。

吳道p>

說實話,要不是此刻店里沒有其他客人,也沒有人聽到他們說話。鼠一是真想牽著畫皮離開,省得跟悟色一起丟人。

看著手中濕噠噠的紙巾,悟色不覺慚愧,只是有些惱怒。

都怪狗、日的小小,害得大爺我在被人面前丟人了。

他抬起手,就想在小小腰肋間來上一拳,可拳頭打出去,卻沒等碰上小小的身體便又收了回來。

以前他和小小還年輕的時候,就喜歡這樣打鬧。可惜那時候,小小無論是打架功夫還是修行境界都要高出悟色一個頭,所以悟色總也打不到小小。

而現在,悟色是百分百能打中了,可他卻再也找不回當初的那種感覺。

看了眼小小,悟色收回了視線,他怕自己再看兩眼會想起更多,而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會再次流下。

沒人的時候倒是無所謂,但是當著別人的面,他堂堂大圣傳人可不能給大圣丟人現眼。

將紙巾團成團,投進垃圾桶中,悟色接著說道:

“后來老王家一次偶然的功夫,把那桃子泡的果酒不小心灑到了碗里,因為不舍得浪費,老王頭便直接將之吃了,感覺意外的好。而且要說老王頭這個人吧,也是個不長記性的。他覺得這果酒既然能強健自己一家人的體魄,那放到面中,也許能為客人增添幾分精神。所以他就動了將果酒加入到自家的面中。

不過他這會倒是記住了小小當時的囑咐,知道自己這種沒什么大本事的人,懷揣這樣的寶貝,還是要低調,所以每份面里加的果酒很少,全當調料提些鮮味。因為加了這果酒的緣故,他這茶攤的生意又漸漸有了起色。”

“后來他跟我說,手頭上再次寬裕起來后,他也曾想過,要不要將自己曾經的一文錢一碗的面再拿出來賣,可琢磨了好幾天,還是沒敢。他說人哪,一上了年紀,別管年輕時多么好強氣盛,到了老的時候都得服軟,因為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是真的經不起任何折騰了。

我清楚地記得他當時的表情。雖然也是笑著的,但卻沒有第一次見面時那種感染人心的力量。從那笑容中,我感受不到絲毫的溫暖,只覺得人心的冷漠是如此的讓人無所適從。大概是這樣……”悟色用手擠壓著自己的臉龐,最后整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

鼠一沒感覺到什么冷漠,就是覺得眼前這個流里流氣的悟色確實有些丑。

不過與這樣的人做朋友也有好處,就是可以映襯出自己的英俊和瀟灑。不像是白鹿師兄那樣的,鼠一站在他旁邊那就如同一位偏偏佳公子在溜猴。

悟色當然不知道鼠一居然在嫌他丑,。不然要是他知道的話,準得跟鼠一這位中年老哥好好說道說道。他依然沉浸于老王頭曾經的那個不討喜的笑容,無法自拔:“這讓我不由想起了現在同樣落寞的花果山,以及上面那些吵鬧惹人厭煩的猴子。在脫離了大圣的管轄和引導之后,他們又恢復了以前的野性。整日里除了吵架就是打架。為了食物打,為了配偶打,為了一根樹枝都能打起來,還總是打得頭破血流,有時甚至會不死不休。

聽小小說,花果山的花草樹木其實和以前倒沒什么差別,但那種家園的感覺,卻再也找不回來了。我不喜歡老王頭的那種眼神和表情,所以最后只吃了一碗面就走了。走在路上,我就在想我娘教我的道理,她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但在老王頭這里,我沒看到這一點。我只看到“修橋補路無尸骸,殺人放火金腰帶”。我覺得這并非是老王頭出了問題,而是這個世道出了問題,所以我的心中便不痛快。而在這種不痛快的驅使下,我并沒有回花果山,也沒有回聊齋,而是留在了人間。”

其實鼠一對悟色留在人間的故事并不感興趣,他只想知道那顆桃子到底怎么了。可他見悟色如此投入的樣子,又實在不忍打斷,只好耐心地繼續聽下去,尋思著等待會兒要是他再不回到那顆桃子的話,自己在出聲詢問也不遲。

不過悟色接下來說的話,讓他不自覺挑起了眉。

“我費了一些功夫,才不幸被一個異聞司修士抓住,又費了一些功夫,在他的推薦下投靠了異聞司,之后又費了一些功夫在異聞司混了個臉熟。”

在講述這段不同尋常的經歷的時候,悟色罕見地沒有濃墨重彩地大書特書一番,而只是用了一些功夫這個略顯貧瘠的詞匯,一筆帶過。

這實在不符合他的一貫風格,也不符合這段話中所描繪的經歷。

鼠一雖然沒和異聞司直接打過交道,可是聊齋與其博弈多年,也算是老對手,所以他很清楚對方的難纏。

悟色說得如此輕描淡寫,鼠一卻不敢真的以為混進異聞司會是這么簡單的事情。其中的牽扯到的計劃與謀算,反正他鼠一自問自己是不做到。

不過他倒是不懷疑悟色此段話的真實性,要是換做別的妖怪這般說,鼠一可能都會有所懷疑,但是憑借悟色這般出色的口舌與演技。這件事極有可能是真的。

而且悟色現在的身份也充分說明了他的確有這個能力。

所以他只是好奇,悟色費了那么多一些功夫混進異聞司是要做什么?

“最后我又花了一些功夫,借助異聞司的情報渠道,找到了已經零落天涯的那十個人。其實應該是十二個。不過有兩個不爭氣,在當初分贓的時候就被自己人當場給做掉了。”

鼠一愣神了片刻,才想起悟色所說的這十二個人到底是誰。

他的声音忽又变得有些伤感。为个奔跑者,是否,错过了鼓掌者

但是周圍都是樹妖,盡管被王凡孤注一擲斬出一條生路來,但是沒有堅持多久,就在王凡剛跑去沒多久,那些被十字斬斬滅的樹妖就爭先恐后的往前填補著空缺。

盡管如此,按照剩下五個人的速度,起碼還能沖出兩個人來!

而剩下>  禾书若有所思。

  …

  子游界,陆隐见到了游方。

  还是那个可以监视整个超时空的地方,游方站在正中间,如同可以将一切掌控。

  陆隐到来......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拳剑皆可放,去看一条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齐天圣

天劫番薯

大齐天圣

典心

大齐天圣

花有容

大齐天圣

矛盾的橙子

大齐天圣

行易难

大齐天圣

朦胧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