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异界》。

黑暗中,献果神君已飞扑而出,难怪他口气这么大,轻功果然有

深海巨翼蜥头部亭台。

魔宫此行首领姚煌旗,眼看着那层结界,被狼牙棒凿开洞口,苍狼王、灰鸦,还有几位妖殿的大妖,他们的阳神境大修相继深入,霍然而起。

姚煌旗脸上神采飞扬,如有喜事发生。

在金象古神,孔雀有差異,黑夜能夠幫他們掩飾許多。

血色酒吧和其他的酒吧差不多,沒有啥本質區別。

只是大廳之中的燈光似乎更暗一些。

狂暴的隱約,瘋子一樣的男女,永遠是這種地方的主旋律。

林肖帶著李曉玲和盧子豪一進酒吧,馬上有一人快步走過來......

此刻月光已沉,天却仍未破晓,除了一个站在门旁边的老头子之

言歸正傳,陳默打算脫下夢中“自己”的褲子來看待自己。

如果什么都有,那皆大歡喜。陳默絲毫不會懷疑自己的性別看待問題。

如果什么都沒有,那就說明,陳默潛意識的對自己性別不確定。

如果……

總而言之,判斷一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看夢中的潛意識。

真表面會騙人,潛意識不會。

當陳默的雙手摸到“自己”的腰上時,突然覺得這樣做有點蠢。

當他有強烈夢境要求的時候。潛意識應該會迎合正意識才對。

為了測試一下。

陳默極力幻想剛才離去的趙倩蕓。

五秒鐘不到。

趙倩蕓出現。拉著陳默的手就往外走。好像絲毫沒有看到躺在床上的另外一個“陳默”。

“默默~今天有cos哦!快,我給你去買裙子。”

手部嫩白,有光澤,有些觸感。

“看來我自己肯定是摸過的。”陳默點頭道。

趁著“趙倩蕓”不注意的時候。陳默用手去戳了一下她的胸部。

“嗯,沒有感覺,看來還是沒有碰到過么?”

兩人并排走進一家大型百貨商店,直奔女裝區。

趙倩蕓沒有和其她女孩一樣喜歡“三思而行”的樣子。很快就選好了。

因為,她拿出一張卡,“這些我都要了。按照我的身材,每樣一件。”

“嗯!看來趙倩蕓本心并不壞,沒有說給旁邊這位男生。”陳默心情略微好起來了一點。

女裝這個事情如果弄得遍地皆知,陳默都不知道怎么出門買菜了。

雖說,他并不歧視女裝大佬,但總感覺自己這樣有點……

思來想去,被趙倩蕓拉到試衣柜。

然后……兩個人鉆了進去。

旁邊的幾個商店人員看呆了。然后想起這位大顧客的財力也就閉口不談了。

可能有錢人喜歡玩這種調調呢?

“也許他們覺得我很幸福?呵呵,如果換個位置看他們覺不覺得。”

看到那幾個人的驚訝變羨慕的臉,這一幕肯定出現過。

“默默~”趙倩蕓指著那堆衣服,睜著大眼睛看著他,一臉期望。

“我還有點事,等下再來。乖!”摸了摸趙倩蕓的頭。在她驚訝的目光中。然后脫離了自己的夢境。

“女裝?打死我都不去!”

從夢中醒來,陳默摸了一下自己的褲子。“呼,還好沒人動。”

正在此時,一只手端著一杯水放在面前。

陳默接過杯子。“真白,啊,不。真軟。”

不用回頭看陳默就知道是誰了。能不聲不響的來到自己家中的,也只有他的姐姐陳韻若。

“啊!姐姐,你怎么來了。”

陳默說道。

“我來看一下弟弟的店鋪經營的如何。”陳韻若捏著陳默背靠的玩具熊說道。

為了讓姐姐捏的舒服。陳默將玩具熊抱起來放在她身上。真搞不懂都喜歡玩具熊,為什么要放在我家。

“店鋪還好吧,畢竟是幻術師協會會員。賣不出去也不虧錢的。”陳默如是說道。

“你是什么職業?”冷不丁的陳韻若問。

“夢師。”

“你加的是什么協會?”

“幻術師協會呀。”

“那你為何覺得你有這個聯系就啥也不怕?又沒有傳承他人職業,也沒有做出貢獻。憑什么覺得……算了,我也不多說了。”陳韻若嘆了口氣,拿出一張黑色的卡片。“唉,你也太不讓我省心了。這張卡拿著,回頭我給你打點錢。不要虧待自己。”

突如其來的給錢有點讓陳默沒看懂。連忙解釋剛才的話。“不是呀,所有夢師都是掛在幻術師協會的,甚至有的地方夢師協會都在幻術師協會內部。大家都挺好的。”

此話一說,這下陳韻若有點尷尬了。畢竟夢師還是太少了,誰知道行規是這樣的。

她還以為弟弟找不到夢師的門路投靠其他協會呢。

“哦,我知道。我只是讓你靠自己。”陳韻若收起臉上的尷尬。但細心的陳默還是從臉上淡淡的紅潤中看出剛才的……

“看什么看,再看我就把你捆起來。”二姐用自己強大的武力試圖讓他屈服。

然而,陳默是什么人,他可是要當主角的人,寧折不屈可是必備要素。

于是……

“我又不是神獸鯤,為什么要捆我。冤枉啊,我什么都沒有看。嗯⊙?⊙!真的。”趁著陳韻若不注意。拿出一張卡放在她眼前。“這是我撿的卡,送給你了。”

一張紫色的卡片,透露著奇怪的光芒。

卡片,也是這個世界上一種修行體系。以卡片為能量核心,聚集能量繪畫卡牌。

有點類似修真界的符。

制卡師也就是符師,兩者間差距不大。

如果有差距,也許是符師能抗能打。而制卡師只會制卡。

這張卡是上次進貨的時候別人送來的,夾雜在一堆卡中間。

如果陳默不是整理一遍根本不知道這張卡的存在。

給卡牌充能,也沒有什么反應。

不知道是陳默自己能位夷離堇實在熬不下去了,說:“是呀,我們都是你們請來的客人,你如此胡鬧,是存心要與我們各部落作對嗎?”

阿古只的眼中猛地噴出了怒火,吼道:“作對?我就和你們作對了,你又當如何?你們是我們請來的客人嗎?你們吃了我們的鹽,你們是來感謝我們的。這幾天,你們備受關照,卻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說,感謝我們了嗎?既然是來感謝的,那就感謝吧,恭恭敬敬給我們儀坤州的人每人敬一碗酒。”

各部夷離堇面面相覷,好生尷尬。

這時,乙室部夷離堇庫古只實在忍不下去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喝道:“阿古只,你還有完沒完啦。”

阿古只本來是乙室部的人,論輩分,庫古只還是阿古只的長輩。

可已被酒精燒暈了頭腦的阿古只,哪還將他這位叔叔放在眼里,大步跨過去,一把抓住了庫古只的衣袖,強逼庫古只帶頭為大家敬酒。

庫古只被阿古只扯著衣領,何曾受到過如此羞辱,大怒,揚起手來,清凌凌脆生生甩了阿古只一計耳光。

多年來,阿古只從來都是自己出手就打人,哪曾被人打過。

郁結在阿古只心中的怒火,猛然間暴發了。

阿古只覺得自己又回到了戰場上,那七部夷離堇便是他要殺掉的仇敵。

阿古只手勢一變,像拎死羊羔似地將庫古只拎起來,在空中轉了一圈,猛勁向墻壁上摜去。

坐在另一張桌上的于骨里大驚,急忙起身阻攔,卻哪里來得及。

可憐庫古只,連喊都沒來得及喊出聲,腦袋已撞上墻壁,頓時腦漿迸裂,踢踏了幾下腿,一命嗚呼。

而阿古只卻并沒有停止動作,用極快的身法又連著摜出去兩位夷離堇。

對面的一位夷離堇見勢不妙,拎起板凳向阿古只砸了過來。

阿古只在側身躲避的同時,也拎起了一條板凳,猛勁砸向另一位夷離堇,板凳立即解體。

那持在手里的一根凳腿,立即成了阿古只的得手兵器,登時又有兩名夷離堇的腦袋被擊碎。

最后一名夷離堇奪路而逃,剛跑出去幾步,已被阿古只甩過來的飛刀命中后背:那是桌上用來切割羊肉的尖刀,此時變成了阿古只的飛鏢。

可憐這些夷離堇,驚異間還沒有醒過神來,已紛紛倒地翻滾,掙扎著奔向了黃泉路。

這變故實在是太突然了,待于骨里和眾人搶上去,將咆哮的阿古只制伏時,那些夷離堇們已不再滾動。

大廳內桌翻凳倒,酒菜狼藉,濃重的血腥味頓時與彌漫的酒氣混雜在一起,令人作嘔。

其實,這便是韓延徽為阿保機所出的計謀,不顯山不漏水,先激怒阿古只,用阿古只的粗暴和狂妄,除掉七部夷離堇,讓阿保機既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此時,阿保機的頭痛病似乎已經痊愈,和述律平、敵魯健步來到大廳,眼前的場景令他們大喜過望:七部夷離堇的鮮血還沒有凝固,他們的隨從們正不知所措地抱著各自親人的尸體放聲號哭,廳內亂作一團,卻并沒有繼續打斗。

阿保機故作驚異,哎呀一聲大叫,疾步走到大廳中央,大聲喝問發生了什么事。

大廳安靜了許多,人們都用奇怪的目光盯著阿保機,卻沒有人回答。

阿保機面現怒容,緩步走到于骨里面前,問于骨里,究竟發生了何事。

于骨里無奈地朝阿古只揚了下頭,道:“阿古只喝多了酒,將夷離堇們全殺啦。”

阿保機的目光在大廳里搜尋,便看到了已被幾名壯漢控制了手腳,在墻角大口喘息的阿古只。

阿保機慢步走到阿古只面前,怒道:“長本事了呀,竟然要對幾位無力還手的老人下手,愧你還號稱契丹第一勇士。”

阿保機當即下令,將阿古只推出去斬首。

于骨里與阿古只從小一起長大,阿古只的脾氣,他再了解不過,今天又親歷了阿古只發狂的全過程。

在民間,酒后械斗致人死亡的事屢見不鮮,也沒人將醉酒者如何。

如果僅憑醉酒便殺了阿古只,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再說,在契丹,若論戰功,沒有人能趕得上阿古只。

契丹大英雄,憑醉酒便丟了腦袋,說出去也讓人們笑話。

于骨里長嘆一聲,站起身來,擦去眼淚,為阿古只求情。

其他隨從緊隨其后,都為阿古只求起情來。

阿保機看著那些隨從們,嘆息一聲,埋怨道:“你們也是,有這么多人在場,為何不出手阻攔?竟然讓一個醉漢禍害了七條性命。”

眾人皆感慚愧。

于骨里苦笑道:“阿古只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已經將七個人全都放倒了。”

阿保機怒道:“虧你們還在戰場上搏擊了這么多年,竟然讓一個醉漢搞得滿堂是血。既然你們都替阿古只求情,那就將他交由你們處置了。”

阿保機說完,忿忿離開了大廳。

述律平走到阿古只面前,大聲呵斥道:“你怎么醉成了這樣?我們不在場,你就反天了。還不趕快向于骨里和眾弟兄謝罪。”

折騰了老半天,阿古只的神志已經清楚了許多,知道自己捅下了天大的婁子。

聽到述律平的話,阿古只立即明白了話中含義,喘息著說:“于骨里,我們是什么關系呀,他是我哥,關鍵時刻當然會向著我。”

述律平給于骨里使了一個眼色,疾步向后堂走去。

述律平的眼神像施了魔法,牽著于骨里的兩條腿,不由自主地跟到了后堂。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异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左手邪右手正

骨灰级烟鬼

左手邪右手正

采莳

左手邪右手正

南方丛林

左手邪右手正

青草y

左手邪右手正

右式浮夸

左手邪右手正

七彩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