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忧伤宝宝》。

爱,与狭隘,出发点往往是一样的,但就在某一个节点出现了念风四娘动容道:她怎么救了你的?萧十一郎道:那条路的尽头,

天氣越來越炎熱,忽忽已近七月,臨安城又迎來了令人難熬的日子。天氣炎熱起來,方子安衙門里的事情卻越來越清閑了起來。在各項規章制度不斷的完善之后,方子安已經無需親自奔波于各駐地之中視察督促了。

其實一個無序

陸隱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多少?”

“一百六十億立方星能晶髓。”比藍笑了笑。

陸隱臉色沉了下來:“你在跟我開玩笑?”

比藍聳肩:......

“尼玛,尼玛735所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到处是这种怪物!” 正当我准备进攻的时候,那人整个脸和身体开始一阵不规则的扭曲。

“你妹的,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无法想象一个可以扭曲变形,还算不算是个人。

“少废话!”骆建芬一下子打光了枪里所有子弹,在我亲眼见证下,那人就像变色龙一样皮肤开始扭曲变色,人类的皮肤开始蜕化,露出乌黑发亮的鳞片,正常的人类瞳孔微微缩减成竖立的蛇眼。

“又是这种鳞片!”我惊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会有这么神奇的能力,简直就跟神话一样。

那东西僵硬地微笑一下,可是蛇眼始终是阴冷的盯着我,带着无限的仇恨。事发突然,也容不得我稍作迟疑,就在骆建芬的枪声停止的刹那,我抡起地上的一个灭火器罐子就砸了过去。

这灭火器放在这里少说也有一二十年,上面满是灰尘,我一轮起来的时候,灰尘便往我脸上洒落,但我顾不得这许多,直接一通猛砸。这好歹是一件钝器,有几分重量,若是普通人是耐不住这几下重锤的,然而这怪物被我砸了几下要害,竟然踉跄也不踉跄几下,反而更加暴躁起来。

“操蛋!”我立时觉得情况不对,硬拼下去,恐怕要被它完虐,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赶紧卖了个破绽,用那灭火器的管子对准他那一双蛇眼,猛地一压,白色的灭火器粉末轰的一下喷射过去。

“快闪了!”我乘着这个间隙,立即拉着骆建芬就跑。

我俩左支右拙,在这地下空间里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却苦于无处藏身。身后那个家伙始终紧咬着我们不放,我心中憋着一股子气,奈何我紧盯着手上的禁戒,迟迟不见得反应,心想这奈何它不得,又逃脱不得,这辈子受得窝囊气这回怕是已经受了一大半了。

若说还剩下的窝囊气在哪儿,那指定是家中那一帮娇妻美妾了,只是这眼下情势危急,我也没这闲心来表家长里短,只顾疯狂逃窜,一时之间,我俩狼狈不堪,甚是凄惨。

这时,我俩抱头鼠窜,不想误打误撞闯进了一间实验室中,里面的实验器皿稀里哗啦碎了一地,我哪顾得许多,随手拿起桌上的瓶瓶罐罐就往身后那东西身上招呼,最好是这器皿里装得都是些强酸强碱之类的药水,若能将他就此腐蚀掉了,也算是扬眉吐气。

可这实验室里的玻璃管都被我砸光了,也没见那东西损伤个分毫,心下正着急,无计可施之际,不想突然一个黑影从一侧的玻璃窗外跃了进来,一下就将玻璃窗给撞了个稀碎。我和骆建芬都瞪大了眼睛,始料未及。只见那黑影尚未停驻片刻,一下子便扑到了那怪物的身上,这时我再定睛看去,才发现原来是一只黑猫。

然这黑猫生的体型健硕,比一般的家猫要大许多,且性格尤其暴戾,竟然主动攻击怪物,根本不知畏惧,我这既暗自庆幸躲过一劫,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黑猫逞凶斗狠,连怪物都敢攻击,绝非善类,先走为妙。”我心中正有此盘算,哪料想我们还未从实验室中撤退出去,只见从那个玻璃窗的窟窿里“刷刷刷”地一下又跃进七八只黑猫,生的一般健壮,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那只怪物。

那怪物追杀我们的时候都未见其退缩分毫,这时见了一群黑猫却也胆寒起来。且就在这时,有几只黑猫已经发现了我们,正朝我们也围了过来,发出试探的怪叫。

“糟了,我看情况不妙。”骆建芬忐忑起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此时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这黑猫绝对不比那怪物好对付,这时必须采用合纵连横之计,先共御强敌,再作他图。

骆建芬还带着一点怒气,但也明白现在的处境,所以很快就克制下来,冲我点点头,同意我的想法。当然,我们不可能跟那怪物商量计策,只是想通过借助他的力量,先共同将黑猫击退,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化被动为主动,最好叫他们两方鹬蚌相争,我们坐山观虎斗。

“吼”的一声类似野兽的咆哮声从那怪物的嘴里发出,震耳欲聋,那群黑猫不由得停下了攻势,我们乘机向它们挑衅,黑猫不得不一边对我们反击般回叫着,一边又得冲向那个怪物,誓要将他撕成碎片的架势。

好在这黑猫的数量不是太多,那怪物全身覆盖着鳞片,即便是再锐利的牙齿和爪子,也很难一下将它上海。我正准备过去帮忙教训一下那几只黑猫,骆建芬拦住我,道:“你去干嘛,这时候还不赶紧逃。”

“骆老师此话有理。”我转身看到怪物如同大浪里的一处礁石,屹立不倒。黑猫的爪子和

“好,说的不错,我们修道之人本来就是逆天之人,如果要有什么畏惧的话,又不配被称作为修道之人的,既然如此的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在你们的面前生死由天。”

虽然说这沐晨这么说,让众人的心中都是有一种非常紧张的感觉,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选择离开这里,要知道能够来到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天才呢?

在这种威力面前他们如果直接选择放弃的话,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存在,而后直接向前跨出了,那此人没有任何的犹豫,一脚直接跨入到了,那......

袁紫霞道:但你也想错了。卫天”马知节称信可任,上然之,命赵正显然觉得很意外,却还是勉整个人抓起来,正正反反,先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忧伤宝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原来我就是

花轻舞

原来我就是

隐约点

原来我就是

矛盾的橙子

原来我就是

暖纪年

原来我就是

龙腾万里

原来我就是

雾矢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