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一下道》。

周安和傾舞上了馬,正要策馬揚鞭時,從遠處跑來一個少女,穿著千山幫的雜役弟子的服飾,背著包袱,大喊道:“安哥哥我也要和你一起回家,你帶我一起回去吧。”

周安向著這個少女看去,是周愛愛。

跑到周安馬前后,周愛愛說道:“我已經和執事申請了一個月的假期,執事放我回家了。”

雖然周愛愛這樣說著,其實她一開始申請的時候并沒有通過,第二次他提出了和周安一起回家,執事才親自接待了她,并放了她一個月的假期。

周安看著周愛愛有些狐疑,他現在可是知道千山幫正和三幫戰斗,正在這個緊張的時候,執事應該不會放她回家,畢竟千山幫的弟子死傷也很多,很需要人手,可是現在卻放周愛愛回家了,難道千山幫大局已定,已經可以任意放弟子回家過年了。

“那你跟我們一起回家吧。”周安說完時,又讓養馬弟子牽了一匹馬了過來,周安交了錢,周愛愛騎上馬,三人一起騎著馬向著千山幫外奔去。

三人去了周大寶所住的地方,和周大寶匯合。

來到之后,只見周大寶租了一個大的馬車,馬車還裝飾的挺舒適的,在里面放了很多吃喝的東西,甚至還有兩個小丫鬟伺候,周安看到此情此景苦笑一聲說道:“我們只有兩天的路程,就要過年了,你用這么大的馬車,兩天恐怕不夠。”

周大寶拍了拍額頭,說道:“我差點忘了,算了,我也和你們一樣,騎一匹馬吧,小芳你把這輛馬車給撤了,給我牽一匹馬過來,再給我準備一個包袱,里面要放我必需用的東西。”

“少爺,明白了。”小芳去了。

不出一會的功夫,小芳就牽著一匹馬過來了,在馬上放著一個大大的包袱。

周大寶翻身上馬,讓小芳好好的看家,便和周安三人,一行四人騎著馬向古縣城的城門而去。

剛來到古縣城的門口,就見張美美穿著綠色的裙褲,身披紅色的輕紗衣,拿著鳳翅鎦金鎲騎在馬上,在她的后面還有兩個丫鬟也騎在馬上,這兩個丫鬟雖然穿著丫鬟的服飾,但是每人手中手中拿著小一號的鳳翅鎦金鎲。

當張美美見到周安馬上揮手大叫道:“安哥哥!”

周安收緊馬繩,讓馬停了下來,欣喜的說道:“美美,你父親放你出來了。”

“這多虧我的聰明,我讓母親說服了父親,讓我和你在一起,以后我就經常可以找你了,而我父親也不再管我了。”張美美高興著說著。

“那你在這里是等我嗎。”周安問道。

“是啊,我聽到下人說你要回家了,我特地在這里等你,和你一起回家。”張美美理所當然的說道:“我還帶了縣城的一些特產,讓父親和母親嘗嘗。”

連美美也知道自己回家了,那豈不是只要是古縣城有點勢力的,都能調查出自己回家,周安想到這里轉頭看向周大寶,周大寶尷尬一笑,看周大寶的樣子,像是他傳出去的,周安無奈了,本來想悄悄的回家,結果讓周大寶給擴散出去了,遇人不淑啊。

“父親和母親看到這些特產肯定很喜歡吃的。”周安一笑說道。

隨后七人騎著馬向著古縣城外的大道奔去。

在騎馬的時候張美美和周安說了很多,說她父親騙她,母親根本就沒有事情,眼睛也完好如初,到了家她才知道受騙了,不過為了和周安在一起,她當時變沒有生氣回來,而是努力說動了母親,再讓母親說動父親,雖然父親有些不情不愿,但是還是同意了,只是他父親有一個要求,如果周安答應的話,那么他就同意了,說到了這里張美美悄悄的看了一眼傾舞,不好意思了。

周安則好奇了起喊醒,室魯發現,余盧睹姑已經不在營地。

室魯立即猜到,余盧睹姑可能去牙帳報信了,但他沒敢聲張。

事先說好要嚴格保密,自己偏偏再次說漏了嘴,室魯擔心轄底會埋怨他,還是不說為佳。

室魯身為王子,從小便干慣了耀武揚威、以上欺下、以多欺少、倚強凌弱的勾當。

這次,他們用一萬二千人對付屬珊軍的兩千人,在兵力上占有絕對優勢,勝券在握,室魯興頭十足。

室魯已經好久沒在軍中擔任過職務了,現在騎在馬上,又統領著三千人馬,感覺非常新鮮,風光無限。

要從北面進攻,必須事先向更北的方向繞出一段路程,才能將人馬布置在牙帳北部。

室魯向北繞道,便看到了正在撤退的牙帳留守人馬。

室魯大喜。

顯然,屬珊軍事先得到了消息,不敢迎戰,倉皇逃竄了。

這幾年,室魯身居牙帳,有時候從牙帳外帶個朋友回家喝酒,無端受到過屬珊軍的阻攔,幾次讓他丟了面子,室魯恨透了屬珊軍和那個韓知古。

今天,報仇的時刻終于來了。

室魯豪情滿懷,拔刀在手,揮師追了上去。

看到有大軍追來,撤退的眷屬們頓時謊作一團。

追兵漸近,余盧睹姑突然看到,帶兵追趕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丈夫室魯。

余盧睹姑頓時大怒,催馬迎上前去,厲聲喝道:“室魯,我再三規勸于你,你就是不聽。現在,我最后再勸你一次,不要再胡來,趕快率領你的人馬,保護嫂子安全撤退。”

室魯同樣沒有想到,妻子余盧睹姑竟然也在逃亡的隊列里,先是一怔。

接著,室魯冷笑起來。

這女人,幾次三番壞我們的大事,真是該死。

室魯揮了一下手里的戰刀,喝道:“又是你這賤人在關鍵時刻給牙帳報警,壞了我們的大事。”

余盧睹姑怒道:“如果你再執迷不悟,我要讓我大哥將你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室魯仰天長笑,傲慢地說道:“余盧睹姑,執迷不悟的人是你。現在,旗鼓已在我們的手里,我們勝利了。你不要再用阿保機來嚇唬人,這幾年,他阿保機拿我不當人待,我身為奚國王子,卻無端被他阿保機免了我的官職,我恨不能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我要親手將他阿保機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余盧睹姑無奈地長嘆一聲,說道:“室魯,既然你鐵了心要與我大哥為敵,那你記清楚了,你們兵敗之日,就是你被千刀萬剮之時。”

蜀古魯一直站在余盧睹姑的身后,此時看到余盧睹姑勸說無效,大喊一聲,揮師殺了過去。

若論契丹軍隊的戰斗力,最強的要數鷹軍和阿保機的腹心部、述律平的屬珊軍。

這三支軍隊,兵士全從大軍中精選產生,再加上常年訓練,其他軍隊的戰斗力根本無法與其相比。

蜀古魯揮刀直取室魯。

室魯本來從小便跟著哥哥痕篤練武,只因近年來荒于酒色,功力大減,與蜀古魯戰了幾個回合,已經氣喘吁吁汗流浹背,不敢戀戰,撥轉馬頭便走。

兩軍混戰,強弱立見分曉,被砍于馬下的,多是室魯的兵丁。

此時,室魯帶來的兵士看到主將已經落荒而逃,更加無心交戰,紛紛作鳥獸散,呼啦啦向南逃去。

蜀古魯因皇后正在生產,隨行婦幼皆契丹高官家屬,心中有所顧忌,不敢拋下車駕奮勇向前追殺,急忙收軍。

這時,述律平的車駕上傳出了嬰兒的嚎哭聲,韓知古終于松了一口氣。

余盧睹姑回到述律平的車駕前,撩起布帷鉆了進去,叫了一聲平姐,突然放聲大哭起來,歇斯底里道:“帶兵來追殺我們的人,是室魯。”

京师,入觐东宫,书《酒诰》为献信所做所为,还没有一件对不起人

這一日,牛魔來報:其父出關,前來拜訪,牛夫人同行。

北冥玄說:“這白先生是做不成了。”

摩侯若東奸笑道:“老牛也追殺過陛下,不知再次見面會如何。”

北冥玄笑而不答,卻不再起身相迎,而是端坐于仙客居大廳中靜候。門外腳>

但好在,對方并不聰明,只有寥寥數頭對陳默的胸口攻擊,更多的則是打在護膝,背部,以及頭部。

想比起沒有任何阻礙的胸部,其他部分由于普通物品的防御效果而導致對方收效甚微。

至少,其他部分的攻擊沒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让一下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无限权能世界

叫我神灵大人

无限权能世界

痴冬书亦

无限权能世界

一衣昭昭

无限权能世界

言龙

无限权能世界

陈家三郎

无限权能世界

天榜常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