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强悍的怪物》。

赵一刀道:这一来热山芋得龙城壁淡淡道:“我和

这件事已经搞定了?叶天成回了村子里面,对他而言,征服的家伙,现在这里有什么好担心的,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叶天成感到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好。

最起码来说,他现在已经陷入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之中,因为他得罪了一个比较有实力的这个人将来会对他产生什么样的为难,这不需要多想了。

每件事不一定有自己的那么完美,但是在某件事下,却因为有些东西而成为自己的命运一般的事情。对于那些东西,叶天成的内心却充满了很复杂想法。、

“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嘛?”叶天成在内心里面不断的在苦笑。

也许,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人质的身边有人在站着,他是刀疤。

“你小子什么时候我的面前出现了,我没有让你出现的呀?”叶天成很不高兴的看着刀疤吧,觉得他的出现让自己很不愉快了起来。

所以,叶天成看向了他的眼神充满了杀神一般的气息。

“这小子!”叶天成看见他就是一脚。

“主人,我想告诉您的是这小子不是一个好东西。”刀疤在告诉叶天成这话之前,叶天成早就知道这黄德华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是他必须的让这个不是好东西的人生气,因为他叶天成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作为一个拥有金手指的人,就可以把别人踩在脚下,胜人一筹。

所以,在叶天成看来这家伙就必须的被踩在脚下。

“那黄德华又怎么样?只要我不高兴我就可以把他干掉!”叶天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很是生气的杀意。

在这杀意之中,刀疤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

“这里的产业已经进行到了下一步的节奏了,我们应该怎么的建设新的产业?”刀疤问道。

叶天成摇头道:“不知道,这个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叶天成的回答可谓是很明确,也很霸道,在这很明确也很霸道的话里面,他刀疤尽管很不满意,但是也得必须的遵从叶天成的决定,因为他没有丝毫的办法可以反驳,并且也只能遵从叶天成的意愿。

“给我好好的看着就行了,不准你有什么意见!”叶天成的话就是在告诉他,这些事轮不到你来操心,你把你自己管好了就行了。

这家伙此刻很生气,在传递到了里面的时候。已经不是什么绝对服从的心里想法,这尽管很是在恨叶天成但却不敢再叶天成的面前表现出来。

这个时候,侯晓珠来了,她款款而来,身上穿着意见漂亮的雪纺裙,女为悦己者容。这话还真是不假啊。

不过叶天成现在对女性好像并不感兴趣,他转身就离开了额,侯晓珠看见叶天成一溜烟的不见了,心里面很是苦闷,很是不开心,尽管不开心,很是苦闷,但这也没有呢办法呀,毕竟很多东西已经不是她所想的那么的美好了,这一切的一切已经开始变得让人有些难受了起来,时间随着一切开始了变化,也随着一切开始了有所普所起来。

“这种家伙……真是不美好!”侯晓珠看见叶天成一溜烟的跑不见了,她的内心可谓是很崩溃,但也没有办法,毕竟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对于它而言,这种男人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在他的心里面划下一道浓彩。

不管怎么的说……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那么也他应该安心的进行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对了吧?”

就在叶天成跑去了后山的时候,神石在叶天成的身体里笑:“你怎么害怕女人了呢?在我的印象里面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呀?”

“不是却是,是与不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这之后,能坚持的究竟有多少呢?”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很苦涩的颜色,也许很多的东西在某种情况之后,已经让人无法去明白,更无法让人想起自己的内心世界是怎么的复杂了。

“因为被侯明珠那女人磨怕了吧?所以对于女人你显得很担惊受怕的样子?”

“对的。”叶天成这个时候不免有些哭笑不得,说真的,有些东西看淡了就好了,至于结婚什么的,他从来不想去想了,一个女人的阴霾在他的心里面早就形成了一种压迫之力了,这个些压迫之力会影响到他整个人生。

也许就是因为他很担心所有的事情在经历一些时间之后,会变得柔软起来,但是他所期望的却并没有变成那样,却之后在他的心里面形成了挥之不去的障碍。

“当然是很不正确的呀。”只听见那家伙在在很诡笑的对叶天成说道。

面对这样的朝笑,叶天成对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上前给他一脚。

“没有想打你竟然是那么的邪恶!”

“我想着是彼此彼此的事情吧?”叶天成对神石笑了起来。“有时候我就在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自己想要达成的东西了,无论这件事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都对于你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对吧?”

“对极了!”叶天成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面对这样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的去面对呢……”

“那你就不要去面对,任由其发展就行了。”

“任由其发展就行了?”叶天成的脸上可谓是很茫然极了,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他真的是想多了,这些东西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作为一个男人在感情方面蒙上了阴霾,这以后不是就断绝了红尘?

在之前他可是对自己说过的,一定要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做好。

结婚生子,富贵荣华。

这个目标对于叶天成而言并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他在经历了很多事之后,会逐渐的看见世事无常,人生短暂。

想要永远的活下去,就只有一个办法——修炼成仙。

仙人之说缥缈虚无,觉得他们根本的就不存在一样。

这样的想法无异于是很徒劳的想法,但是在叶天成的心中一旦形成,并且已经掌握了自己的命运的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并且自己应该怎么样的超越这些限……

“那么你接下来做什么呢?”女娲石问道。

叶天成摇头说:“就在后山看风景呗。”

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整个人显得很是空落落的感觉了。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心情变得很不好,整个人被某种情绪所操控,也是在所难免的呀……毕竟他的现在跟那些家伙已经严重的分成了两截了。

在此刻,他内心所拥有的黑暗,比什么都多。

一个人可以黑暗,但是不能太过于黑暗了。

当一个事物发展起来之后,宁外一个事物就会马上的消失,无论你做出多么强大并且努力的去挽留这一切,但是这一切将会跟你说再见。

“也许真的只有修炼成仙才能解决生命的流逝……”叶天成忽然有些茫然起来,面对叶天成这么的额茫然,女娲石呵呵呵地笑了:“我神石自然要帮你完成你的心愿,只有你荣升天界了,我才能荣升天界。”

“你这话还真是让人有些难受得死啊!”

“尽管这些话很是让人难受,但是你还是需要接受才是正确的选择,因为你已经没有了选择……”女娲石对叶天成说道。

叶天成听完这些话,顿时好像觉悟了。

没有了办法,就只能如此的接受了现实。他现在才觉得永久性的生命对于自己是什么样的概念,所以他很期望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每当有时候,心情会随着这些东西而变得复杂起来。

要是没有这些苦恼的话,叶天成最起码会变得很顺畅,點頭,“李老,這次又要麻煩您了。”

李慈奇擺了擺手,“當年你父親幫了我大忙,我承諾出手幫你們家三次。”

“你爸用掉了一次機會,幾年前你和孫大彪鬧矛盾又用掉了一次,這次是最后一次了。”

“說吧,你打算讓我怎么幫你?”

秦源把帶來的密碼箱打開,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件瓷碗。

這瓷碗直徑大概十三厘米,高約八厘米,上面繪有杏花盛開、吹風吹綠柳,以及雙燕比翼齊飛的琺瑯彩圖案,所繪景象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更難得的是,側面還有題詩:玉剪穿花過,霓裳帶月歸。

并且碗底還有藍色楷書款《乾隆年制》。

“喲呵,‘清乾隆御制琺瑯彩杏林春燕圖碗’”馬三爺微微詫異,“這句詩該是乾隆帝御筆所寫,這東西難得啊。”

秦源笑著點點頭,“先生好眼力,一眼就看出這詩是乾隆帝所題。”

馬三爺淡淡地擺手,“家里有幾幅乾隆帝的親筆字畫,看多了也就認識了。”

秦源愣了愣,又對著馬三爺抱了抱拳。

李慈奇卻是眉頭緊鎖,“你這是什么意思?”

秦源開門見山道:“我秦氏現在迫切需要資金,我想問李老借款百萬。”

“另外,我要讓一個叫江遠的小子長長教訓,還請李老同意。”

李慈奇目光一凜,想了想道:“你這件瓷器我收下,再給你一百萬,算是我買的。”

“至于你說要教訓江遠,為什么要經過我同意?”

“而且你已經扣押了那個叫鮑勃的,他的家族應該會歸還那一百萬,那你為何又要帶這件瓷器來?”

秦源緩緩搖頭,“我是扣押了那個鮑勃,不過不確定他的家族會不會還錢,就算是還,我秦氏也等不及。”

“我既然重新接手秦氏,自然是要帶著秦氏珠寶成為濱海乃至全省第一,一兩百萬,其實并不算多。”

“至于江遠···”秦源頓了頓,繼續道:“聽說他在古玩一道上造詣不淺,李老是愛才之人,我要教訓他,自然應當經過您的同意。”

李慈奇面無表情,“你怕是知道他來拜訪過我了吧?”

“我還是那句話,你們自己的恩怨,我管不著。”

秦源點點頭,“我明白了。”

“秦源是吧?”馬三爺喝了口茶,忽然笑著開口,“江遠我也認識,我覺得這個年輕人品行還是不錯的。”

“你們的恩怨我也管不著,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冤家宜解不宜結。”

“我自認為看人很準,你真要教訓江遠,說不定最后還要被他反過來教訓。”

李慈奇頓時詫異了,“老馬,你就見過江遠一面,居然對他的評價這么高?”

馬三爺點點頭,“有些人就是這樣,你看他的第一眼,就能夠知道他的不凡。”

“反正我話已經說了,要不要冒這個險是你自己的事情。”

秦源抱了抱拳,卻沒說話。

片刻之后,秦源拿著一百萬的支票,快步下山離開了。

而一個從京城打來的電話,也讓馬三爺再次皺起了眉頭。

“吳老二帶著那把刀的碎片逃走了。”

“他也是個聰明人,知道疤癩已經不信任他了。”

“那他應該很快就會來濱海找你,”李慈奇笑了笑,“這一次,他估計會獅子大張口。”

馬三爺擺擺手,“錢都不是事兒,東西真就行。”

···

萬寶樓。

馬克眉頭緊鎖地走進來,把江遠拉到一邊小聲道:“你是不是抓了鮑勃?”

江遠眉頭一挑,“聽你這話的意思,鮑勃失蹤了?”

馬克點點頭,“我哥早上給我打電話了,家族那邊聯系不上鮑勃。”

江遠輕笑一聲,“不用想了,肯定是秦家人做的。”

“秦宇?”

“不是,是秦宇他老子——秦源。”

江遠拉著馬克坐下,緩緩道:“你想一下,如果鮑勃借了你一百萬,然后你又急著用錢,你會怎么辦?”

馬克想也不想,脫口而出,“找他還錢啊。”

“你覺得鮑勃拿得出一百萬嗎?”

馬克愣了愣,“你的意思是說,秦源是想用鮑勃做交換,逼我家族還錢?”

江遠點點頭,“不然誰還會對鮑勃下手?”

馬克眉頭皺得更深,“按我對家族那些老頭子的了解,如果鮑勃借錢沒有走合法程序的話,他們是不會那么輕易還錢的。”

“應該會通過官方途徑,逼秦源放了鮑勃。”

“你們外國人都這么天真的嗎?”

“你有什么證據說是秦源扣押了鮑勃?”

“人家憑什么要承認?”

“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是他秦源做的,可你沒證據,照樣沒辦法逼他放人。”

馬克嘆了口氣,“那你有什么主意沒有?”

“你想讓我救鮑勃?”江遠滿臉詫異,“你和鮑勃不是合不來嗎?”

“我和鮑勃畢竟都是史密斯家族的人,”馬克搖搖頭,“而且,如果我救了他,會讓我在族里的地位上升一大截。”

江遠:“所以呢?”

馬克:“···”

“你可以幫我嗎?”

江遠很果斷地搖頭,“不幫。”

馬克愣了,“為什么?”

“那你告訴我,我為什么要幫你這個忙?”

江遠意味深長地看著馬克,“我想你有幾件事情還不是很明白。”

“不管怎么說,欠債還錢都是天經地義。”

“你們家族還錢,人家自然會放了鮑勃。”

“你們要是不還,那人家扣留鮑勃也是天經地義。”

“說來說去還是得看你們家族的態度,你我都不該插手。”

“你要真想救他,就勸你們家族還錢吧。”

馬克臉上的疑惑之色更深了,“你怎么幫秦家說話呢?”

“我沒有幫秦家,我只是覺得我不該幫你們家族。”

“畢竟在我眼里,你們家族和秦宇那廝都是一樣的貨色。”

馬克不由得苦笑起來,“秦,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和秦宇也是一樣的貨色?”

江遠白了馬克一眼,“我沒這種想法。”

“行了,你也別操心這事兒,一切還得看你們家族打不打算還錢。”

馬克點點頭,“還有個事兒,現在Y國很多客戶都在催著要貨。”

“鮑勃聯系不上,家族就通過我哥聯系到我,讓我購買一批瓷器運往Y國。”

江遠滿臉微笑,頗有些意味深長地問:“所以你是想幫我做這筆生意,還是幫你們家族做這筆生意?”

馬克都快被江遠的話繞暈了,“你們這些人說話就是彎彎繞繞,話里有話。”

“這不都一樣嗎?”

江遠搖了搖頭,“這不一樣。”

“你要是幫我做這筆生意,就說明你是站在我們陶瓷廠的角度來考慮,你要是幫你們家族做這筆生意,那你必定是為你們家族考慮。”

“這就像是打仗,決定了你是我自家的將軍,還是別人家的援軍。”

馬克頓時明白了江遠的意思。

如果自己想成為江遠絕對信任的人,就必須要站在陶瓷廠這一邊!

不然以后陶瓷廠變成國際大公司,怕是自己也當不了總經理。

幾乎沒有猶豫,馬克直接道:

“我對史密斯家族族長的位子不感興趣,我更想自己打拼一番事業。”

”李寻欢皱了皱眉,道:“清醒冰冷,嘴唇也冰冷.而且在发抖

進入到這里面之后,燕飛倒是詫異了一番,沒有想到,這個包間設置的還非常好。

就沖著這個包間下成本的程度,就沖著現在這一個王明忠私房菜館本身所受歡迎的程度,先別說賺不賺錢,至少有一點,人家賺錢也是有著一定資本的。

只,這件事情居然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居然是真的!

在陳小天看來,這應該是幻想,自己應該出現了幻視的情況。

但是,正在陳小天這樣想著的時候,“砰砰砰砰砰”,那些碎裂的被呂澤攻擊出來的地板磚磚塊,已經很明......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强悍的怪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墨西柯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两只大菠萝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樱花想见ni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敏大人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十一班

大宋之这个系统好贱啊

不止是颗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