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三条裂口》。

“蓝海·班尼路!这是我的名字!不过,可以的话,我还是更加希望你能够称呼我为唐义!”唐义开口说道,话语之中尽显优雅,就算是不太善于应对眼前的状况,但是毫无疑问,他还是下意识展现出来了自己最好的一面。

这一点毋庸置疑。

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状况,唐义都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这简直就是他的被动技能。

“美丽的女士,非常荣幸认识你!今天的相见,将会永远被我铭刻在记忆当中,不会忘记!其将会成为我一生当中美好的记忆,伴随我走向人生的终点!为了此时此刻的与您相见,说不定已经耗尽了我未来人生当中的所有运气!不过,我完全不会为之后悔,因为,就在这一刻,我已经得到了我最想要遇到的事情!”唐义顺口就来,说个不停。

他倒不是有意的,只是感觉眼前的气氛很适合他现在所说的话。

这就顺口说了出来!

实际上,这些话有点不经大脑考虑呢!

唐义说完之后,反应过来,自己暗自感觉不过!

不过,也没有太在意!

若是只说上两句好听的话语,就可以在对方的心中增加一些好感,那么只是区区的几句话语,完全不算什么!

唐义可是一个愛好和平的人!

他尽可能的不想与眼前的人们发生任何不友好的事情!

因此,唐义很努力的想与对方搞好关係!

只不过,就眼前的状况看起来,唐义有点出力太大了。

眼前的状况,已经不是简单增加好感的状况!

而是眼前的红发女子已经有点非君不嫁的迹象!

哦,不对,不是什么有点,而是根本非君不嫁!

红发女子!哦,不对,应该称之为粉红发女子!

现在的她,已经不只是头发完全变成了粉红色,周边的气场也完全变成了粉红色!

乃至于就连对方的眼瞳都变成了粉红色!

还有,圆形的眼瞳竟然有点变成了心形!

这是一个什么奇幻景象?

果然是异世界呢!

唐义深表感慨!

异世界当中,无论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都算是正常的!

非常正常。

粉红发女子被唐义所说的话语震撼了,她这个时候,脑子有点不太够用,原本非常豪气,英武,威风凛凛的红发女子,现在变成了好像是一个刚刚嫁入到门中的小媳妇!

那是一个羞怯不已!

整个人的反应也变得很迟缓!

脑中更是在不断的胡思乱想!

好吧,女孩子的心思向来是喜欢浮想联翩的。

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已经把彼此的第一个孩子的名字想好了。

粉红发女子的状况,似乎也差不多。

她看着眼前的唐义,嘴里想说什么,又很难说出来,原本的话语在脑中不断组织,打碎,重来,再打碎,不断的重复着这样子的一个过程!

无怪她会如此!

实在是没什么经验,相比之下,唐义却是很有经验的!

理论经验!

唐义是一位理论大师呢!

而且男女之间,有一个很有趣的状况,那就是一方越是紧张,一方就越发的坦然,从容不迫!

这时候,粉红发女子很是紧张!

那么唐义就很坦然,从容不迫。

新三軍與天下騎兵第一師匯合之后,僅是在兵力上已經超過了四萬,與五萬的倭國軍隊已沒有了什么差距。在加上騎兵對步兵的壓制,以及倭國軍隊之前的死傷慘重,這一次沖擊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形勢,很快在箭矢之尖的陣法之下鑿穿了對方的防御,雙方終于混戰到了一起,開始呈碾壓之勢。

只是靠著人數優勢,形成了一面面人盾,擋住了騎兵的沖鋒。但當雙方的兵力相當,尤其是隨著天下騎兵第一師的突然殺入,等于徹底的打破了之前的平衡......

风四娘道:我应该等到什么时候漆黑的刀鞘,在灯下闪动着微光

呂飛倒是開門見山:“有人托我照看你。”見林驍一臉茫然的愣著不作聲兒,又說道:“呂芳是我堂姐。”

林驍心底終于松了口氣:“原來是文叔和文嬸兒的關系。”

林驍家在貴豐縣青石鎮,文茂才、呂芳兩口子是林驍隔壁的鄰居,他們還有個女兒文婧,和林驍是同齡的發小。這姑娘今年也考上省城的一個大學,離林驍之前報考的南方科技大學近的很,之前還約好一起去報道呢。

呂飛接著說:“你能來咱們這個監區,是我專門把你要來的。”

“謝謝呂叔。”

呂飛抬手打住:“記住,一天不離開監獄,見到我必須喊監區長或者警官,在監獄,凡事都要講規矩,你把這句話給我記死了。”

林驍點點頭:“好的,我記住了。”

然后呂飛嘆口氣道:“我聽他們說過你,全市的高考狀元,前途不可限量,你說你怎么就干出這樣的事情呢?”

林驍囁喏著說:“都怪自己喝多了,沒把持住。”

呂飛搖搖頭說:“過去的就不提了,我只能這樣勸你,人生的路還長,四年的時間一晃就過。苦難也是一門課程,這幾年,你要好好打磨自己,只要對生活用心,哪里都會有收獲的。”

猶豫半晌,呂飛才又說:“也罷,以你的文化,讓你去當個監區的文化教員吧。”

林驍雖然不知道文化教員是干什么的,但聽說不用去打石頭,心中感激不盡,并下定決心,要好好努力,一定爭取到減刑,盡早回家。于是起立,深深的對呂飛鞠上一躬,真心實意的說:“謝謝監區長,我會好好努力的,絕不給您丟臉。”

監區長事情多,呂飛說完就走,接著走廊上就有人大聲喊道:“林驍。”

出門一看,走廊盡頭一個高高瘦瘦,三十來歲的警官站在那兒等著他,待林驍走近后問道:“你就是林驍?”

“報告警官,我是林驍,請指示。”

警官說:“我叫余海波,是監區的教育干事,呂區說你文化還行,讓你加入文化組,以后,我負責對你的管理和考核。”

原來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林驍趕緊挺直身板說道:“是,余警官。”

余海波點點頭:“走,去圖書室,我帶你熟悉一下文化組環境。”

圖書室就在二樓,幾步走過去,在門口就聽見里面一個聲音傳出來:“老道我游歷四方,為人消災祈福,趨吉避兇,積累下無數功德,只等機緣來時,便可得道成仙,飛升天界。奈何世人貪婪成性,冥頑不靈,老道只能來監獄普度眾生,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這個老頭林驍認識,不正是他的室友老王么?再一看,另外幾個人也挺面熟,原來都是自己監舍的人啊。

余海波搖搖頭,走進去打斷道:“王初一,你究竟是道士還是和尚?不對,前兩天你不還說你是中醫的嗎?”

老頭兒本來盤腿坐在桌子上,見到警官過來,嚇得一個翻身站直了:“報告警官,罪犯王初一正在組織教員備課,請指示。”

余海波佯怒道:“少來這一套,隔大老遠就聽見你在胡扯,我勸你,講講故事可以,不準宣揚封建迷信。”

老頭兩腿一夾,挺直上身:“是。”

余海波指著林驍給大家介紹:“這是新來的文化教員,叫林驍,還是洪陽市今年的高考狀元,以后負責掃盲班的識字課和算術課,具體課程溫雪峰安排。”

一個白白胖胖,戴副眼鏡的中年男子沉穩的答道:“是。”

王初一笑道:“警官,我和林驍太仓公者,齐太仓长,姓淳于氏,名意。少而喜医方术。高后八年,更受师同郡元里公乘阳庆。庆年七十余,无子,使意尽去其故方,更悉以禁方予之,传黄帝、扁鹊之脉书,五色诊病,知人死生,决嫌疑,定可治,及药论,甚精。受之三年,为人治病,决死生多验。然左右行游诸侯,不以家为家,或不为人治病,病家多怨之者。问:“所诊治病,病名多同而诊异,或死或不死,何也?”对曰:“病名多相类,不可知,故古圣人为之脉法,以起度量,立规矩,悬权衡,案绳墨,调阴阳,别人之脉各名之,与天地相应,参合于人,故乃别百病以异之,有数者能异之,无数者同之。然脉法不可胜验,今臣意所诊者,皆有诊籍。所以别之者,臣意所受师方适成,师死,以故表籍所诊,期决死生,观所失所得者合脉法,以故至今知之。”问:“知文王所以得病不起之状?”对曰:“不见文王病,然窃闻文王病喘,头痛,目不明。臣意心论之,以为非病也。以为肥而蓄精,身体不得摇,骨肉不相任,故喘,不当医治。脉法曰‘年二十脉气当趋’。文王年未满二十,方脉气之趋也而徐之,不应天道四时。后闻医灸之即笃,此论病之过也。臣意论之,以为神气争而邪气入,非年少所能复之也,以故死。”问:“诊病决死生,能全无失乎?”对曰:“意治病人,必先切其脉,乃治之。败逆者不可治,其顺者乃治之。心不精脉,所期死生视可治,时时失之,臣意不能全也。”太史公曰:女无美恶,居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疑。故扁鹊以其伎见殃,仓公乃匿迹自隐而当刑。故老子曰“美好者不祥之器”,岂谓扁鹊等邪?若仓公者,可谓近之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第三条裂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灵途纪

没蓝条怎么玩

灵途纪

素年堇时

灵途纪

葡萄橘子8

灵途纪

枯玄

灵途纪

大变脸

灵途纪

喵星守护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