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马骑》。

百姓患焉,累政不能改。恢乃市马铁笼中是狼豺凶嗥,那四面编着铁

雖然墓地園丁釋放出了霜骨飛龍阻擋攻擊,并且還制造了那面防御力極強的寄尸草盾牌進行防御,可即便如此他心中的危機感仍然沒有絲毫的減弱。

為了平復自己心中那強烈的危機感,墓地園丁甚至還不惜代價催動了體內沉積死亡能量,將自己到了这一方面一米长的格子近三分之一的位置,

  当他看了这一本书第一面的内容,他瞬间就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于一列快速运转的地铁里,他就在车厢行驶的最后方的位置,看着地下隧道极快的后退。

鲸鲵踊而夹毂,水禽翔而为卫。以就要我们去调查叶盛兰这个人

正在柳長歌不敵雙鷹兄弟,性命垂危之時,突然有個老叫花冒出來,帶來了一個壞消息,原來,這一次,武林人士出動了百余人,搶劫禮物,計劃做的萬無一失,卻不料被一個年輕人突然殺出來,壞了他們的好事,數百英雄,居然沒有一個人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為此折損了不少兄弟!

柳長歌雖然被雙鷹兄弟誤會,雙方大打出手,但是在他的心里,卻是向著綠林群雄的,暗想:“這個人到底是誰,他武功那么好么,居然能夠挫敗如此多的綠林好漢!”這時,他想到了郝斌說過,京城會有小皇帝親自派來的人保護禮物安全抵擋京城,當時柳長歌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沒有早已,現在想起來,說的就是此人了。

老叫花在臨走之時,看了柳長歌幾眼,便消失不見了,原來他是要記住柳長歌,以備后面報仇。

雙鷹兄弟更是憤憤不滿,將柳長歌當成了仇人一般。

柳長歌百口莫辯,心想:“糟糕,這次麻煩可大了,總要以后再跟他們解釋了。”有周民和雷宇,他們是老江湖,屆時由他們出面,柳長歌不怕被人冤枉。

三人走后,才有一小隊官軍姍姍來遲,見了柳長歌的面,二話而不說,當即便要拿下柳長歌。

柳長歌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力氣還沒有恢復過來,這些官軍已足夠對付他了!

柳長歌見他們不是禁衛軍,便說道:“各位,我要見郝斌將軍,還有羅博將軍,你們為何抓我,總要有個理由吧?”

帶頭的人哼道:“沒錯,抓的就是你,你這個偷盜禮物的強盜,我們不會認錯,就是你,來人呀。”一聲呼喝之下,七八個官兵向柳長歌圍攻而來,刀槍劍戟,紛紛戳到。

柳長歌好生詫異,心說:“我一直在這里與雙鷹兄弟交手,怎會去偷盜禮物,他們為何一口咬定是我所為,難道他們是白日魔和黑大圣派來的?”柳長歌哪里肯束手就擒,用劍撥開了一柄刀,一個轉身,躲開了一支長槍的進攻,但官兵太多,所有武器一起招呼過來,很難防御,柳長歌不肯傷人,因此被一時打得有些狼狽。

帶頭的官大喝道:“小賊,你還要反抗么,殺無赦。”

柳長歌邊閃邊說:“你們把話說清楚,誣陷我偷盜禮物,有什么證據么,如果你們能夠拿出證據,我絕不反抗,甘心被俘,若是拿不出證據,那就住手,不要逼我!”

帶頭的道:“證據,你找我要證據,那我告訴你,我們就是證據,我們親眼看見,你偷走了禮物,夠不夠?”

柳長歌確信這些人有備而來,是專門來對付自己的了,柳長歌也不再解釋,心道:“若不是我今日體力不支,一定非要跟你們斗斗不可,事到如今,也知道暫時退避。”想到這里,柳長歌移動來到了墻邊,腳下一點,躍上了墻頭,還好他輕功高強,若要逃走,這些官軍拿他不到。

官軍這邊意識到柳長歌要走,弓箭手射出毒箭,柳長歌側身一躲,伸手一抄,發現箭頭既然是黑色的,可見是萃了劇毒,柳長歌心道:“這些人要取我性命,黑大圣和白日魔有千方百計要置我于死地,怕是我不能安全去見小皇帝了,只好自己去京城,見皇帝,救師姐了。”柳長歌把毒箭扔在地上,叫道:“無論是誰的主意,告訴他,我柳長歌沒有那么好對付!”說完,縱身一躍,跳下了墻頭,接著越過一條甬道,又跳到了一個屋頂上,這個時候的寺廟,仍在混亂之中,江湖中人剛剛撤退,官軍們才從激烈的戰斗中緩和下來,傷亡很是慘重,最重要的是,他們舍命保護的禮物,還是不見蹤跡了,郝斌和羅博有保護禮物的重責,禮物一點有失,小皇帝已經不會輕饒了他們,所以兩個人這會兒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自然沒有功夫去管柳長歌的死活,柳長歌輕功了得,在屋頂上一縱一躍沒有被人發覺,很快便來到了大街上。

經過半夜的打斗,大灣鎮此刻是風聲鶴唳,除了把守和巡邏士兵,不見一個百姓。

柳長歌走街串巷,向城門走去,等來到這里的時候,發現城門已經封閉了,一支百余人的官軍在這里把守著,想要平安的出去,絕不可能,這時候柳長歌想到,大灣鎮的城墻很是破敗,于是貼著城墻悄悄走,逐漸來到了一個小院中,只見小院亮著燈,似乎有人聲”說罷,匆匆離開。

白慕想了想,決定去大牢看一看。走的時候她身邊只跟了一個太監和一個侍衛。

厚重的門被打開,一股撲面而來的氣味讓白慕下意識皺了皺眉。餿味,排泄物的味道,什么都有,總之讓人極為不適。

帶路的太監有些不安地看向白慕,低聲道:“陛下還要繼續走嗎?”

白慕點了點頭:“走吧。”

走的時候,那些在牢中的犯人要么眼也不抬,仿佛沒有知覺了一樣;要么就突然扒到門上來,抓著門栓,死死地看著這邊,怪嚇人的。

白慕倒是很淡定。她曾經當過將軍,怎么可能沒見過牢中的犯人,不至于被嚇到。

一路來到何笙笙的牢房,對方倒是沒有太多傷勢,就是身上臟兮兮的,然后臉上有一個掌印,極為顯眼。她看到白慕來了以后,一怔,然后迅速低下頭去,將頭發撥到前面去。

白慕挑了挑眉,讓太監把門打開,然后他和侍衛乖巧地往外走了幾步,離遠些,剛好聽不到里面的談話。

白慕將一個干凈的小板凳拿過來坐下,看著一聲不吭的何笙笙,微微一笑:“這是干嘛,害羞了呀?抬起頭來給我瞧瞧。”

這話說得很像一個流氓,何笙笙依然沒有動。

白慕用折扇將何笙笙的臉撥過來,然后抬起她的下巴。盡管臉龐極為骯臟,但是還是看出來五官的精致。

何笙笙眼里充滿了淚水。

白慕微微皺眉,放下扇子,眼神冷了起來。

“別這樣看著我,弄得好像我是反派一樣。”白慕冷哼一聲,“是誰弄得我家破人亡,我國百姓死傷無數的?你覺得你有受天大的傷害?老實告訴你,你沒有搞特殊,沒用刑,正常伙食待遇……不過,像你這樣嬌生慣養的公主不習慣也正常。前不久你父兄開戰了,看這樣子他們可是完全不管你死活的呢,但你就是為什么要為根本不愛你的人去傷害唯一愛你的人呢?”

何笙笙眼睛黯淡了些,然后艱難地抬頭看向白慕:“你,還心慕我嗎?”

白慕覺得可笑極了,笑笑:“這不重要吧?別跟我玩感情牌,知道嗎?”

何笙笙攥緊拳頭,低下頭去,輕輕地道:“是我對不住你,我其實也后悔的。”

白慕輕嘆一口氣,“是你對不住我大哥,我家人。不說了,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她直接起身離開。

國庫迅速充實了起來,因為貪污風氣的銳減,再加上白慕也不是喜歡亂花錢的主,后宮里也不怎么需要花錢,能投入到戰爭中的資金頓時多了許多。

本來本國就是一個極為強盛的大國,底蘊之深厚難以想象。因此,在裝備頓時升級了以后,并且還有白慕這樣人人稱頌的‘戰神’皇帝,接下來的戰爭無往不利。于是,敵國不得不要求談判。

白慕直截了當地拒絕,表示大仇未報,怎能和敵人握手言談?!于是,大軍直搗黃龍,一路勢如破竹,一年后終于徹底戰勝。

慶功宴的當天,阿煉正好一歲半,被白縹抱著在后宮和白慕一起吃飯。

接下來,大概就可以一心培養這孩子了吧。

白慕摸了摸阿煉的頭,對方已經會叫爹爹娘親之類的話了,甚至簡單的對話都行,顯然是挺聰慧的。

現在阿煉叫白縹姑姑,白慕則是陛下。畢竟白慕不希望對方叫自己爹爹什么的,又不可能叫娘親,干脆叫陛下好了。

“陛下。”阿煉聲音軟軟的,白慕一聽簡直心都化了,覺得這孩子真是……太惹人喜歡了吧。“吃肉。”

白慕夾起阿煉夾給她的肉,正好是一塊瘦肉。她笑起來:“謝謝阿煉,阿煉也多吃一點。”

白縹看著白慕,問道:“阿慕怎么不喝點酒?”

白慕擺擺手:“喝酒傷身,喝茶也挺好。”

白縹抿了抿嘴,沒多說什么。

穆年里在一旁大口吃肉,不過也沒有喝酒。

“年里,你過來一下吧。”

穆年里一怔,然后放下手中的肉骨頭,走了過去。

“我要離開了,”白慕開門見山,“希望你能幫助阿煉和皇姐,守好白家的天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白马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殷若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钟北山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梓凉凉凉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难山之下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仙魅

千年荣耀彰显繁华

大力金刚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