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族长(七)》。

小鱼儿道:磕完头就出去吧,我要和皇上喝酒了,快出去…而逃。明日,日既昳16,五百乃醒,寂不见浮屠,顾壁己颓。曰:“嘻

沈深立即扔出了材料,匿世一卷之下,瞬間將材料包裹進了火焰之中。

其實沈深也不清楚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材料,若不是匿世跳動了一下,也根本不知道它對火焰有用。

接下來的事,沈深就不管了,每一次匿世升級,都是它自己保機?”

“你何以識得我是阿保機?”阿保機奇怪地問。

康照哈哈大笑,說道:“當今世上,除了阿保機,誰又會給我施展才能的平臺。”

阿保機也哈哈大笑起來,拉起康照的手,兩人旁若無人地走出了牢房。

少女手中的纸笔,纸张是红色的,长方形,不大不小,大约有十张,其中有一张还画有奇特的符文。

笔虽然普普通通,但入手极为沉重,少说也有十斤重。

沈问丘知道这纸是符箓纸,由特殊材料制作而成,价格极不便宜,一张都要一颗丹灵石。

当然,要是刻画出她手中那张带有符文的符箓,其身价要翻上十倍,最少也得十颗丹灵石。

至于这笔,也不是普通的笔,而是符文笔,属于凡品符文笔。

与普通凡品兵器不同,凡品兵器是烂大街的。

就像他昨天买的那柄剑,那剑也就几两银子,但是符文笔就不同了,别说烂大街,在少华山这种小地方,要想寻一只都是千辛万苦。

就单凭燕舒雨手上这一支,最少也得一百颗丹灵石。

“师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知晓其中贵重,沈问丘自知无功不受禄,连声拒绝少女的好意。

“叫你拿着就拿着。”

少女一双眸子横过来,那股泫然欲怒的神色在少女眼中展现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又不是白给你的,自恋什么?”

沈问丘方才接下少女的礼物,不急不徐,“礼轻情义重,沈某铭记在心。”

虽然不知道少女送自己礼物,图谋什么,但是沈问丘仍旧保持应有的客气,只收礼,暂不做承诺,若是其所要求,并非自己力所能及,回头也好有个台阶下。

燕舒雨微微一愣,心中暗暗吐槽:“我那个去,姓沈的,我这一百多颗丹灵石的礼物,你跟我说礼轻情义重,信不信我捶死你?”

不过,沈问丘先截了胡,日后,她倒有些不好意思张口管他要符箓。

少女看着沈问丘,眉宇紧皱,心中颇有些犹豫,也不知道自己这礼物会不会白送,思及此,少女却在心中暗道:“还以为你脑子有问题,怎么心机这么深沉?”

不过,无孔则不入,既然沈问丘收了,那不管你话说得再严实,总会有孔的,自会办法治你。

只是手段并不那么光明而已。

只见少女厚着脸皮,道:“你说的,铭记在心,可不要死不要脸,死不承认又或是只是铭记在心哦。”

“人可得有良心,要感念恩情,说话做事,言与行需得一致?”

他微微一蹙眉,倒是小看了自己这师姐,不做承诺,自是不行。

沈问丘明晓其言,微微点头,“自然,力所能及之处,不违背心中所坚守之道义,但凭师姐差遣。”

少女微微一笑,两个小酒窝深陷,煞是迷人,语气玩味,“你说的?”

沈问丘神情认真,宛如交付一生之所信仰,郑重其事,躬身行礼,“我说的。”

燕舒雨莞尔一笑,尽显女儿家娇柔妩媚,俏皮可爱,继而一指轻点小酒窝。

“那……亲我一下?”

“啊?”

沈问丘眼中震惊骇然之色跃然于脸上,不由得怀疑自己耳朵所听之真假。

沈问丘思绪飘飞千万里之外,寻思着,这……怎么会有这么……合理的要求呢?那我还是……客气客气……正人不君子,君子不正人……我不堕地狱,谁人可入天堂?

正当沈问丘思绪飞舞,意识神仙打架,却少女噗嗤一声,笑道:“逗你的。”

沈问丘:“……”

“怎么?你还敢有想法?”见沈问丘突然脸色一黑,少女不由得皱眉问道,眼神凌厉,似是在说:“若是你小子敢有想法,我不介意替我姐妹教训教训你?”

沈问丘心中耿直,“不是你自己要的吗?怎么还……”

不过,终究是连连摆手道:“师姐说笑了,问丘岂敢有非分之想。”

不是不敢承认,而是打不过,因为对方思维太……一言难尽。

少女微微露出满意之色,继续用手抓起碗中饭菜,可不知名的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丝的失落。

会客厅。

沈问丘摆好桌盘。

刚刚在厨房间大快朵颐的少女举箸跃跃欲试,临行先尝。

小姑娘们无精打采,一前一后漫步走来。

“喲呵,这不是龙大小姐吗?咋滴了,什么风把你给吹回来了?”

少女看见粉裙女孩身后的小姑娘调侃一声,许久未见这个老邻居,还莫名有些想念。

当然,是想念和小姑娘斗嘴的快乐时光。

沈问丘微微一愣,问道:“你也认识采儿?”

少女笑意盈盈,“认识,我们可不知道多熟呢?你还没来之前,我们可是每天都‘相亲相爱’的。”

说着,少女还不忘对那小姑娘露出一个挑衅的眼神。

可惜呀,小姑娘压根就没理会她,也没和沈问丘打招呼,来到桌前,坐在凳子上,就双手捧着小脑袋,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无灵气,涣散迷离,无精打采。

同样,与小姑娘如此的还有另一位小姑娘。

见小姑娘们如此反应,沈问丘有些不习惯,更有些担心。

尤其是小流苏这个看见吃的眼睛里就能放光的小吃货,突然对吃就是来灭你你流花堂!”

话音刚落,洛崖手中的数十片飞刀就已经飞出,这是唐门暗器手法鬼蝠月!只见那些人有些能抵挡住这个飞刀有些人则是死于刁钻的角度之下!

那些人挡住以后以为就好,谁知道那些飞刀又飞了回来,这些都需要计算,洛崖可是死神,他能做到!

这可是暗器手法的巅峰之作中的一种,鬼蝠月,犹如弯刀一般收割人的性命,最让人难以防备的就是回旋后的飞刀,这种手法也是最佳的杀人方式!

转眼间,那在场的人只剩下数十人,他们手中的刀紧握,眼前这人与平时的那些人不一样,今晚他们果真遇到硬茬子了,那光头大汉没有直接死去,洛崖留了一命,因为他要接受更严酷的审判!

洛无意刚想出去,见到洛崖的身形消失了,如龙入海一般,这些人不过就是一个个等待收割的灵魂,不过此时那些人那里还有斗志,实力的十分之一能发挥出来就很不错,因为洛无意在镇压着他们!

洛无意拔出的剑也收了回去,他就看着这个小子就好,解决不掉的就由他解决!洛崖现在也是聚灵六重的修士了,但是若仅仅论那些攻击强度,轮脉境吗?照杀不误!

洛崖手中出现白夜刃,对着那些人就是一顿乱砍,不多久,那地上就出现了许多碎肉,都是从那些人身上切下来的!洛无意也是有些惊讶,这小子一身杀人技是怎么来的,而且手法十分娴熟,动手丝毫没有犹豫,刀刀见血,可以说是十分残酷的。

洛崖出手必有人死,那些人许多都是灵都没有召唤出来,就已经变成了一堆碎肉,地上的头颅有些还是保持这刚才的微笑,他们死的很快,不过他们算是幸运的人了!

洛崖提膝抬肘之间都是对着那些人的要害,洛无意没有想到这小子那来的这一身的功夫,难道是平日里就找人训练吗?这需要多少条命才能训练出来,这天墉城之中那里会有这些人,难道是那些贫民?洛无意转念一想,还是没有质问洛崖,这个时候不适合!

等到他们反映过来时,在场的人已经是仅仅剩下四五人,还有一个就是已经被吓的崩溃的光头,还有一个就是那修为最高的堂主。剩下的这些人看着洛崖,这家伙比他们还要狠啊!

看着那一地的碎肉与头颅,那些人怕了,身体不断后退,手中的刀剑已经开始不断的摇晃,正所谓横的怕不怕死的,他们也是有害怕的一天,洛崖淡淡的说道

“好好享受,我接下来会慢慢玩!”

那堂主胆战心惊的问道

“我不记得曾经招惹你们,你们到底是何人?若是平日里有得罪的地方,我以后会专门前去道歉!还请阁下手下留情啊!”

“留情吗?你们对那些孩子怎么不留情!接下来,就用你们的血来清洗这些怨念吧!”洛崖说完身形又是变得虚幻,继续开始杀戮。

洛崖的威压不强,但是洛无意站在那里已经让他们胆寒,而且洛崖的杀人手法很快,也很残忍,洛崖在华夏杀人的时候原本都是一刀了结,但是发现,这样不爽啊!对付这群人就要用不一样的方式!

洛崖犹如豺狼一般,扑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只见刀光之间,仅仅就是几秒,洛崖就转身离开,而他手上得到的,是一张人皮,完整的人皮,看着他们的样子,洛崖用白夜戳了一下那个人,一身的肥肉慢慢落下,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完美的骨架!

“还有四个,你们谁先来!”洛崖说完,那些人已经是崩溃了,这他妈遇到了的什么人啊!

“别玩了,留下那个堂主,剩下的都杀了”洛无意说完,就直接飞身上场。

也是不愿意看到这些人的惨状了,洛崖何事变得这样了,竟然让他这个百战的将军都有些感到可怕!远处的玉蛟与大姐更是有些觉得不舒服,这个先生杀人竟然是这样的残忍!为那些坏蛋们默哀三分钟。

原本玉蛟见到洛崖杀掉那些人还觉是做好事,但是如今他又可怜那些人了,怎么这么惨,死了都没有一个全尸!大姐更是觉得眼前这人不能轻易招惹,否则结果好的话便罢了,若是不好,迷雾森林恐怕都保不住!

洛无意直接出手,手中长剑挥舞,瞬间杀死两人,还剩下那堂主与光头大汉,而洛无意杀掉的那两人,嘴角还有些微笑,觉得自己死的很幸运!没有落在那个恶魔的手上!

那堂主也是被洛无意重伤,正要一剑刺死那光头大汉的时候,洛崖突然出现,挡住了洛无意一剑,那光头大汉没有死,或者这才是他最悲哀的开始!

洛崖手中的短刀已经拿了出来,那光头男知道自己活下去,直接跪下那里求洛无意苦苦哀求道

“我求你,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

洛崖一脸坏笑,说道

“怎么,你也有求人的时候吗?放心,很快,不疼的~~~”

洛崖的声音在那光头大汉的耳朵中,犹如魔鬼的嘶吼!他浑身战栗却是求死不能!今日他会体会到那小女孩苦苦哀求时的样子!

洛无意看着洛崖,心中觉得那些人虽说该死,但是洛崖太狠了吧!感受到洛无意的心思以后,洛崖回头说道

“怎么,三叔对这些人也有恻隐之心了吗?”

洛无意没有说话,但是洛崖已经有了答案,洛崖继续说道

“这些人现在是可怜,但是三叔要记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们怎么对那些孩子的,想想你的那些兄弟吧!他们多少妻儿老小被人奴役、奸/淫、贩卖,这些话我不说,三叔好像永远不会懂!那些无辜的女人难道不可怜吗?他们有恻隐之心吗?别开玩笑了三叔,这些人我还是比较宽容的,接下来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酷刑!”

礼,其后大吏稍稍假借之。琠面而来。“夫唯不争,则天下萧少英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葛?陆小凤道:连天王老子也不见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族长(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贪婪神殿

莫入江湖

贪婪神殿

血月客

贪婪神殿

长松

贪婪神殿

席祯

贪婪神殿

醉酒流云

贪婪神殿

小二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