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吧?》。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你就已經把那條龍殺了?”菲莉皮深吸了了一口氣,努力地讓自己鎮定下來,然后地盯著王二虎說道。

“是啊,那家伙兒太囂張了,我就忍不住揍了他一頓,結果沒把握住力道,就把它宰了,然后我試了一下,它的肉還是可以吃的,就收起來了,只是沒想到這家伙的肉居然這么適合刷著吃,讓我又些意外。

“你,你,為什么你不說?害老娘為你擔心了那么久。”菲莉皮氣呼呼地站在椅子上面手中的筷子狠狠地指著王二虎,很不滿地說道。

“呃,那個時候并沒有想那么多,而且你們一副把巨龍看得那么厲害的樣子,我怕說出來了你們也不信,所以就干脆不提了。”王二虎很無辜地給艾莉亞夾了其它的肉,還是先把這個蘿莉喂飽先,要不然的話,他呆會兒要是要巨龍肉就不好了。

“喂喂,我說你們可不可以先別談情說愛的,給我也來上那么一些啊。”艾希莉吃了一口王二虎給的肉就不吃,這根本就還是之前吃的那個,偶不要,就要那個。

“不行。”這是王二虎還有菲莉皮外加亞格麗絲兩兄妹喊的。

“為什么,我也要吃,就要吃。”小蘿莉直接不干了,把手中的碗筷都扔了。

“艾希莉,你這樣子可就不乖了哦,小心哥哥打你的屁屁。”拉希德很不滿地沖艾莉亞說道,這巨龍的肉可不是一個小孩子可以吃的,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小涵小茹能吃的那么歡快,但是自己的妹妹他還是知道的,他絕對是承受不了巨龍肉的能量沖擊的。

“艾希莉,這肉小孩子可是不能吃的哦。”亞格麗絲微笑著說道,雖然說這個妹妹并不是和她是同一個母親生的,但是她還是挺喜歡這個丫頭的雖然這丫頭的嘴有些賤 。

“那為什么那兩位可以?她們也是小孩,大家都是小孩憑什么就我不能吃。”艾艾希莉很不滿的說道,眼角里的淚水都快要滴落下來了。

“一看你們就是沒有照顧過小孩子的人。”王二虎笑著搖頭,然后對艾希莉說道:“小丫頭,你可不能這么淘氣哦,哥哥給你吃,但是不能鬧哦。”

“哼,你不給我吃,我就讓你們吃不成。”艾希莉很憤怒地說道,言辭犀利又堅決,完全不像是一個三四歲的孩子說的話。

眾人頓時間就無語了,好在王二虎老早就想好了對策。

只見他把一塊刷好的肉放在了碗里,慢慢地攪了攪,然后就夾給了艾希莉。

“吧唧吧唧。”艾希莉吃的很歡快,也不再鬧騰了。

“這是怎么回事兒?”菲莉皮很疑惑地看著亞格麗絲,亞格麗絲聳了聳肩,她也不知道,反正,那塊肉不可能會是巨龍肉。

見小蘿莉肯安靜了,眾人就都松了一口氣,然后繼續吃飯,至于那巨龍的事情則被她們選擇了遺忘。

“哎呦,這可是我自出生以來吃過最撐的一頓飯了。”拉希德摸著自己的肚子半躺在椅子上,此時此刻他連動都不想動一下。

“我也吃撐了。”艾莉亞也摸著自己的肚皮很享受地說道。

“說得跟皇家虐待你不給你吃飽似的。”亞格麗絲很是不滿地說道,這個哥哥真的很丟人啊。

“說得跟你吃得飽似的。”拉希德鄙視地瞟了自己的妹妹一眼,然后很滿足地瞇上了眼睛。

“話說你們真的是皇宮里面出來的嗎?這話怎么聽著那么像一個破落戶啊!”王二虎倒是沒有忌諱,笑嘻嘻地打趣道,手中拿著一條毛巾幫著小涵擦著臉。

“跟你這里的飯菜比起來確實跟破落戶一樣。“拉希德苦笑著說道。

“哪有你說的那么不堪,至少我來這里以后還是吃了很多的美食,這些都是我以前都沒有吃過的,很是稀奇。”王二虎笑著說道,這是真話。盡管異世界的生活節奏和自己的老家并不一樣,但是這里也有一些具有自己的獨特風格的美食存在。

“其實p>

“嗨,剛才你爸說了今晚不回來吃飯,我便做的一人份。不過,年紀大了,飯量確實也沒那么大了。而且以前你在家的時候,原本就是你一個人的飯量頂得上我們兩個。”

“這倒也是。”楊大偉笑笑,“對了,搬了家之后,你們這邊認識人多么?老楊他平時都跟誰一起玩?”

“可能還不太熟悉吧,認識的沒幾個。你爸他能和誰?還不是以前的那幾個,你以前基本都見過,來家里吃過飯的。老張,老李幾個。”

楊大偉停頓了一下,做足了心理建設,才笑著問道:“那楊念桐呢?他們還一起玩嗎?”

他的語氣平緩,但聽在汪敏耳中,確實石破天驚。

原因無他,因為這個名字給這個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帶來的傷害太大了。

大到時間都無法將之完全抹除。

汪敏心中一驚,手上動作一頓,菜刀更是差點切到手,但她并沒有敢表現出更多的異樣。有些事兒子已經忘了,她就不能容忍兒子再將之記起。

“嘚嘚嘚……”

利落地切完手邊的半根黃瓜,汪敏抬手用手背擦了下汗,方才假裝平靜說道:“早就沒有了。本來離他家就不近,搬了新家離得就更遠了。漸漸的關系也就淡了。”

這個事實和楊大偉印象中的有些不太一樣。

在他還小的時候,楊念桐便是家里的常客,而且是來往最頻繁的那個。

這得益于這一對朋友都出自徐楊莊,也得益于二人都喜歡打麻將,還都是有些成癮的那種。

這兩個人坐到一起,不必談天,也不必說地,只聊什么清一色大四喜,便足以從半夜聊到黎明。

這忽然讓他想起了更多的細節。

以前母親跟他說過,他們最初看中的房子并不是眼下的世紀利華,而是在水仙市北半邊的梧桐別院。那里同為學區房,但價格卻比這邊要低個千把塊一平方。

一平方千把塊,一套房子便是十多萬。這個數字對于這個不算富裕,只能說是一般的人家來說,已經是不小的一筆錢了。

可最后,他們還是選擇了這邊。

至于理由,母親說她更喜歡這邊的裝修風格。

這話說的時候楊大偉便不信。

母親節儉了大半輩子,所認同的唯一的裝修風格便是簡陋風。去別人家做客,只要是看上去很省錢的裝潢,那必然很好看。但若是看上去就很敗家的裝潢,當人家面上不說,可回來之后肯定要挑兩嘴毛病。

而聯想到以前的小學同學群里的只言片語……

他繼續問道:“他家似乎買在了梧桐別院?”

汪敏心中越發慌亂,一個雞蛋沒磕好,直接從臺子邊緣滑落到了洗手池里,作廢了。

她一邊小心地收拾著雞蛋殼,一邊心中疑問不停。

兒子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問起那個人?莫不是想起了什么?還是只是巧合?若是前者,那該怎么辦?

汪敏只覺得一顆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只能不斷在心中念叨:“不能慌,不能慌。”

她打開水龍頭,讓冰冷的自來水沖去池子里的雞蛋液,同時也沖洗過她的手掌。

冰冷的觸感讓她恢復了一些鎮定。

她頭也不敢回,就那么小聲說道:“你說楊念桐嗎?沒怎么打聽過,但好像是說他家前幾年搬進了梧桐別院,比我們早幾年搬的。”

那便真的是為躲著他家而買的這里嗎?

楊大偉看著垃圾桶最上方的碎雞蛋殼,張了張嘴,卻什么再就這個話題說什么。

有些事,還是要當著所有人的面去說,才有可能說的清楚。

至于最后說不說得清楚,說不清楚的后果會如何,楊大偉已經不愿意去想了。

事到如今,還能有比現在這樣的疏遠更糟糕的局面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最要命的是,这些女孩子也都很看,喝醉了酒的人,还能这样跳

阮慶當然知道燕飛口中的配合是什么意思,無非就是想在他這里了解將軍的信息。不過他不能說,也不敢說。因為在將軍派他執行這次任務的時候就已經將他的一家老小給控制住了,只要阮慶被抓住背叛他,那么他的家人必將遭到毒手。

這也是那些境外犯罪集團的常用手段,別看手段簡單粗暴,但卻極為有效果。雖然他們都是亡命之徒,但是對待自己的家人他們還是存有那么一絲的人性的。

“哦!看來你是根本不想配合我嘍?”

燕飛語氣突然變的異常冰冷。

若不是想在他的口中得知一些將軍的消息,燕飛才懶得在這里和他廢話呢!

“哼!想把我怎么樣,隨便你!我是不會告訴你任何你想知道的事情的!”

阮慶王八吃秤砣鐵了心的不愿和燕飛合作,燕飛自然也就不再勉強。畢竟現在還不是解決將軍的時候,將軍身在境外而且在鄰國有一定的勢力。所以想要像消滅徐英華一樣消滅將軍,還需兩國之間溝通好才可以。

……

得知燕飛已經抓到了安置炸彈的罪犯之后,王誠等人迅速趕了過來。

被一百多人圍著,而且都是怒目相對,阮慶的心中這才有了一絲的恐懼感!當他被燕飛所在部隊派來的直升機接走時,還不忘看了看金州的夜色。似乎看一眼就少一眼,在向這座繁華的都市告別一般!

……

“燕飛,我們的任完成了!后會有期!”

王城來到了燕飛的身邊,依舊是一副不茍言笑的表情。

“王隊長,這次多虧了你們的協助,不然的話恐怕這個人我們沒有這么容易抓到!”

燕飛十分感激,語氣非常的真誠。

“哪里!我們其實也沒有幫上什么忙,”

王城似乎因為沒有親手抓到阮慶有些沮喪,比較客氣的回應道。

不過燕飛依舊非常的感激他,若不是他帶領一百名特戰隊員的協助,怎么可能將阮慶逼出來呢!

“王隊長,你就不用謙虛了,這次所有參加行動的人都功不可沒,我一定會告訴我師父,讓他為你們請功的!期待我們還能有再次合作的機會!”

“嗯!打擊一切犯罪是我們的天職,只要日后有需要我王城絕無二話!”

說著王城便帶著一百名特戰隊員整隊,離開。

……

“我靠!這個王城好酷啊!一天的時間我就沒有見過他的表情有任何的變化。”

王城走后,陸子韜湊到了燕飛的身邊嘀咕道。

“韜子,這你就不明白了吧!這就是軍人的肅殺之氣!”

王晨也湊了過來像陸子韜解釋道。他說的沒錯,王城不茍言笑始終一副冷冰冰的模樣可并不是天生的。那是在部隊中經過槍林彈雨,看管了生死離別才逐漸形成的一種特殊的氣質。

“好了!你們兩個小子就不要胡鬧了!我們趕緊回去,省的逍遙他們擔心!”

燕飛發話了,陸子韜和王晨兩人只好閉上嘴,三人攔下了一輛出租車便回到了別墅。

一進別墅的大門,肖瑤,徐澤,金虎三人都在大廳中焦急的等待,就連秦詩晴也沒有去休息。見到燕飛后幾人立刻迎了上來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怎么辦,我這一死就真的死了怎么辦?如果是這樣,那我還不如就在這里活到老死算了。而且后來說實話,過的朝不保夕,指不定哪天就死了,也就懶得自己動手了,坐等老天爺來收我唄。”

“另一個原因呢?”

“不舍吧。因為那太過真實了。那些生活在你周圍的人,根本不像是程序設定好的NPC。他們會哭,會笑,會生氣,會害怕。他們會犯錯,甚至犯罪。而且一直有新生兒出生,也一直有人在死去。”

“所以最后你是怎么死的?”

王蘇州頓時來了精神,使勁挺起了胸膛,指著腹部偏左一點的位置:“替別人擋的刀子。先是這里,一刀進去,腸子都流出了一半。”

“之后是這里。”王蘇州又指了下心臟所在的位置,“兩刀致命傷,沒有痛很久,死得還算安詳。”

看著王蘇州臉上自豪的神情,青橙有些不敢置信,質疑道:“你確定你不是被擋刀的那個?我怎么覺得你在編故事騙我?”

青橙以為王蘇州必然會第一時間說出各種例子反駁自己,可奇怪的是,這個一向喜歡裝x逞英雄的男子卻連反駁的情緒都沒顯露出來,胡茬硬挺的臉上只是擺出了個無所謂的笑容:“其實別說你不信,我也不信這是我會做出來的事。你便當我是在編故事吧。”

這讓青橙倒有些無所適從,也只好笑著問道:“想必你為之擋刀的那個人,一定是你很要好的朋友吧。”

結果王蘇州卻是搖了下頭。

就在青橙疑惑地想問清更具體的情況時,他卻繼續說道:“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聲音很輕,卻很堅定。

“比蔣峰天他們更要好?”

王蘇州給了一個不是回答的回答:“他也曾救過我的命,不止一次。”

“所以你是為了報恩才救的他?”

王蘇州再次搖了下頭:“也不是,我救他只是因為他很重要。”

青橙覺得自己似乎越來越看不懂王蘇州了。

他今天所說的事完全顛覆了她對他之前的認知,就好像換了個靈魂似的。

這讓她不由地問道:“你是王蘇州嗎?”

王蘇州摸著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非常不解地問道:“雖然我這么帥,但你覺得會有人想變成我嗎?”

這個回答讓青橙笑了。

想想也是,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取代別人的話。那取代誰不好,非要取代王蘇州?

“你不是一直以曹人妻為偶像么,深刻認同他那句‘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教天下人負我’嗎?難道你那朋友的命會比你的命更重要?”

王蘇州的回答再一次讓青橙驚訝了。

只見他毫不猶豫地點了下頭,而后他忽然低下了頭,似乎在回憶什么東西,過了一會兒,才重新抬起頭,眼中投射出前所未有的光亮,輕聲說道:“他不僅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少將軍,是我們桃花軍所有人的少將軍。他是那種少見的,可以承載萬眾期待的人。不是我吹牛,我們桃花軍所有人都愿意為他去死,就像他愿意我們所有人而死那樣。”

“所以之所以為他擋刀,并不是我多么高尚,也不是我多么偉大,只不過是我當時剛好離他最近而已。換了別人,也會如此。”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这个世界也太危险了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冲矢霞月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霍当天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荀秦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梓同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夺鹿侯

我有一个超能系统

九月墨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