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关切》。

我明白了ao你明白什么?他们以儿磕到第三个头时,背后忽然飞出

“不過,笑鳳目前的情況,我和你媽也已經知道了,你就不用太過擔心了,我和你媽已經商量了,叫笑鳳帶那個叫做桂男的來我們家里,讓我們先過過目。

如果確實是個好小伙,那笑鳳要跟他怎么樣,我們到如今份上,也只能認了。

如果

  两人再次对上眼,但是这次没有再传递任何话语。

  身前万事皆休,张小河转身盘腿坐下,合上眼不再回头。

  

  

  

  

风四娘叹道:江湖中的人,一定非淹死不可。就在这一瞬间,他

阿多尼斯顯得很遲疑,他完全沒有必要、也沒有信心帶一個J女離開妓院。

她看出來他的遲疑,卻毫不生氣,而是往他的手里塞了一塊金屬。阿多尼斯低頭一看,竟是1盧勒。

“這是做什么?”他驚異地問。

莉娜笑笑說:“拿去等會給他們吧。這里從進來就開始收費了。”

阿多尼斯在心里算著,1盧勒,竟然要這么多錢!這里消費果然不便宜,差不多相當于原先世界找個外圍了。

當然,這是他聽他兄弟說的。

他忐忑地攥著這錢,要吧,顯得自己這么無能,何況無緣無故的贈予背后不知有什么鬼把戲;不要吧,自己也確實經濟緊張,來一趟這等于白白被誆走1盧勒。

莉娜似乎看出他的心思。“不要有負擔。我只是希望以后還能見到你,等你有錢了還我就行。”

“況且你先不還也沒什么問題,我以后還要經常請你占卜。”

他猶豫著,莉娜只說希望他可以早點再來。她還要知道她的占卜結果呢。

“多謝了。”他拿著她借給她的錢走出了房間。

將1盧勒遞過去,先前接待她的禮服裙女士笑盈盈地說希望他以后常來光顧,她敢保證這里是這一片最好的了。

回去的路上,阿多尼斯思考著將怎樣還上巫師協會和莉娜的錢。看來非做點副業不可。

在先前那個世界,他是一名鋼琴專業的大學生,周末會去兼職鋼琴老師賺點零花錢。而這里有鋼琴嗎?他也不能確定。

天太晚,村際巴士已經停運,他只能步行回家。在走路的時候,他想起剛剛忽悠她算命的場景,她竟對毫無結果的假算命先生毫無怒氣。

做人要講信用。他這樣想著,決定明天一早就去找塔塔西,問她這里的圖書館在哪,看能不能找到《周易》。

塔塔西很快便將他領到吉爾利亞學院,說這里就是就是吉爾利亞村最大的圖書館了。

“你要找什么書?”

“呃……一本占卜方面的書。”

塔塔西神秘地笑笑:“你上道挺快。”

他不懂:“您這是什么意思?”

塔塔西讓他不要故弄玄虛了。巫師的副業基本上都是醫生和占卜師這兩類。

阿多尼斯不知自己這時該流露什么樣的表情才能更合時宜。

塔塔西問他是要找塔羅牌嗎。他趕緊搖搖頭,說自己的占卜方法是一種來自于東方的神秘之術。

塔塔西饒有興致地追問他是什么。

“《周易》。”

她表示知道這本書。這還是高祖母在她60歲那年偶然發現一種法術穿到華國時買到的。

阿多尼斯聽到這突然興奮了起來,原來他還能有辦法再穿回去?

他趕忙問塔塔西這是什么法術。

她無奈地搖搖頭,告訴他,太偶然了,高祖母的前半生始終在為能夠自由穿梭于各種世界而努力。終于在她60歲那年穿到了那里。

“后來呢?”他迫不及待,想知道能夠在兩個世界來回穿梭的方法。

“后來,高祖母準備回吉爾利亞,但僅剩的一點藥水失手打翻了。最終她在那個世界找到大部分藥材重制了藥水服下,然后回來了。”

“但不幸的是,因為配方的微小不同,她付出了雙目失明的代價。”

自剑容手中取过其他几件器物后,李衍很快便离开了这里,向飞骑军驻扎的秦关城方向飞去。他并不想和子言锋有过多的交集,毕竟他斩了青夕一臂,而青夕、紫风加紧进攻天剑宗和赵国,还是因为自己的要求。

李衍没有直直飞入秦关城,虽说以他的身份,直接飞进去也不可能被治罪,但考虑到郑靖良日后还需治军服众,也是走了流程禀报通传。

修为最弱的徐若弗反而是第一个出城迎接自己的。城门口苏灵儿与其他人缓缓走出,并没有想要去和徐若弗争抢什么。

徐若弗扑进李衍怀里,李衍抱着她转了好几圈才放下,开玩笑道:“你这样子,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哼!借口!你跟灵儿姐都……都……你怎么不问灵儿姐以后怎么嫁人?”徐若弗嘟着嘴不满道。

徐若弗指的自然是每次大战完李衍总是搂着苏灵儿扬长而去的事情,显然还是耿耿于怀,没少吃苏灵儿的醋。

“啊?你灵儿姐跟你摊牌了?”李衍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试探着问道——这事儿……灵儿脑子里咋想的,怎么会跟她说呢?不是……这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摊什么牌?你俩有什么瞒着我的?”徐若弗敏锐地嗅到了李衍有什么秘密,狐疑地盯着李衍,看得李衍是心底发毛缄口不言。

“还能有什么?”徐若弗背对着苏灵儿,苏灵儿没好气瞪了李衍一眼,自背后揽住徐若弗的纤腰道,“当初打下兴安城,我们去干什么你不是跟着的吗?难道?你想支开姐姐我,跟他干点别的什么?好啊,你这妹妹,偷偷吃肉不给姐姐留口汤喝!”

苏灵儿恶人先告状,徐若弗被倒打一耙,转过身去把手探向苏灵儿咯吱窝挠起痒来,苏灵儿不甘示弱,一边笑一边也去挠徐若弗的腰,闹了许久才被李衍分开来。

“让你乱说!让你乱说!”徐若弗笑得都快岔气了,被李衍拦着依然不停对苏灵儿张牙舞爪。

“咳咳咳,停!”李衍知道是自己多心了,拍了拍徐若弗的背道,“小若弗别闹了!快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李衍说罢取出一件细鳞内甲,双手撑开放到徐若弗面前。以剑容的手艺,各种铁料的兼容性把控得极为精准,内甲轻柔无比,不比同样尺寸的丝绸短衣重多少。

“最有意思的是,你看,随便怎么折,揉成团都没问题。”李衍无意间手握着内甲上两处隆起,随手将其揉成了团,羞得徐若弗恨不得对着他脚尖狠狠踩上一脚。

李衍接着再度把细鳞内甲摊开,一拳迅速打出。这一次细鳞内甲却好像一整块铁板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形。李衍收起拳头,细鳞内甲又再恢复了柔软的样子,在微风下飘拂。

这就是剑容设计绝妙之处了,柔力之下细鳞内甲柔软无比,一旦受到巨力冲击,细鳞之间通过巧妙结构瞬间便连接成一块,将巨力化解掉大半,剩下的均匀分摊到身上每一处去。

“怎么样?厉害吧?”李衍丝毫没发现徐若弗的异样,直到被苏灵儿掐了一下后腰这才反应过来。

连不苟言笑的秦晴月都看出了徐若弗的尴尬,艾青也跟着笑了起来。徐若弗迅速收起细鳞内甲,埋头不语。李衍摸了摸后脑勺,又再将其他东西取出分给众人,一行人说说笑笑向着城内走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关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仙从磕头开始

龙少kiss

修仙从磕头开始

叶若轩

修仙从磕头开始

黑山老农

修仙从磕头开始

流秋寸风

修仙从磕头开始

纸火花

修仙从磕头开始

缘来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