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亦神亦魔》。

额尔德木图还有另外一层身份,是脱脱不花当年安插在漠北蒙古部落的一颗棋子,他能当上部落首领,也是对方帮助所致,现在就是动用他这颗棋子的时候了。

很快,这条消息就传到了二十里外的忽孛儿所部,在看到这张面前的天樞子開口道。

天樞子站在一旁聽到了秦輝的這一番話,之后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頓時眼神非常激動的看著面前的秦輝。

畢竟如果秦輝能夠在自己的天空當中同樣不止一個如此強大的陣法的話,恐怕以后的時間當中,他天樞峰的人......

白开心知道目的已达,无论轩绝顶高手,我敢说天下已没有

南幽冥洲境内,墓神山上。

一间金碧辉煌、蔚为壮观的大殿内,陈设简单,只有一鼎铭刻有奇特花鸟异兽的精致青铜香炉,再有便是大殿靠后堂的正中央位置有一张方方正正黑扬木大椅。

精致高足的青铜香炉鼎内升腾着袅袅青烟,伴随着细不可察的微小清风飘散于整座大殿内各处角落,那一股淡淡清香味,沁人心脾,使人神清气爽,凝心静气。

发出此清香之物名为玄玉香,乃是由玄玉石燃烧香味所散发出的清香,它有凝神静气增长修为之奇效,甚至于帮助神魂修行,但光一小块就价值五千块仙灵石,一般修行者可用不起。

 大殿正中央的椅子上坐着一个长相儒雅威严万分的中年男子,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往那一坐,不做任何表情和举动都可以让人感到一股不怒自威之感,显然是久居高位养成的威严之感,才会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害怕、危险、畏惧,且亦想远离,保持应有的距离,仍旧会不自在,让人自惭形愧。

 而在中年面前跪着四个汉子,那四人才喊了一句“山主”,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毕竟,这个事确实很棘手,也让人感到难以启齿,对于他们也很危险,因为知道的太多就死得越快,尤其是不该知道的事。

 这位被称为山主的中年男子,威严眉宇微微蹙起,不悦之色,溢于言表,狐疑问道:“没找到圣女?”

如果那清水河畔的俊逸青年在这,他肯定能认出这四人,他们就是将自己打伤而且还带走了暮雪诗的蛮七等人。

 之前那一掌推开蛮七的人,头皮发麻,但还是沉声说道:“找到了。”

 山主听他回答找到了,原本紧张心情松弛下来,一瞬,转而又眼眶微微湿润,竟有泪水噙着,一时按耐不住的激动,道:“一百年轮回,我的诗儿终于回来了。”

 那人见山主一时激动,虽然有些事即便难以启齿,但还是得说道说道,否则,其死不足惜,“山主,可是……”

那自称暮雪诗父亲的暮辛亥墓神山暮山主见四人苦着脸,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可是什么?”

那人头皮一阵发麻,吞吞吐吐,酝酿措辞,好一番儿才道:“圣女,她……”

可仍旧不见他找到什么合适的措辞应对那威严且气宇压人的中年男子,那正襟危坐的暮山主见他吞吞吐吐的样子,生气的问道:“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四人低下头不敢言语,暮山主转而看向,对那粗壮汉子道:“蛮七,你说?”

蛮七倒是个急脾气,也没什么心计,看不懂什么狗屁形势,也不难为情,耿着脖子,对于此事极不满意道:“圣女已嫁为人妇,而且已怀有身孕,三月有余。”

 暮辛亥听到蛮七的回答,立时篡身而起,青筋凸起,怒目圆睁,像是听到什么惊世骇俗之事,鬼使神差,脱口而出,失声而语:“什么?”

见得自家山主大惊失色,四人自知事情不妙,恍如大祸临头,自是将自个儿头颅埋得低低的,不敢吱一声,大气都不敢喘。

 面对如此意料之外之事,那身为一山之主的中年暮辛亥竟一时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处理这般棘手之事,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那孩子的父亲是谁?”

蛮七等人皆是连连摇摇头,表示不知。

 那暮辛亥见此,继而再问道:“那孩子的父亲……”

粗壮汉子蛮七道:“没敢杀,山主您交代过不要杀人,那里的业障缠身不好破,所以我们也就没敢杀,怕毁了道心。”

那个地方,修行之人不可随意伤杀生灵,否则,事后就会觉得自身如火烧一般,焚身啐骨,修为自损,甚至是道心种魔,明珠蒙尘,自此修为沉沦不振,一步难进。

而其中,缘由谁也道不清说不明。

因为曾经就有修行者误入其中,恃强凌弱,擅杀生灵,最后导致了这业障缠身,焚身浴火,粉身啐骨而死。

更有甚着原本锦绣繁华的大好修行前程,只因杀了那小世界生灵,后来心生魔意,走火入魔,道心蒙尘,变得脾气暴躁,无法凝神静气,甚而自毁于此,修为不进。

所以然之,自此以后,任谁也不敢轻易在这座轮回小世界杀人。

 暮辛亥想了想,终究是无奈万分,亦不可如何,只得道:“算了,一个凡夫俗子而已,也惹不出什么风浪来。先带我去见她。”

几人将圣女安置何地告知山主后,便纷纷告退离开。出了大殿之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手心手背,身后背脊都是冷汗,好在那山主大人没跟他们算账,否则,他们就出不了这一道大门。

 圣女殿内,暮辛亥看着闭着眼安静躺在

卡口兵士开始挪动拒马,打开通道。赵刚一挥手,消防军兵马往前涌去。

就在此时,对面街口火把闪耀,一队兵马转到前方大街上。几个骑着马的人被大批兵士簇拥着朝卡口方向而来。远远的,他们已经看到了街道上的拒马打开,一群黑压压的人站在对面街心,顿时有人高声喝道:“马都头,干什么呢?为何移开拒马。”

那都头一看,忙挥手道:“先莫动,好像是常将军他们到了。”

那都头快步朝对面兵马跑去,来到几匹马前禀报情形。这边厢,方子......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亦神亦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劫后长生

太师椅

劫后长生

鹤亥磊

劫后长生

超级麦克风

劫后长生

位面劫匪

劫后长生

天丛

劫后长生

雪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