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因后果》。

他已看见了一柄雪亮的刀,快刀,小鱼儿拉了拉,铜环本来动也

此时那白鹿书院二长老与崇阳书院三长老也是缓缓走向洛崖,看着洛崖手中的赤神戟与那乾坤戒里的传承之物也是有着一抹向往,如今他们心中已经是没有了那白帝!

“将你的乾坤戒交给我,还有那赤神戟,保你能平安离开这里打车吗?”

唔,没错,这城市太大了,走路不知要逛到猴年马月,乘车才是最正确的游逛方式。

秦烽心说,正准备去拉车门,却突生警觉,旋即迅速闪身,远离出租车。

“呼”

“嘭......

”楚留香沉吟了半晌,又问道:;说不定她和杜老大暗中有一手

煌羽率人來到沙地中,眼前的景象,使他有些膽寒,橫七豎八的干癟尸體,皮囊包裹著骨頭,猙獰的面孔令人頭皮發麻。

他們就好像是被什么東西吸干了體內的精血,但沙地四周并沒有妖獸,甚至連大型妖獸活動的跡象都沒有。

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殺死了這么多人,但又不曾留下絲毫的痕跡,這就讓人有些想不通了。

奇怪的是,有幾具尸體身上停留著幾只蝴蝶,一雙輕翼由九種顏色組成,色彩鮮艷,條紋清晰。

也許是它的顏色過于艷麗,掩蓋了那一對細小的血瞳,又或是散王殿眾人的心思都在干尸上,一時忽略了它們的存在。

“羽大人,我看咱們還是回去吧,這個地方太詭異了。”煌羽身后的一名散王殿弟子嚇得面色蒼白,率先說出了撤退的想法。

“幾具干尸而已,沒什么好怕的。”煌羽故作從容地笑了笑,以此來緩解死寂的氣氛。

如果散王殿弟子都有了后退的打算,那么他一個人,是絕對不可能找到瀟雨盈的,只有在他們的庇護下,他才能繼續向前搜索。

為了給其他人增加信心,他故意裝出一副毫不畏懼的樣子,實則他心里也是十分恐慌,擔心會遇到實力強大的妖獸。

煌羽對身后的散王殿弟子說道:“立即召集散王殿所有弟子來此,大家只要靠在一起,即便是遇上大妖,它也不能把我們怎么樣。”

幾名弟子點頭,紛紛離去。

“去,過去看看有沒有活口。”煌羽不敢上前,只好命令身后的其他人過去查看,萬一有什么意外,他也能全身而退。

散王殿的弟子聞言,也是有些畏首畏尾,他們非但沒敢向前一步,反而是齊齊向后倒退數步,只留下煌羽一個人站在前面。

他扭頭看向眾人,指著他們,厲聲訓斥道:“怕什么?!你們不去,難道是想讓我親自去嗎?”

瞧見他們無動于衷,他作勢要親身上前去查看,但卻被散王殿兩名弟子給拉住了。

煌羽身份尊貴,萬一在這里出點什么閃失的話,他們可沒法向大長老交代。

“不是我說你們,如此貪生怕死,遇上大妖你們都得尿褲子。”煌羽這一譏諷,倒是有幾位膽子大的人走了過去。

咔的一聲,干尸的一只眼球滾了出來,一名散王殿弟子聽到聲響,仔細看著趴在地上的干尸。

空洞漆黑的眼框內,突然涌出一對黑色觸角,血瞳緊隨其后的暴露出來,那人好奇地蹲下身觀看。

咔嚓!

干尸的眼眶被一雙翅膀劃開,并向散王殿的那名弟子飛來,鋒利如刀刃的九彩羽翼劃過他的脖頸。

一道血痕噴出,那人連話都未能及時喊出,瞳孔大張的他就已失去了生機,體內的血液如泉水般噴涌。

這一幕,可把站在不遠處的煌羽給嚇壞了:“怎么回事?!”

他話音未落,便聽到了幾聲慘叫,身處干尸中的散王殿弟子相繼倒下,干尸體內的蝴蝶陸續飛出。

很快,干尸上空就已被九色蝴蝶侵占,它們揮動著流光溢彩的羽翼,每揮動一下,就有些許微光沒入虛空中。

煌羽看著空中的九色蝴蝶,嘴巴顫抖道:“這。。。。。。這。。。。。。這究竟是什么妖獸?!”

“羽大人,別看了,快走吧!”他身后的散王殿弟子用力拽著他。

當煌羽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蝴蝶張開羽翼,帶著一串流光,急速向他沖來,死亡的窒息感使他難以呼吸。

面前滿是九色蝴蝶的影子,他自知無法逃脫,也就不做多余的掙扎,索性站在原地等死。

千鈞一發之際,一道劍氣沿著煌羽的鼻尖掠過,數十只蝴蝶被斬落,落地后的蝴蝶掙扎了幾下,散發光芒的羽翼也逐漸暗淡了。

一陣寒風吹過煌羽臉頰,他的面前站著一位左手扶刀柄,右手持劍的紅發男子,而這個人正是刀府的軒一。

“得救了。”臉上毫無血色的煌羽深吸一口氣,旋即癱坐在地。

“九彩流光蝶。。。。。。難道說。。。。。。”軒一望著眼前的九彩流光蝶,眸光深邃,但也僅僅是一瞬。

他幾劍過后,上百只氣流七八境的九彩流光蝶盡數被滅。

軒一將手中長劍放入劍鞘,逐風,吳刀大等刀府弟子也趕了過來。

煌羽此刻臉色極為難看,他帶來的散王殿弟子,竟然在他危急存亡之際丟下他逃走了,如不是軒一出手相救,他這條命可就不保了。

看到刀府眾人走

但是片刻之后,韩立言就恢复了神色,只面带尴尬地笑了笑道:“也是,你是夏正良的师傅,肯定见多识广。”

  “我都来到这里了,那就见一见她吧。”徐浪也不多解释,就朝着那条走廊走去。他当然不会告诉对方,在古墓的尽头还有石室,石室里有生人的气息,都是那个“助人为乐”的灵官前辈告诉他的。

  韩立言看徐浪这就往里走了,还想阻止,但始终是有所顾忌,就这样一个不断往前,一个劝阻无能,最终徐浪在走廊的尽头转身,看到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前因后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元咒

酒宝

九元咒

陆炎

九元咒

灿诺星河

九元咒

西瓜黄

九元咒

米粒小风

九元咒

小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