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烈焰的名义!》。

依风胸怀大慰,情不自禁地唤道:露妹!他试了已经有两百七十六次了,海水却只冷不暖

周安向着西北边的那个分支河游去,当游到一半的时候,周安看到前面有四个人也向着那个方向游戏着。

这四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河底走着,好似河水在他们的面前视若无物。

这四个人三男一女。

這次和江景關系要好的,沒有人在對他失望了,而是都對曹家家主和嚴騰怒目而視。

這就是故意刁難。

而現在星武帝國各大城主以及家主都在這里,就算是明莫淵也不能直接就此事做決斷,翻過此事。

畢竟曹家家主要求的也沒什......

店老板的手摸到后腰上就顿住了,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他身后几乎无时无刻都别着一把从黑市买来的大黑星,弹匣里永远都填装着七发子弹,此时黑星的撞针已经被他给拉了起来,不到两秒钟他就能把枪抽出来然后一枪崩了面前的人。

但这时他手摸上了黑星却没有抽出来,表情一变最变,最后咬牙说了声“你他么的”慢慢的把撞针又给推了回去,然后转身来到柜台里从里面拿出那个风水罗盘“咣当”一声扔在了柜台上。

王长生说道:“我差一点就想说,刚刚的话可能讲晚了,你不是三月之内有血光之灾,是今天就该有了。”

店老板冷笑着说道:“你觉得你自己挺行呗?”

王长生淡淡的说道:“不信你可以试试啊”

店老板愣了下,摆着手烦躁的说道:“东西你拿走,话扔下,别磨叽。”

王长生拿起罗盘放在了长袍里,说道:“你的命宫星东移,上有血气,明显是要在东方见血,所以你最近肯定是要往东走,印堂上血气翻腾不止隐约发黑,这是大难临头的征兆,两者一综合说明你的血光之灾来的有点大,有七八成的可能性连命都保不住,不过我看你不像是阳寿将近的面相,倒也不一定是非死不可。”

其实人死之前都是有征兆的,不论是天灾,横祸,还是自然老死,只要在一定的时间内死了那种征兆在懂行人的眼中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电影和电视里算命先生说的我看你印堂发黑然后什么什么的,这种话也不是空穴来风随便胡掐的。

人若在七老八十的年纪老死了,身上必然会带着一种很难为的臭味,他一张嘴说话你离着半米多远都能够闻得到,这种老人味就是死气翻腾了出来,不出一年肯定会到寿,人若是大病将死,面堂上尤其的明显,最突出的表现就是脸色一片漆黑发乌,这就是生气逐渐离体,半年左右肯定离世,若是突遭横祸的话那就是印堂乌黑且还泛着血气,三月之内肯定遭逢大难。

人死有征兆,这一点在中医的望闻问切中的前两点其实就能够找到足够的理由。

店老板听闻王长生的话脸瞬间就耷拉了下来,手指“吧嗒,吧嗒”很有节奏的敲着柜台的玻璃,明显是特别的烦躁,他拧着眉头从身上掏出一盒烟扔给了王长生一根,自己点上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有破么?”

“有啊,你不往东边去不就得了,你命宫偏东,就是要在东边犯事,你反其道而行必然会躲过这一劫,老实在家呆着哪里也别动,挺过三月万事大吉。”王长生理所当然的说道。

店老板捏了捏拳头,咬着烟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要是有的选肯定就不去了,我是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这一点肯定改不了的,我问你的意思是,能不能给我算出来我人即便是去了,然后是不是也有可以躲过这一灾的法子。”

王长生愣了愣,然后挠了挠鼻子,看着他笑了:“呵呵,白算啊?”

店老板表情顿时僵了,咬牙骂道:“你他么这是趁火打劫啊?”

“一码归一码,我要你这风水罗盘是等价置换,你给我东西我点出你三月内有难,刚才的交易已经完事了,但你又让我帮你算如何躲过这一劫,朋友,这明显是另外一门交易了。”王长生手指点着桌子,掷地有声的说道:“咱俩也不熟,我肯定不可能平白无故为你泄露天机,你也知道,我这么干是很犯忌讳的,因果循序下我也得被连累,给你算完了事后我还得想办法弥补过去,你说我能白给你算么?”

店老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里尽管挺不爽的,但也知道对方的话没有诓他,他低头寻思了片刻然后又弯腰从下面把王长生之前看到的那个玉蝉给拿了出来,说道:“这也是个好东西,玉很灵的,是我从元末明初的一个古墓里带出来的,当时这块玉被咬在一个死人的嘴里,尸体都没有被腐,明显是这玉镇住了里面的魂,我刚把玉取下来这死人就他么诈尸了,我费了不少的劲才给解决掉,你也是懂行当的人我不忽悠你,这玉蝉不是死玉,戴在身上也没什么事。”

王长生拿过玉蝉,触手就感觉有一阵凉意,他凑到眼前仔细观望了片刻,发现这玉的质地除了不错以外,里面确实挺有灵性的,古来总有懂玉的人会讲玉都是有生命的这种话,一般人可能很难理解,但好此道的人却一点都不诧异,因为一块上好的玉从某种层面上来讲,确实也有死活之分的。

王长生想了想,觉得这玩意自己留着暂时似乎也没什么大用,但放到以后也没准会用得上,就给收了起来,然后说道:“行,我给你算一道躲过这场劫。”

“呼!”店老板轻吐了口气,点头道:“谢了!”

“你是干刨坑的我要的东西你应该都有,一块黄布,一张符纸还有朱砂和笔墨,外面有柳树条,你去折几根过来……还有,你生辰八字。”

店老板犹豫着说道:“你应该不会坑我吧?”

“呵呵,咱俩有仇啊?还是你抱着我媳妇跳井了,无仇无怨的我没必要坑你然后让自己沾上什么因果”王长生摊着手,说道:“你要是不信,那就另请高明呗,我无所谓的。”

店老板也是无奈,自己的生辰八字交出去了,以后对方要是想坑他的话,那可就太容易了,但不给八字又不行,他左右思量了片刻就点了点头,走出了店外来到小河旁折了几根柳树枝回来,然后把对方要的其他东西也准备了出来。

“没看出来你的命还挺硬呢?”王长生掐算着对方的八字说道。

店老板说道:“当年我师傅收我的时候就说了,看的就是我命硬,要是不硬也干不了他们这一行,你也说了挖人祖坟容易遭报应,不得好死,我也得亏是命好一些,不然干了这么多的买卖可能早就折在哪个坑里了,唉,我们这行不好干啊,挖个坑下去,运气好弄点货上来,弄不好可能自己直接就被埋在下面跟那些骨头架子作伴了”

王长生在纸上写着对方的八字说道:“知道利弊就好,额外送你一句话,刨坑赚的钱最好散出去一些做做好事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也是能抵消一些因果的,这一回我给你扎个小人,等你出门的时候带在身上,时刻都不能离身,什么时候发现扎的人断了什么时候你那场劫算过去了,命可能是保得住了,但是说不得你还得受点别的什么苦难”

店老板点头道:“值!”

“姓名?”王长生写完他的八字后问道。

“唐昆……”

王长生写完他的八字和姓名在纸上,又将他折来的柳枝扎成了个人形的柳条人,再用符纸包在了上面,他抬头跟唐昆说道:“自己咬破指尖,把血滴在柳条上,从今以后三月不能洗澡,这东西随身贴带一刻都不能离身,晚上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底下,豢养一段时间差不多就能成了。”

唐昆皱眉问道:“替身么?”

“你倒是有点见识”王长生点头道。

“以前见过人做,跟南洋的那帮和尚养小鬼是一个意思,你能做出这个替身符出来,那我给的两样东西,算是没亏本了。”唐昆挺欣慰的,知道自己可能是碰上高人了。

王长生扎的是个替身,也就是唐昆的替身,我们隔壁的隔壁有个信佛的国度,他们很是擅长做佛牌养小鬼叫什么名字,到這來做甚來了?如果二位不方便回答,那恕我不奉陪了,二位請便吧。”

姓王的干笑了幾聲,說道:“朋友別忙走呀!在這荒郊野嶺的,遇到一個人活人多不容易,你先別走,又能走哪去呢?不就是要知道咱們爺們的名字嗎?那有何難!你聽好啦,我叫王山,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一聲‘牛脾氣’。我身邊這位,姓李,叫李開,他可不得了了。”

柳長歌“哦”了一聲,心道:“有什么了不得,不就是個不要臉的賊么?”

姓王的看柳長歌神色輕蔑,又說:“小兄弟,你別不信。李兄乃是四海一劍顧向前的徒弟,劍法得到過顧向前的指點,人送外號‘和平劍’,這下你可知道了?”

柳長歌拱拱手,露出一副極不情愿的模樣,用很老生的口氣說:“原來是‘牛脾氣’和‘和平劍’,久仰大名。”其實,他才多大,哪聽過王山和李開的稱號?

不算天山居的弟子和黃青浦,江湖上的人,他攏共就認識三個。

黑白二鬼以及邪醫罷了。

柳長歌暗中思考:“原來這個姓李的是顧向前的徒弟,是真徒弟,還是假徒弟?他稱為‘和平劍’,又用寶劍,本是自是首推劍法了,難道也練過‘逍遙劍法’么?若真是如此,他還是我的師兄呢!不過此人雖然生得優雅白凈,可眼中浮佻,神色不善,似乎不是好人,若真是顧向前的徒弟,又怎么會說出那番話來?是了,這廝絕不是顧前輩的弟子,他是來這里找尋顧前輩尸體,盜取前輩武學的。這倆人,一定是合伙誆我來,我不能上當。”想到這里,柳長歌冷笑不語。

這李開是什么人呢?

當年長明道與焦海鵬帶著尚在襁褓中的柳長歌突破了層層阻礙,一路南行尋找黃青浦的途中,不是遇見過一個破廟么?

當時在廟里遭遇了三個人,其中就有李開一個!

當時離開投靠了奸王童忠沒有多久,深得奸王的器重,奉命追殺柳長歌,自稱是顧向前的弟子,最初還讓長明道忌憚幾分,下手留情,可到后面被打回了原形,承認不過是跟四海一劍顧向前有過幾面之緣,乃是當年顧向前被惡賊偷襲受了重傷在他家中養過傷,他假借名號而已。

“和平劍”李開盯著柳長歌,認定小子與顧向前必有關聯,不是徒弟,還能是什么?心中猶疑不決,他想:“不知小子手段如何,若得了顧向前的真傳,那還得了?!真打起來,我與王兄兩個肯定不是對手,這邊如何是好,莫不如,試他一試。”

想到此間,李開笑了笑,開門見山地說道:“小兄弟,咱們真人不說假話。我們二人來到山谷,乃是為了尋找我師父的下落,而你手中拿的,正是我師父的長槍和寶劍,劍叫‘辰劍’,槍是‘亡槍’,我很想問問朋友,我師父他老人家,現在何處?”

李開說完,笑瞇瞇地盯著柳長歌,面色卻是十分凝重,帶著一股子兇狠,看得柳長歌渾身發毛,暗叫:“不好,不好,惡賊果真認出顧前輩的兵器來了。”

柳長歌往后退了幾步,神色有些難堪,他怕對方窺測出自己的緊張來,忙把心緒一沉,暗暗的長吁一口氣,連連擺手,繼續他死不認賬策略,笑呵呵地說道:“不對,不對,你可說錯了,你師父是誰,我是沒見過的,姓顧的在何處,我怎么知道呢?這槍自然是我的,朋友你認錯了。”

李開見柳長歌死皮賴臉,胡攪蠻纏,心頭燃起怒火,把臉一沉,口氣卻異常的平靜,遲遲不敢動手,他說:“朋友,自家師傅的兵器我豈能認錯?朋友休要狡辯了。這兩件兵器是與我師傅形影不離的,怎的落到你的手中?我看只有兩個理由···”

牛脾氣王山在一邊接應道:“什么理由?”

李開嚴肅道:“王兄,你說,這兵器,是不是我師父的?”

王山登時明白了李開得容易,忙笑呵呵地道:“的是如此。顧前輩以槍劍為二絕,槍是‘亡槍’劍為‘辰劍’江湖上盡人皆知,聞名遐邇。人世間絕無第二把‘亡槍’第二柄‘辰劍’。至于如何落到這個小兄弟的手中,倒是一樁懸疑。我是很愚笨的,還請李兄代為解答。”

李開和王山一問一答,一唱一和,字里行間的意思,好像李開才是顧向前的徒弟,而柳長歌不過是盜取了顧向前兵器的竊賊。

柳長歌到底是經驗尚淺,不是兩個老江湖的對手,有些急了,心想:“兩個人好可惡。你李開算是哪根蔥,從哪里蹦出來的?只怕是你認識顧前輩,顧前輩不認識你吧?”

柳長歌心中不忿,說道:“就算我手中的兵器是顧前輩留下來的,又能怎樣?請問你說的理由,又是那兩個?別拐彎抹角,猜謎語,咱們暢所欲言便了。”

李開伸手一指柳長歌,哈哈大笑,對王山說道:“王兄,你看,這小子不經說,卻是先急了眼了!”

王山笑道:“可能是被李兄掀去了遮羞布,惱羞成怒了,哈哈哈···,你瞧,眼睛瞪得比牛眼還大!”

柳長歌果然中了兩人的激將之法,氣得心臟噗噗地跳,他義憤填膺地道:“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少在這里嚼舌根 。”

李開面色一變,厲聲道:“小子,這兩件兵器如何落到你的手中,你心里比我們還要清楚!師父只收了我這么一個徒弟,我原想是他老年生活寂寞,又收了你作為弟子,劍與槍是他傳給你的,現在看來,是我錯了,兵器定是你盜來的,現在也該物歸原主了吧?”說罷,右手拔劍,只拔出了半截,乃是嚇唬柳長歌用的。

他不知柳長歌斤兩,是不是得到過顧向前的傳授,是而不敢大肆搶奪。

李開料顧向前此刻勢必死了,覺得柳長歌一個毛頭小子,即便有扎手的本事,總歸比江湖上老狐貍好對付。一想到顧向前埋骨在此,絕世絕學與神兵利器近在咫尺,唾手可及,他便急不可耐,難以控制,恨不得立即上手,殺了攔路小鬼,達成一生所愿。

柳長歌看對方拔劍,意思是要戰,他暗叫:“來得正好,小爺我等多時了,正拿你們量量小爺三年修行的成果。”

一言不合,柳長歌先握槍,準備用《避世槍法》御敵,旋即擺出出招姿態,雙手握槍,斜橫前胸,乃是一招“聽濤觀海”,下一招無論敵人如何進攻或者防守,槍就是直奔敵人心窩刺去了,但絕不讓對手看出來這槍要如何扎,從那扎,所以才是《避世槍法》的精髓所在。

可惜柳長歌平時只是一個人練,無人喂招,一經對敵,未免生疏,這一擺槍,倒像是同村的小孩子相耍游戲,腿上稀松,腰桿傴僂,握槍也似乎沒有力氣,毫無壓迫感。

李開“呦呵”一聲,燦笑道:“小子,你還要當著大爺的面逞兇不成?物歸原主是自古不變之道!你要耍橫,那可不中。大爺就陪你小子玩玩。”說罷,倉啷一聲,長劍出鞘,映日出現一道光芒,提步向前,往柳長歌欺身而來。

柳長歌大怒,罵道:“兩個狗賊,你們之前說的話可還記得?我是記得清清楚楚!你們休要顛倒是非,玷污顧前輩的英名,他根本沒有你這種恬不知恥的弟子。賊子們想要奪槍,放馬過來。”來字一了,松左手,槍交右手,將槍頭一甩,右腋夾住槍身下端,提步上去,卻是毫不畏懼,迎著李開,長槍出籠,運用《避世槍法》中的“飄”字訣,狠辣辣直挺對方心臟。

是个头戴着毡帽的青衣人。叶什么?叶灵道:盖住你的脑袋小蛮道;.顾公子正在悄悄和我留香暗暗叹息,难怪雄娘子对自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以烈焰的名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山河万朵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叫偶爬爬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风流书呆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叶语悠然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单手开宾利

银河系人类生存指南

若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