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友》。

她又开始喝酒,一日就把剩下来的?若非我早就见过你,早巳看

萧景先,南兰陵兰陵人,太祖从子也。景先少遭父丧,有至性,太祖嘉之。及从官京邑,常相提携。解褐为海陵王国上军将军,补建陵令,还为新安王国侍郎,桂阳国右常侍。太祖镇淮阴,景先以本官领军主自随,防卫城内,委以心腹。世祖为镇西长史,以景先为镇西长流参军,除宁朔将军,随府转抚军中兵参军,寻除谘议,领中兵如故。建元元年,迂太子左卫率,封新吴县伯,邑五百户。是冬,虏出淮、泗,增司部边戍兵。义阳人谢天盖与虏相构扇,景先言于督府,骠骑豫章王遣辅国将军中兵参军萧惠朗二千人助景先。惠朗依山筑城,断塞关隘,讨天盖党与。景先严备待敌。虏退,进号辅国将军。景先启称上德化之美。上答曰:“风沦俗败,二十余年,以吾当之,岂得顿扫。幸得数载尽力救苍生者,必有功

第一百七十六章 孙思邈要离开太医院

安平村,杜如晦此时正在里村口不到三里的地方办公,李二将救治天花的任务交给了他。

而任务很简单,就是按照李峰的办法,给全村人种痘,不管是已经得了天花的村民,还是天花还没有发作,潜伏在体内村民,亦或者是根本没有被感染的村民,他们都会被强制要求种痘。

如今已经过了两天了,今天是第三天,他们比李峰种痘种的晚一天。

“大人,安平村,已经有村民开始退烧。”一个太医院学徒来到杜如晦......

适某所某时而归又云舆饰可,一如岁月静好。在这样的

周民为男人打抱不平,不曾想吃了一个钉子,很是尴尬,不由得心中大怒,便在言语上讥讽了几句,其实,那被困在垓心的男人,武功着实不错,能在三个人的夹击之中,游刃有余,一杆单枪用的也是出神入化了,武功跻身江湖二流,应当没有什么问题。

可这个人脾气很怪,不但谢绝了周民的好意,还对周民生出了敌意,当他说完话,短枪一挥,逼退三人,向着周民走来,口气生硬地说道:“你在我的面前,自称大爷,武功应是不错,我现在还有大把的力气无处用,不如我们玩玩如何?”

周民也是硬脾气,说道:“你这个人,好赖不知,是在混蛋,我正想要教训你,来就来。”说完,往前走了一步。

那男子一挺短枪,将要刺过来,便在这时,柳长歌插入,说道:“住手,朋友,我们只是路过,听到这里有打斗声,一时好奇过来瞧瞧,并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原来柳长歌看出这人武功不错,周民单打独斗并非是这个人的对手,而且京城遥望在即,柳长歌不想多生事端,与人结仇。

男人一看柳长歌长得面容英俊,微微一愣,短枪向地,说道:“你又是谁,报上名来?”

柳长歌笑了笑,说道:“在下姓柳。”

男人哼了一声,说道:“我看你武功也很不赖,实不相瞒,不是我夸口,你这朋友不是我的对手,没什么好玩的,若是可以,我希望可以向你讨教几招。”

柳长歌眉头一皱,心道:“这人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要与人比武,莫非是个痴人?”江湖上形形色色,很多人,一心痴迷无疑,便跟眼前这个人相似。

柳长歌却不是怕他,他知道这种人很是难缠,固然可以取胜,也需要浪费很多时间,柳长歌摇头笑道:“我只是会些皮毛武艺罢了,是在难登大雅之堂,怎可在好汉的面前献丑?”近距离打量这个人,长着一副高大的身躯,四肢如同水牛一般健硕,长相颇为凶猛,衣着华丽,柳长歌猜测,这人的身世背景也是不凡。

这人见陆长歌避而不战,并没有进一步索战,便把矛头指向了身后的三个人,说道:“你们三个废材,咱们斗了一个时辰,你们还是打不赢我,若是一个个的来,早就落败了,老子不跟你们打了,你们快些走吧。”

后面这三个人个个气的面红耳赤,经过一场大战,气喘吁吁,听到对方侮辱,当中一个人怒道:“臭小子,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惹上了我们三江流,你还能善了么,咱们三兄弟,生在一起,死在一起,无论对付任何人,都是一起上,你一个人是我们三个人,你一百个人,也是我们三个,你这厮欺人太甚,今天休息完整的离开。”

男人嘿嘿一笑,说道:“我有心饶你们一命,你们还不领情,罢了,那就接着打,今天我还没有尽兴呢,难得能找到几个能打一个时辰的对手,来来来,咱们换个地方接着打,莫让别人打搅了咱们的性质。”下一息,三支羽箭紛紛掉落,根本沒有穿透林小劍的身體。

竟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擋住了這三支羽箭,將林小劍救了下來。

“我去!難道我身上有刀槍不入的避彈衣嗎?這么神奇,竟然把三支羽箭擋下來了!東皇老匹夫都說看不透的寶貝,是真的嗎?會是什么寶貝?”

林小劍渾身上下左右摸索,卻也并未發現由任何異常之處。

其實東皇無明并非單純惹是生非,他的目的很明確,他冒林小劍之名惹事,正主林小劍負責平事,不管林小劍用何種方法,或是打或是跑,但就是不能求饒,這也是東皇無明對林小劍的另類考驗。

修士逃不過修真界的紛爭,免不了要踏足其中與他人一較長短,只有靈活應對各種危機,方能在修真界立足,否則只能成為他人修煉路上的墊腳石。

林小劍雖也明白這個道理,但始終未能親歷修真界的殘酷,故而既不反對東皇無明的這種考驗方法,也沒太把東皇無明的此種考驗當回事。

經歷了眼前事,林小劍方才有些醒悟!至少他悟出了一個道理:危機當前,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警惕!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放松!

要不是方才有神秘力量阻下了三支羽箭,林小劍必死無疑了。

“那個,師父,你到底惹了誰,如此心狠手辣!”林小劍顧左右而言他。

“哼!現在知道叫我師父了!不是東皇老匹夫嗎?”東皇無明有些憤憤道。

“咋的!難道你不該被罵?你愿意看著獨一門的一根獨苗慘死在你的風流債之下?你就不怕我到了地府,到時候我告到師爺、師祖他們那里去嗎?到時候看你還敢不敢這么欺負我!”林小劍假裝生氣,搬出師爺、師祖嚇唬東皇無明。

東皇無明雖然有些不正經,但一提到自己的師父和師爺,那也只好轉移話題:“為師也沒惹誰,就閑逛的時候在客香居見一個姑娘正在洗澡,咳咳,為師就看了兩眼。沒想到被那姑娘發現了,還扇了為師一巴掌,后來的事你就都知道了!”

林小劍一聽簡直氣炸了:“東皇無明,你個老不羞!偷窺姑娘洗澡這種事你也干得出來!你不知道客香居那是接待貴客的地方嗎?你還被發現,被扇耳光!你是離得有多近去偷窺?你別告訴我你進了人家房間!”

“房間好像是進去了的!咳咳!也不怪為師啊!是那個姑娘太奇怪了!為師竟然也不知不覺被吸引了!”東皇無明辯解道。

“我就不該帶你出來,我也不該答應你的條件,更不該帶走鏡空界!就該留你在通天魔島中魂飛魄散”林小劍臉色一黑,悔不當初:“現在好了!我林小劍真的要出名了!我成了淫賊了!”

“我要回藍星啊!”

林小劍無比郁悶,他原本是藍星人,卻被不明不白地弄到了現在的地方:不滅天。

他還不明不白地拜了師,師父還啥事不干專坑自己,這樣的生活簡直讓他生無可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旧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瀚海澜冰

泼墨飞雪

瀚海澜冰

九爪龙魂

瀚海澜冰

沉舟钓雪

瀚海澜冰

镜芸

瀚海澜冰

爱吃嫩草的牛

瀚海澜冰

大烟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