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霸道的铁兰山》。

会稽余姚人也。少有高名,显见得这些顽皮的少女

潮濕陰冷的地下水牢,比鮫人族的水牢更加陰冷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空氣中彌漫著瘆人的血猩氣。突然黑暗中鐵門被推開。

微弱的光透了進來,照在霽寒毫無血色的臉上,手臂粗細的鎖鏈穿過琵琶骨將他整個人拉起,手腕處紅色的血液如蚯蚓般蜿蜒而下滴入瓶中。

一只纖細的手托起霽寒的下巴將一粒赤紅色的藥丸塞進他干裂的嘴唇。

“為何不讓我死的痛快點!”虛弱嘶啞的聲音自霽寒口中發出。

霽寒清楚的知道那粒藥丸有很強的生血功效,若不是那顆藥丸自己此刻也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就是因為這藥丸才讓他放了數日的血依舊活著的原因。

“與其痛快的死,受盡折磨和屈辱!也許會更有意思呢!”沐雅借著一絲亮光看著霽寒俊逸消瘦的側臉冷冷道。

“呵呵…”沙啞的笑聲從霽寒干涸的喉嚨里發出,顯得低沉刺耳。

“為何要笑!現在的你不是應該恐懼、顫抖或者憤怒求我讓你死快點死嗎!”沐雅滿臉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個,生命漸漸枯竭,沒了初見時翩若驚鴻的男子。

“魔族弒殺,沒想到多年后羽族竟也與魔族無異!”霽寒冷笑。

“這些都是拜魔族所賜,我們的痛苦又有誰知!我六歲便被送入這谷中,跟在閣主身邊研習醫術,自那時起,我再未見過我的父母!像我一樣的孩子數不勝數,他們跟我一樣沒有選擇的權利,終其一生研制丹藥!這個丹城中的所有人皆是如此!你知道嗎?我也曾幻想過向谷外,也想過平凡人的生活!可我深知,一天未研制出治療羽族靈氣凝結的藥物,我便一天不能離開此谷!從那時起我便倍加努力,幻想著能早一天研制出藥來!改變自己的命運!還好,我終于等到了改寫命運的機會!”沐雅依舊盯著霽寒。

“我就是所謂的機會?你救我也是因為這個!”霽寒終于明白了被放血的緣由,嘴角扯出了一絲冰冷的笑意。

“說的沒錯,那日就算少主不讓求我救你,我也不會讓你死!你的血就是我們等了千年的藥!我之所以會救你,幫你恢復元氣,正是因為你的血液里融有鳳凰精血,鳳凰一脈與羽族本屬同源,他們的血可治羽族靈氣凝結之癥!整個羽族,需要很多你的血!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已看出你與常人不同!不過沒想到你便是閣主等了千年的人!”沐雅渡到霽寒身邊盯著他的眼睛微笑道。

“難道你們早就布局好了,在請君入甕!”霽寒閉上眼睛不愿再看沐雅一眼。

“你很聰明!可聰明反被聰明誤,早已有人料到你會來此!”沐雅淡淡一笑道。

霽寒此時明白了一切,可也讓他覺得從未有過的寒意,他費盡心思要找的那人對他了如指掌,他的一舉一動都未曾離開過那人視線般!這種活在敵人眼皮底下的感覺能不讓人心生寒意!

且此人擁有著讓人懼怕的能力,掌控北澤王,連羽族似乎都在聽命與他,更可怕的是連巫山之上那個神族的銀發男子也與那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想到這里霽寒忍不住咬緊了牙關。

此刻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在嘲弄著霽寒!之前 之后她哥在信中还提到了张青林,让她务必找到这孩子,好好照顾他,陈笙箫开始并不知道张青林的父亲跟她的哥哥有什么深切关系,所以后来开始调查张楚阳找到了其住处,那时候张家早就没有人了,派出去的人说在山西有线索,就一路查到了北京,后来还得知张青林跟自己的表外甥走的很近,再加上当时北京正是房地产业发展迅速的时期,索性就搬到了北京。

  张青林没有想到陈笙箫的哥哥当年与父亲在一起,张青林激动的问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父亲他还活着吗箫姐?”

  “老张,你别激动,你先让箫姨说完,来,坐下。”程澈见张青林情绪高涨,赶紧将他按坐到沙发上。

  陈笙箫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最后一次收到的信是在一年前,他们那时候正在陕西。”

  她哥所有的信件都是由一个外号人称码爷的人送过来的,这码爷送完最后一封信就不见了,也没有听到有关码爷是生是死的消息。

  这码爷究竟长什么样子没有见过,他每次都是深夜到访,穿着严谨,行踪诡秘令人琢磨不透,这一年多就找这个码爷,陈笙箫也是费了很多人力物力。

  陈笙箫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码爷,就很难再知道我哥和你父亲的消息。”

  “这个码爷到底是何方神圣,连箫姨都找不到,会不会人早就已经死了。”程澈点着下巴,不瑕思索的说道。

  “找不到人不证明就死了,一定还有希望,也许找到码爷就找到我父亲他们,箫姐,你还知道多少有关我父亲的事情,请告诉我。”

  陈笙箫说道:“与码爷相关的人倒是有一个,只是这个人比较特殊,我不好出面,所以要见这个人,就必须让程老爷去引荐。”

  “我家老爷子?姨,别开玩笑了,他能认识什么大领导啊,现在连公司都不去,其他就更别说了,天天待在家里坐享其福。”程澈一脸嫌弃的说着。

  自从程澈他妈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以后,他父亲就找了个小老婆,不知道那狐狸精给老爷子灌了什么迷魂汤,老爷子什么都依着她,还说老爷子年纪大了该退休了,就想着让她弟弟接管老爷子手上的其他生意,所以才这么着急让程澈回来。

  “亏你还是他儿子,什么都不知道,”陈笙箫说道。

  “箫姐,那人是谁,我自己去找他。”

  “这个人你自己可见不到,你只要跟程老爷提吴名氏就行了,嗯,还有你父亲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你张家灭门惨案当年很轰动,后来我在查你父亲和你的时候倒是知道一些内幕。”

  “灭门案的凶手是日本的一个神秘组织,叫死神会,他们当时与江南以北有名的沟子帮勾结在一起,盗偷古墓中值钱的古物转卖给英国人,他们不知道从哪得知六连里发现一处古墓,古墓中有一份藏宝图,他们听说被你父亲拿走了,所以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你父亲,张家灭门应该就是他们所为。”

  “还有你很幸运,居然活了下来,我在暗中打听他们下落的时候,也有别人在打听,看来不止你一个人在查你父亲的消息。”

驴子倒了下去。总算她反应还快年纪太小,也不能做你的丈夫,

按照事先安排,大典結束以后,阿保機要任命一批官員。

阿保機加封曷魯為阿魯敦于越,仍兼任迭剌部令隱;讓敵魯繼續擔任北宰相,兼任乙室部令隱;讓小弟蘇繼續擔任南宰相。

阿保機任命韓延徽為左仆射,康默記為左尚書,韓知古為總知漢兒司事兼主諸國禮儀。

阿保機重新將各部夷離堇任命了一遍,正式將夷離堇改名為令隱,盡管人還是原來的人,名稱已經變了,意義更加不同,這次是皇帝任命而非世選。

從此,契丹結束了世選制。

阿保機第一次正式任命了軍內高級將領的職務,并明確劃分了軍官等級。

阿保機讓欲穩組建了一支特殊部隊,這支部隊專門負責秘密刺探、收集周圍各國、各部落的各種情況。

阿保機授意欲穩,探得的消息,除自己外,不得告訴任何人。

欲穩點頭稱是。

阿保機覺得,當務之急是借征討之名趕快實施移民戰略,徹底消除老部落對他皇位的威脅。

韓延徽又建議,千萬不可將移民的事透漏出去,只要規定,老部落的民眾對契丹發展貢獻大,準許老部落的兵士帶家庭出征,但每個家庭要負責給兵士養馬、提供食物。

親人在戰場拼殺,家人自然放心不下,讓家庭隨軍出征,是大多數家庭的愿望。

牲畜是牧民的全部資產,在保全資產,又能與參軍的家人在一起生活,人們當然求之不得。

老部落民眾皆為游牧牧戶,他們無論到了哪里,都一樣游牧。

在達到了讓老部落民眾離開故土之后,讓他們繼續留在指定的地方協助戌邊,這樣,神不知鬼不覺,便能達到移民的目的。

阿保機覺得此計高明,不顯山不漏水,更不會激化矛盾,欣然采納。

這次對烏古和室韋用兵,勝券在握,無需動用太多兵力,阿保機任命太子倍為主將,康默記為參軍,敵魯為先鋒,出兵五萬平叛。

阿保機下令,讓老部落緊急準備,軍士帶家眷、財產隨軍戌邊。

阿保機特別強調,只有老部落的兵士,才有資格帶家眷出征。

這次,阿保機沒有御駕親征,待各部軍隊執行他的指令離開龍化州以后,在一個晴朗的早晨,便率領留守人員,在斡魯朵的護衛下,向迭剌部方向緩緩行去。

阿保機仍將皇帝大營扎在昔日大營附近,剛剛安置妥當,便率領留守人員,到木葉山祭祀。

經過這幾年的變故,木葉山雖然沒有受到人為破壞,卻因無人守護搭理,祖廟里塵土盈寸,祖先神像東倒西歪,倍感荒涼。

阿保機感慨萬千,心中想道:自己剛剛不理政務幾天,這里便衰敗到了如此程度。

總有一天,祖廟被人有意搗毀的時候,契丹民族也就走到了國破族亡的末路窮途。

自己死后,一定要葬在這里,要親眼看看,將來,是什么人要搗毀祖廟,又為何要搗毀祖廟。

韓知古吆五喝六地指揮兵士打掃祖廟。

<

  “嗒嗒嗒...”快速的模拟键盘敲击声在手机上响起,持着手机的少女一脸期待的在手机上搜索着什么。

  就这样坐在原地坐了许久,少女才抬起了头,看了看屋子周围来放松眼睛。

  粉红色的房间里到处都摆放着物品,就连空出来的地毯上也要放上玩偶。

  目光很快转到了电脑上,少女也从沙发球里爬了出来,走向了电脑边。

  启动了电脑,等着快速的一个投屏以及鼠标和键盘的连接,电脑便完成启动了。

  少女没有犹豫,直接拿电脑搜索起了刚才在手机上搜索的东西。

  「某某公司职员被解雇」扣下了回车,信息很快就显示了出来,但是都是些关于其他内容的,并没有提到被解雇。

  “明美,下来吃饭了!”门外在此时传来了女性的说话声。

  明美也扭头看向了门口吼道:“知道了,我查个东西。”;“快点啊,饭菜要凉了。”

  可是就算怎么换搜索引擎,怎么翻网页,貌似都没有传出那位职员被解雇的事情。

  紧张的心里也随即占据了思想,‘应该是被解雇了,只是没有公布出来吧。’明美开始在心里对自己安慰道。

  摸了摸被打的脸,明美疼的急忙松开了手。

  关上了电脑,明美快步的走向了门口,赶去客厅吃饭了。

  下了楼,明美的母亲就问起了明美,“又在玩那个《异我》吗?”明美很快就摇了摇头,坐在了父母中间。

  吃了没几口,明美的母亲就问起了明美,“你不是说,游戏里面遇到了一个感觉不错的人吗?”

  “对啊,怎么了?”;“怎么样了?”

  “在慢慢来呢。”;“联系方式要到了吗?”

  “他太害羞了,还没有给我。”;“哈哈哈,你要是有朋友了,爸妈就放心了,男朋友也可以!”

  “别说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霸道的铁兰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吸血鬼侦探

寂寞一刀

吸血鬼侦探

一年春天

吸血鬼侦探

夜水岚

吸血鬼侦探

一景之月

吸血鬼侦探

木易宁

吸血鬼侦探

陆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