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灭地》。

本來孫淼淼打算去一趟浮玉山的,但因為浮塵要養傷,而且感覺自己又有些累,又不想坐船回東海城,所以不得不取消計劃,租一輛馬車早早的就出發了。

回到東海城后,已經是正月十六了,孫淼淼也沒回家,直接跟著浮塵奔往東州學院。

回到學院,送孫淼淼到她的院子后,回到自己小屋時,顧胖子已經在門口等待了,手上提了一些吃的。

看顧胖子這身形,估計是過年這段時間也沒少吃東西。

吃過飯后,簡兮依舊過來找浮塵練拳、練槍。

第二天如往常一樣,唯一變化的就是爬樓梯和闖戰臺空間更加頻繁了一些,也攢了些績點,可以去換些藥草,就像老乞丐給浮塵熬的藥草一般效果,能盡快的恢復體力。

孫淼淼也不來教識字了,而是改成研究一些書上所說的內容,包含很廣,有詩歌、歷史、野史、經書什么的,識字就只有靠浮塵自己去記去學了。

周南圣和這邊的交集也變得多了起來,偶爾經常邀請浮塵四人去他那里做客,經常交流切磋一下。

浮塵在班級里和丁毅有過幾場對戰,不過卻很少能贏過對方,丁毅也不向之前那般喜歡說話,相反很沉默,之前的事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六門課還是繼續學著,不過浮塵除了武道課,其他課都很差,要說好一點,那就是器道課還算過得去,偶爾還能利用上課的器械煉制一些生活用品,簡兮倒是比浮塵更加偏科,除了武道課外,其他一竅不通。

孫淼淼在所有的課程中成績都不錯,憑著手中的一把劍也能穩居班級上武道前五名,在符、陣、丹這三門上更是突出,甩了其他人好幾條街。

之前能用趙荊溪老師的符紙擊退天人境,現在就可以自己制作初級的符紙了,符、陣有些相通,也會布置一些較為復雜的陣法,還能練一些丹藥。

浮塵和簡兮就靠著爬臺階和去戰臺空間掙的績點換藥草,給孫淼淼煉丹,然后服下去,可比直接泡澡強多了。

不過其中也出現過差點把浮塵給毒死的現象,還好老師來得早。

在東方長戈的鼓勵下,上戰臺賭斗的人也越來越多了,賭的東西五花八門,但還是以績點為多,畢竟這是山上唯一的硬通貨,或許你不需要去換東西,但是別人要啊。

所以這也變相的激勵了大家爬樓梯和去戰臺空間,浮塵現在爬樓梯半個小時可以有一個來回嗎,站臺空間里,待個半個時辰也不是事。

浮塵和孫淼淼也非常喜歡去,不過很多人不是很歡迎兩人罷了,基本上兩人就橫掃了整個肉身境的學員。

余震巖豪氣的大手一揮,給兩人各減免了一萬兩黃金。

不過肉身境的學員也慢慢的少了起來,畢竟不是誰都舍得去整兩人這樣的符陣來壓制修為,也有很多人耐不住性子,慢慢的就突破到了練體境。

不過這也給了浮塵和簡兮挑戰的土壤,畢竟一般的練體境兩人也沒放在眼里,不過前十的練體境兩人還是有些難度的,而且難度越來越高。

就這這樣緊張又激烈的氣氛中,一年的西院修行已經只剩下一個月了,已經來到了八月。

一行四人站在當初浮塵和孫淼淼去過的那條瀑布下不遠的河邊。

浮塵在串肉,顧胖子在洗肉,簡兮和孫淼淼正在打斗。

不過孫淼淼的手段以符紙為主,簡兮一直都是一把槍橫沖直撞。

這一年中,幾人都發生了不少的變化,浮塵是稍微白了一些,身材也更加高大了一些,身上多處了不少的肌肉,眉眼凌厲了不少,不過還是有些黑。

顧胖子則是更胖了一些,隨著身高的增長,整個人都大了一圈。

孫淼淼身材更加好了,該長的也都已經長開了,簡兮留了一頭披肩短發,用繩子扎了起來,也高挑了不少,也更冷漠了一點。

浮塵生好火,就把十幾串肉放在上面烤,旁邊啊還插了幾條洗干凈的魚,等到有點熟了之后撒了一些佐料,香飄四溢。

孫淼淼和簡兮也停下聞著肉香走了過來。

四人圍在一旁,顧胖子催促道:“還沒好?”

浮塵再次撒上了一些佐料,“等一下!”

還沒等到肉烤好,潭水中一聲巨響,四人望過去,只見一條大腿粗的青色長蛇伸著蛇信盯著四人。

孫淼淼嘴里念叨了一句:“妖獸?靈獸?”

四人有些緊張的看著盯著自己的大蛇,雖然丹道課上講過妖獸和靈獸,p>

仔細想來,阿保機就是從與述律平分別后才得的病。

原來,阿保機以為述律平要嫁給痕篤,自己才在心里淤下了結。

而這種兒女私情,又不便與別人言說。

看來,論及兒女私情,再好的兄弟、朋友,也不好言說呀。

阿保機與述律平的事,曷魯再清楚不過了,阿保機離不開述律平,述律平也離不開阿保機。

曷魯從來沒有懷疑過,除阿保機外,述律平還會愛上別的男人。

曷魯實在沒有想到,阿保機竟然懷疑述律平要與痕篤成親。

阿保機是認為從此失去了述律平,才病倒的。

早知如此,自己去將述律平接來,不早就治好阿保機的病了嘛,何必空擔了這些日子的心。

看來,康默記去視察筑城情況是假,去對述律平言說阿保機的病情才是真。

這康默記也真是的,你早對我說明內情,又哪能讓阿保機病到現在這種程度呀。

曷魯嘆道,阿保機呀阿保機,你坦坦蕩蕩的一個大男人,在情感方面,竟然如此脆弱,會被無端的猜測擊倒。

迭里特卻仍然不知阿保機的病因,聽到氈房內或而哭或而笑或而吵的折騰,心中暗叫不好。

阿保機已經病的如此嚴重,需要安心靜養才是,哪里還經得住哭鬧。

迭里特幾次要進營帳制止述律平胡鬧,都被曷魯攔住了。

曷魯和迭里特正各懷想法暗自嗟嘆,突然聽到述律平要走。

曷魯豈容述律平輕易走脫,立即堵住了營帳門,將述律平擋在了營帳里。

這時,阿保機因急著起身,病體虛弱,腳底被皮被一絆,身子向前一撲,摔倒在了地上。

其實,述律平也不是真的要走,不過作勢而已,目的是催阿保機趕快與她完婚。

曷魯阻攔,正好給了述律平留下來的理由。

述律平返頭看到阿保機摔倒在自己腳邊,早忘記了自己正在生氣,哎呀大叫一聲,急忙彎下腰去,扶已經倒地的阿保機。

阿保機已經不管不顧,緊緊抓住述律平的手,語無倫次地說:“平妹,你不能走,我離不開你,我不能沒有你呀。”

阿保機突然歇斯底里地放聲嚎哭起來。

述律平仍然作態,心腸一狠,一邊往回抽著被阿保機緊抓著的手,一邊說:“你都將我往別人的身旁推了,我還留下來干什么。”

阿保機不但不肯松手,反而抱的更緊,哀求道:“我哪里舍得將你推給別人呀,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痛苦嗎?那天,你離我而去,也將我的全部心思都帶走了,我只剩下一個軀殼,整天在馬背上晃悠。這些日子,一想起你在別人的身邊開懷大笑,我的心就像鞭打一樣的痛,那種痛,帶著彈性,伴著強烈的抽搐,比刀割都難受呀。”

看到阿保機哭的一塌糊涂,迭里特更加著急,勸道:“兄弟,你不能這樣太動感情,身體要緊。”

阿保機哪管迭里特的提醒,繼續對述律平訴說道:“平妹,你知道嗎?每天,我欲哭無淚,欲訴不敢,欲罷不能,我真的好難受呀,我實在承受不下去了,你饒了我吧。”

述律平被阿保機的真情所打動,淚水又噼里啪啦落了下來,砸在了阿保機的頭上、臉上。

曷魯看到阿保機半仰在地上說個沒完,急忙彎腰去攙扶阿保機,勸道:“還是躺到鋪上去吧,地下涼。”

阿保機終于說出了郁結在心中多日的話,身體猛然間倍感清爽,猛地推開了曷魯和迭里特的手,可憐的像個孩子,繼續對述律平傾訴道:“這幾天,我已經想好了,到達可汗牙帳之后,我就派人去找你,能再見上你一面,我死也瞑目了。既然我的痛苦原來是一場誤會,你哪能再離我而去?我已經錯過幾次了,這次說什么也不能再錯,你千萬不能扔下我不管呀。”

述律平彎下腰去,輕輕擦拭著阿保機臉上的淚水,溫聲說道:“別哭了,快起來吧,都老大不小的了,又是帶兵的將軍,傳出去,還不得讓人們笑掉大牙。”

阿保機固執地甩了下腦袋,堅定地說道:“不,你不答應,我就是不起來。”

述律平突然感覺,阿保機可憐的就像一個淘氣的小孩,正在向母親討要自己心愛的物件,不給就坐在地上登著腿搓腳。

述律平等待阿保機這一刻,似乎已經等了好久,她要仔細咀嚼這種幸福。

述律平的心中像灌進了蜂蜜一樣甜,但她要讓阿保機當著曷魯和迭里特、綰思、蘇、覿烈、羽之的面,親口說出讓她留下來干什么。

述律平故作鎮靜,問道:“你真是糊涂了,讓我答應你什么?”

武当四木,各有专长,但剑法轻在心里叹了口气,小马不但是他

“哧啦!”

一道粗阔闪电,夹杂着数不尽的雷霆秘纹,由翻涌的云层垂落。

天穹,如被那道闪电,硬生生撕裂开来!

恐怖的闪电,令坑洞旁边的撼天大帝,都突然噤声。

身披银白长袍的撼天大帝,绿幽幽的眼瞳深強烈的刺激一樣,致使著他們對于呂澤的指責,都有一些升級了。

剛才的時候,還只是讓宋千軍慢慢的教訓教訓呂澤,可是現在,這些人已經變成了這樣……

“打死他,這樣的惡人,就是應該打死他!”

居然連打死這樣的字眼都出現了,毫無疑問,代表著這些人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灭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修仙从自宫开始

一品文物

修仙从自宫开始

浅淡色

修仙从自宫开始

夏晓凉

修仙从自宫开始

白六玄

修仙从自宫开始

锯兔

修仙从自宫开始

哈哈怪大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