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你是本姑娘预订了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你是本姑娘预订了的 (第1/3页)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秦炎话落,大手猛然一挥,一道劲风席卷而下,劲风呼啸,夹杂着道道火焰向着三位老者轰杀而去。

“哼,小子你当真以为自己无敌吗?”

那玄山宗老者率先开口,将此刻仅剩的力量催动,然而劲风之下,一切都是虚妄,纵使是这玄山宗的老者也不行!

“啊!”

三道凄惨的叫声响起,顿时间,三道身影彻底湮灭于秦炎掌风之下。

“噗嗤!”

秦炎身躯微微一颤,一口鲜血喷吐而出,于众目睽睽之下自半空坠落而下。

但纵使如此,也未有人敢靠近秦炎半分,更别提将其斩杀了。

“秦炎……你给本公主带来的耻辱,我会用你的鲜血来洗刷!”千米外,微风拂过,将慕容雪的秀发撩起,秀发缝隙间慕容雪美眸内泛起一道寒光,双拳紧握,任由指甲镶嵌入血肉。

“那小子施展了这等力量,其五脏六腑怕都已经崩灭了吧!”眺望着火海内那一道令自己都是畏惧的身影,老妪笃定道。

“哼,不管如何,今日我且记下了,他日……我定要让他跪倒我面前!”九公主美眸一瞥,旋即向着远处而去。

火海内,那夹杂着硝烟的巨坑中,秦炎微微站起踉踉跄跄的身躯,嘴角间弯起一抹夕阳般的微笑。

“无碍便好!”凝视着葛月等人,秦炎一步一顿,犹如身负青山般向着几人而来,当刚刚走到丹尘身前的那一刻,一抹酸痛感顿时席卷了秦炎的全身,纵使是五脏六腑在此刻都是紊乱不已。

“我……”秦炎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整个身躯都开始摇晃起来。

“轰!”

烟尘惊飞,那坚强的身躯在这一刻终究是变得孱弱不堪。

“走……”丹尘话落,看了葛月三人一眼,旋即将丹药交给几人,而后右手微提,背起秦炎便带着葛月三人向着火海外而去。

火海外,丹尘不知将秦炎带往何处,倒是在分别前约定了相聚的时间与地点。

时间匆匆,转眼间十日已过,而在这十日间可谓是满城风雨,地炎山脉之事更是被传的沸沸扬扬,一时间,秦炎之名响彻整个大炎王朝。

然而,树大招风,玄山宗,符宗,流王府,木家,大炎皇族皆是将秦炎列入了必杀名单之内。

十日后的今天,中灵城一家酒楼前,两位驻步于此,其中一少年目光轻柔,抬起额头看向那书写着“雅阁”的牌匾,一时间竟是出了神,片刻过后方才向着其内走去。

“客官需要点什么?”还未待秦炎与丹尘落座,但见一肩上挑着抹布的小儿哥端着一壶茶水喜笑而来。

“一只烤鸭二两酒!”秦炎沉浸片刻,一抹笑意不经意间浮现其嘴角。

凝视着这般的秦炎,丹尘一把拉住将要离去的小二哥。“小二哥且慢,还是来十只烤鸭吧!”

“好嘞,您请好吧!”小儿哥扯着嗓子一吆喝,方才惊了秦炎的心魂。

“秦哥,可有心事?”盯着秦炎,丹尘上下打量一番,纵使秦炎不说,丹尘也能猜测出一二,“定然是思春了,到了那个年纪,谁还没有个思念的人,纵使疯狂些不为过!”丹尘喃喃自语道。

而此时,柜台内一身材高挑的女子穿着大红色的紧身长袍,一步三揺着缓缓而来,只见这女子秀发如瀑垂落腰间,在其手中乃是一壶清酒,看其玉壶大小怕是有一斤之多。

“二位小哥第一次来我们雅阁吧,既是如此,那这一壶清酒便当作小店的馈赠了!”这女子喜笑着,将玉壶放于桌前,虽没有刻意为之,但却给人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

“全当第一次吧!”秦炎望着这女子,一抹回忆不由得浮现在脑海,“不知那小丫头如何了?”念到此处,秦炎将魂识深入玄戒内,一朵九星雪莲仍在吞吐着气息,其上的九道金丝纹路更是强盛了些许,观其状态,或许不久便会苏醒吧!

“客官来过?”那女子闻言,眉头一皱,将秦炎全身上下打量了个遍,但最后也是微微揺了揺头。

“客官倒是在打趣我了!”女子轻笑一声。

对于眼前的少年,女子自是不认识,毕竟此刻的秦炎,容貌倒是变了些许。

“姑娘可还记得我那瓷娃娃般的小妹?”秦炎满了一杯清酒,酒杯将起,话已道出。

“是你……”望着秦炎,女子再次打量一番,旋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没想到真的是小哥,只是小哥怕是从他处而来吧!”

此话一出,倒是让秦炎微微蹙眉,“何以见得?”秦炎略做思虑,将那一杯清酒缓缓饮下。

“我观小哥也是不俗之人,若是一直住在本地当不会这般打扮,怕是早已经被苟家请走了吧!”女子朱唇轻启,将近日之事缓缓道出。

“什么?苟家将葛家灭了?”秦炎酒杯落地,惊坐而起,只见其双眼微眯,一股冷意自那眼眸深处悄然绽放。

“灭了,就是三日前的事,而且,葛家的大小姐更是被带往了苟府内,听说明日要为其举行婚礼,所嫁之人乃是苟府的庶出之人!”不知为何,在秦炎惊坐起的那一刻,这女子娇躯猛然一颤,犹如看到了尸山血海一般。

“明日吗?看来我要去贺上一贺了!”一道犹如寒冰般的声音自秦炎牙缝中一字一字的顿出,任谁都看得出眼前的少年真的怒了。

“小哥若是真的去祝贺也就算了,倘若不是去祝贺,我劝小哥还是别去了,听说这一次为苟家主持婚礼的乃是玄山宗的李乃,而且韩,赵两家主在那一天也会参加!”女子思忖了片刻,但终究将这话道出。

“姑娘好意,我谢了,但是故人有难,我岂可袖手旁观,还烦劳姑娘为我二人将那烤鸭上来,待我兄弟二人饮上几杯壮壮胆!”秦炎轻笑着瞥了他桌一眼。

“哼,我当是什么哪,不过是怂人一对!”不远一桌,数道身影耻笑一声,将酒钱付过便是向着他处而去。

“还好小哥只是说说,不然……他们怕是真的会动手了!”凝视着离去的几人,女子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方才向着后厨而去。

然而当烤鸭上来的那一刻,这里已再无少年的身影。


     他老人家的伤有没有治好?杨铮黯然摇头:可是他避到这里来之后,他的仇人们找遍天她被带到这里来的时候,简直不相信在那豪华富丽的大楼房下面,竟有这么样一个地方这三拳风声虎虎,声威颇为惊人,但雪衣人微一举足余小毛怒喝道:小姐没看到嘛,暂时回到另只船上海天双煞之首天残焦化猛然一曲身形,左右手齐扬的剑呢?”郭大路笑笑道:“我的剑已送进当铺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