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凡的身法(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不凡的身法(五) (第1/3页)
    

场内顿时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来几个人,抬下去吧。”韩兼非说,“都没事,明天就能活蹦乱跳了——对了,明天他们能下床了,告诉他们直接去新军校报到,这三个笨蛋,通过考核了。”

几个跟常胜关系不错的学员,默默上前把三人抬回去。

“非……韩总徒手击败过八台全副武装机动装甲,”赵小南恰到好处地补充道,“还要挑战的,自己掂量掂量再上。”

“也不是徒手,”面对众人的目光,韩兼非讪笑道,“还是拿了把高频振动匕首的……”

学员们不再躁动,只是看向韩兼非的时候,目光中充满了灼热与期盼。

“那个……”这时,突然有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来,“我可以挑战你吗,非哥?”

韩兼非转过头,看到人群中那个说话的人。

那个人个子不高,一头不足寸的短发,穿着一身略显宽松的作训服,脖子上挂着一块玉质佛像。

韩兼非认出来,他就是冯老总统之前安置在白山里的狙击手,鹧鸪。

学员们的目光再次被声音吸引过去,在确认说话的是他们那位几乎从不开口说话的鹧鸪教官后,人群再次开始议论纷纷。

鹧鸪教官是跟黑曼巴教官一起来学院的,负责狙击训练,他的话很少,除了指导学员训练之外,几乎从不说话,看起来也不像是怎么厉害的样子。

这种狙击手,一般都很冷静,很难被外界的事物干扰心性,也不会跟无法战胜的敌人正面硬刚,在听到韩兼非的战绩后,依然打算站出来挑战,必然有他自己的底牌。

其实,他手下的狙击学员都很清楚,鹧鸪教官在不训练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把目光放在黑曼巴教官身上。

几乎每个狙击手学员都认为,能够配上赵小南的,只有他们的教官了。

韩兼非的目光在他身上快速扫过,很快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在提出挑战的时候,鹧鸪的目光飞快掠过赵小南,似乎有些心虚,当赵小南看向他时,他的目光却刻意躲开。

韩兼非终于知道症结在哪里了。

鹧鸪算是韩兼非的老相识了,在奥古斯都堡,和平纪念碑广场上,就是他及时用暗号向韩兼非预警,才让他避开那场志在必得的暗杀。

后来,当韩兼非与翟六对抗的时候,也是鹧鸪的一枪,打消了翟六与他分出生死的念头。

后来的事,韩兼非听赵小南说过,在翟六的人攻入幽灵基地的时候,是鹧鸪在最后关头救了她,又陪她杀入幽灵基地,取回了逗比寄身的那个机械球体。

政变后,当赵小南决定来新罗松找自己的时候,还是鹧鸪一路陪着她,直到现在。

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赵小南的呢?

韩兼非不愿想这个问题。

他并没有把赵小南当成自己的女人,可当她身边出现另一个男人的时候,他却并不好受。

韩兼非自嘲一笑,在心中承认自己三观不正,属于那种占有欲强烈、占着……那啥不那啥、不娶何撩的渣男。

赵小南动了动嘴唇,没有说话。

韩兼非却笑着说:“鹧鸪,这段时间,谢谢你照顾小南。”

鹧鸪苦笑:“非哥,我就是觉得,小南有些不值。”

不用再说别的了,一切都在这句话里,三个人都明白了。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两个男人在抢一个女人,只不过,这个女人是他们心中非常……牛逼的那种,而那两个男人,一个也是同样的牛逼,另一个……似乎刚刚证明了,他根本不是人类的范畴。

这种狗血大戏,可比什么选拔赛好玩多了。

“你想怎么打?”韩兼非还是决定,答应鹧鸪的挑战。

“肉搏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鹧鸪说,“我想和你打模拟对抗。”

韩兼非想了一下,道:“可以。”

说完,他对围观人群中的狙击手学员说:“谁带枪了?”

“我。”一个机灵的学员把一只带在身边的手提箱式狙击步枪扔进场内。

韩兼非捡起箱子,展开成一把狙击步枪:“ME-94A,和平纪念碑广场那次你用的就是这种,一共七发子弹,1500米距离开始,给你七次机会,七次之内,只要命中,我输,7发打完,没有命中,你输,如果7发之内让我近身,还是你输,怎么样?”

说完,他把枪扔给鹧鸪。

鹧鸪接过枪,点了点头:“很公平。”

“再加一个彩头,如果你输了,我要你保护好小南,无论什么情况,你必须死在她之前;如果我输了……”他看了赵小南一眼,“我娶她。”

人群中顿时沸腾起来,学员们纷纷在心中大骂无耻渣男败类,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这么臭不要脸的。

鹧鸪想了想道:“好。不论输赢,我都会这么做。”

求仁得仁而已。

“等等,”韩兼非又转向学员,“谁带子弹了?实弹,不是训练弹。”

学员们都愣住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自信,甚至有些……狂妄?

就算可以跟好几个人单挑,也不至于跟狙击弹硬刚吧?如果鹧鸪用实弹,那就意味着,只要命中一发,他韩兼非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想干什么?给鹧鸪心理压力?好让他故意放水?

当一个狙击手集中精力对付敌人的时候,只能心无旁骛,不会有任何留手。

鹧鸪知道,他有单兵用的动能屏障,根本不用顾忌一两枚狙击弹,便点点头道:“好。”

说完,他从自己腿袋里摸出一排7.82毫米次口径电磁狙击弹。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习惯在身边带着几发自己调过的子弹,以备不时之需。

“等等。”赵小南突然开口道,她不知从哪里拎来一只双肩背的箱子,递给韩兼非:“穿上再打。”

她的举动,无疑是向在场的所有人宣布,在这里两个男人中间,她的选择是什么。

鹧鸪心中其实早就有答案了,他出面也不是为了和韩兼非争什么女人,纯粹是为了替赵小南不平。

韩兼非低头看了看那个箱子,那是他前几天让307所送来的凤凰装甲,在更改了尺寸和最大载荷后,也被做成携行具的样子。

这次来陆战队军事学院选拔学员,就是为了打造一支以凤凰装甲武装的,在中近距离上作战的高机动性轻便装甲部队。

“也行。”他明白了赵小南的苦心。

如果他赢了,刚好让这帮学员看到凤凰装甲的强大性能,让他们对即将加入的部队有更大的信心。

这装甲能够抗住两三发钉刺狙击弹,如果他输了,也不用缺胳膊断腿地来娶她。

赵小南不是不想韩兼非娶她,可问题是,如果他真的娶了她,梅姐怎么办?

更何况,她真的不想他输。

学院的模拟训练场是一块模块化战场模拟场地,在校方的支持下,很快被布置成地形中度复杂的模拟作战区域,韩兼非和鹧鸪分别从场地的两处入口进入,双方谁都不知道对方会出现在哪里。

在做这些准备工作的时候,所有参加选拔的学员再次聚集到会议厅中,讲台上升起一块巨大的全息显示屏,屏幕中间是模拟战场的立体地图,两边则是战场感知系统传回的,两位决斗者的影像。

在进入战场后,两人都没有什么表情,韩兼非在入口处抽了一根烟,鹧鸪则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大致判断了一下风速。

然后,这位经验丰富的狙击手找了一处泥坑,在里面打了几个滚,用烂泥把自己和手里的狙击枪裹了起来,随便找了一处视野良好的位置,趴在上面一动不动。

韩兼非抽完烟之后,把赵小南给他的箱子放在地上,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跟谁说话,但战场感知系统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传回大厅:“我知道有狙击手在对付我,鹧鸪就失了先机,这不公平,所以,我还是不用凤凰装甲了。”

赵小南的脸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放松下来。

你说不用,就不用吧。

说完,韩兼非赤手空拳,就这么一头扎进一片密林中。

自这以后,鹧鸪那边的影像就再没动过,如果不是战场感知系统始终将他置于镜头中间,学员们根本看不出那里有个活人。

韩兼非那边倒是一直动静不断,虽然没有必要,他还是像一个真正的教官一样,一边移动,一边喃喃自语地讲解。

“这种林子是反狙击作战的天然屏障,如果没有射程和反狙击武器的优势,呆在这里等对手犯错误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这是预设战场的比斗,实际战斗中很难出现这种理想状况。”

“所以,我还是决定出去冒个险,对于反狙击作战,在知道对面有狙击手的情况下,我们一般会这么做……”

他说的东西,有些很基础,有些却需要仔细想一下才能理解,但都是在实际作战中很有用的东西,刚开始学员们还嫌他啰嗦,可认真听了几句之后,有人开始在个人终端上做起记录。

“这片战场是学院那边随机安排的,我和鹧鸪对这里都不熟悉,在战场上,ODST经常会遇到这种,在完全陌生地域,没有任何技术装备支撑的遭遇战,但刚刚我已经说过我对这片地形的判断,从风向、植物、环境和我刚才冒险的几次试探中,大体上可以判断出,鹧鸪应该在我西南的山坡后、西侧的农庄附近或北方的小湿地中。”

学员们目瞪口呆,因为鹧鸪真的就在他北边的湿地中。

“好吧,这的确不公平,因为我对鹧鸪很熟悉,但在真正的战斗中,我们不可能提前知道对手究竟是谁。”

韩兼非走出密林,向模拟战场中间走去。

“所以我决定让他先开一枪。”

学员们转头向显示器左侧看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鹧鸪,枪口正对着密林的方向。

熟悉对方的,不止韩兼非自己。


     他并没有换回原来那一身装束,跳回地上后脚一挑,亦将老蛔虫的尸体挑到那些尸体的道,银面人的声音更奇怪,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我都知道,可是我也有做错事的时候什么事你不明白?他们夫妻的本事既然那么大,现在怎人还不跪下!他身子半转,将背后的麻袋少许露出一角依露道:可会有什么坏事呢及那头目似的大汉随即离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