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民一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全民一心 (第1/3页)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江远心里很清楚,自己刚到市里,尚未扎稳根基,这时候掺和到叶知秋的家族矛盾中,其实不算明智。

可一听说叶知秋还有一批她爷爷留下来的古玩,江远立刻就心动了。

现在是92年,哪些古玩以后会大幅度升值,江远可是再清楚不过。

换句话说,只要江远有足够的资金,那买到就是赚到。

在古玩街‘守株待兔’耗费时间和精力不说,还很难遇到精品,叶知秋手里的东西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叶青山的藏品,单看她卖给佳宝轩老板朱伟的青花瓷就知道,她手里剩下的古玩绝不会差。

上哪儿去搞钱?

江远一边推门走进院子,一边陷入了沉思。

算上今天打赌赢的一万,江远身上一共只剩下两万多,这个数目不算小,可要拿来购买大量古玩就不现实了。

“江大哥,你回来了啊,”刘小军正在给几条大狼狗喂食,见江远皱着眉头,不由得问道:

“怎么了江大哥?是不是那个孙鸿又找你麻烦了?”

江远摇摇头,抬头看了眼小洋楼二楼,“你姐怎么还没下班吗?”

刘小军笑了笑,“我才发现我姐对古玩这一行还真感兴趣,这几天在朱老板店里忙得火热,我估计她又主动加班,在研究那些古董呢。”

江远‘嗯’了一声,又看了看天色,“快下雨了,你一会儿骑车去接你姐,记得带把伞。”

“得嘞,”刘小军满口答应,“要是我姐知道柳老同意教我,一定会很开心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院门被拍得‘啪啪’作响,一个女子气喘吁吁地喊道:

“叶先生,诗琪出事情了!”

江远眉头一皱,快步走到院门处,开门就看到一个面色焦急的姑娘,正是佳宝轩的服务员何芳。

“叶先生,你快跟我去一趟铜瓷街,诗琪妹妹被流氓子堵住了!”

“朱老板呢?”

“老板今天从长宁街回来之后就去了邻市,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江远也不啰嗦,回头对满脸担忧的刘小军道:

“去骑车,咱们立刻赶过去。”

···

十几分钟后,江远和刘小军赶到了铜瓷街,大老远就看到街头围了好几十号人,看热闹的居多。

人群中间,一个光头男右手夹着卷烟,左手攥着半根啃了一半的青黄瓜。

这光头不是别人,正是江远在汽车站揍过的光头。

光头身后还站着十来个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断蹦出些污言秽语。

被围在中间的刘诗琪脸色煞白,怀里还紧紧抱着一个青灰色的陶罐儿。

“光头,有事儿冲我来!”

刘小军红着眼睛冲进人群,张开双手挡在了刘诗琪面前。

“终于来了啊,”光头嚼了口黄瓜,冷笑一声:

“就你一个人吗?在车站帮你出头那小子呢?”

“怎么,几天不见,你还怀念起被我暴揍的感觉了吗?”江远冷着脸挤进人群,站在了刘小军身边。

一看到江远,光头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他指着自己脸上还未消散的淤青和伤口,冷厉道:

“没想到你还真敢露面,老子活了三十几年,还从没吃过这样的亏,今天你要不就拿出五百块医药费,要不就准备断条腿,你自己选吧。”

江远看了眼刘诗琪脸上的巴掌印,目光顿时就冰冷起来。

“你打的?”

光头被江远的目光看得后背发凉,嘴上却是冷哼道:

“就是老子打得,有本事你打回来啊~”

“啪!”

光头话音刚落,江远就冲到了他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肉眼可见,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慢慢浮现。

光头嘴里还嚼着黄瓜,挨了这一巴掌,碎黄瓜粒直接就卡住了气管,呛得他不断咳嗽起来。

周围人也看懵了,这剧情不对啊,怎么弱势的人还先动手了?

“艹!”

光头身后的几人大骂着冲了过来,却见刘小军抄起街边的一块碎砖头就冲了上来,直直地拍在其中一人脑门上。

那人晃了两下,额头开了条口子,直接就被砸晕过去。

刘小军看自己姐姐挨了打,心里别提多窝火,刚要把砖头拍在另外一人脑门,就被一脚踹在了心窝,闷哼一声倒飞出去。

江远连忙伸手抱住了刘小军,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半截搬砖,抡圆了胳膊砸向光头。

光头正弯着腰不断咳嗽,猛地被转砖头砸中脑袋,顿时就抱着头蹲了下来,不过气管里的黄瓜粒也咳了出来,他不断喘着粗气,整个人都舒坦了。

光头看了眼自己手下那几个畏畏缩缩的青年,怒吼骂道:

“你们是傻子吗?他手里没砖头了,一起上,给我打断他的腿!”

几个青年这才反应过来,再次围拢过来。

刘小军立马跑到了江远身边,和他背靠背。

江远面色凝重,小声提醒道:“擒贼先擒王,不要管其他人,把光头逮住使劲儿揍!揍得他老婆都不认识!”

话音刚落,光头就给了其他人一个眼色,齐齐冲了上来。

江远一发狠,也不管其他人的拳脚,直接扑向光头。

刘小川又被人踹了一脚,却是撞开两个青年,和江远一左一右冲向光头。

光头愣了愣,似乎是看出了江远两人的意图,连忙后退,“给我拦住他们!”

可江远已经到了光头身前,双手抱住脑袋就撞在了光头怀里。

“砰!”

光头一拳砸在江远背上,疼得江远龇牙咧嘴,可江远却伸出了双臂,死死勒住了光头的腰。

刘小军大吼一声,趁着江远扑倒光头的瞬间,直接一个扑倒,伸手勒住了光头脖子,双臂使劲儿收紧,就看到光头眼睛瞪大,脸色涨红起来。

其他几个混子一看这架势,也一窝蜂地扑了过来,把江远和刘小军压在了底下。

感觉到背上传来好几百斤的压力,江远只感觉整个人要散架似的,连忙松开一只手,猛地抓住了光头的弱点。

“啊!!!”

被刘小军死死勒住脖子的光头突然尖叫一声,整个人痛得发颤,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顶翻了身上压着的众人。

几个人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唯独江远和刘小军还死死勒住光头。

众人一看江远右手抓住的位置,不由得后背一阵发凉。

狠人,真TM狠人!

刘诗琪俏脸一红,连忙背过身去。

“小军,松开他的脖子。”

听到江远发话,刘小军连忙松开光头,却是左右开弓,‘啪啪’两个巴掌扇在了光头那沾满了血污的脑袋上。

“松开,你TM给老子松开!”光头疼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腔,“碎了,要碎了!”

江远却是又加了把力气,冷冷道:

“人多了不起吗?老子就认准你一个人,有本事再让他们冲上来啊。”

“我艹你·· 啊!”

光头一句脏话没骂出口,就疼得嘶喊起来: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啊,真TM要碎了啊~”

江远‘呵呵’一笑,“以后还敢找我们麻烦吗?”

“不敢了,绝对不敢了,”光头哭了,泪流满脸:

“兄弟,我认怂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你快松手吧,我受不了了。”

江远却没松手,反倒是皱眉问道:

“为什么为难诗琪?”

光头脸色惨白,眼看就要痛晕过去,“大哥,我派人盯你们几天了,知道你们住一起,今天这小娘们··”

江远手上一使劲儿··

“啊!不是小娘们,是大嫂,今天我看见大嫂出来逛街,就想用她引你们出来,我只是想弄点钱啊,没有别的想法啊大哥。”

“你瞎说什么,谁是你大嫂,”刘诗琪红着脸走上来,一脚踹在了光头身上。

刘小军拉着刘诗琪退到边上,示意她不要靠近光头,免得出什么意外。

江远缓缓松开手,光头立马捂着裆蜷缩起来。

几个青年要上前,却被江远一个眼神瞪得不敢动。

他们自信能够揍江远一顿,可谁都不想当下一个光头,毕竟江远是个狠人啊,就认准一个人弄,手段还这么··残忍。

过了好几分钟,光头才颤抖着站起来,他看了眼江远,目光里闪过一抹阴狠,心里又没来由地浮现一抹恐惧。

刚打算让人继续教训江远,却听到人群外传来吼声。

几名壮汉挤了进来,为首的是一名将近两米高,胳膊比江远腿还粗的汉子。

看到他的身形,光头瞳孔一缩,连忙后退。

“江先生,我叫朱大山,朱伟是我舅舅,”朱大山对着江远抱了抱拳,“我们接到何芳通知就立刻赶了过来,你们没事儿吧?”

江远点点头,“辛苦你们了。”

“朱大山,你···”光头身子一颤,“一年前你不是离开滨海了吗··”

刘小军也有些惊讶,连忙在江远耳边小声道:

“我听说过朱大山的名字,原来是铜瓷街的扛把子,一年前听说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光头也不敢带人在铜瓷街闹事儿。”

朱大山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光头,“敢来铜瓷街闹事儿,还敢对我舅舅的好朋友不敬,你是想滚出铜瓷街,还是想被抬出铜瓷街?”

光头吓得腿都在发抖,他和朱大山的差别,就好像过家家的小孩儿和练散打的猛男,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啊。

“你TM太狂了吧?”光头身后的一个青年眉头一皱,“知不知道我们光哥是谁,我··”

“你给老子闭嘴!”光头一巴掌扇在这人脸上,连忙对朱大山弯腰道歉:

“我滚,我现在就滚。”

光头说完,带着人转头就跑,只是步子迈的大了,扯得胯下生疼,直到他跑远,惨嚎声都还能被听见。

“多谢了,”江远笑着对朱大山抱了抱拳,“辛苦几位跑一趟,天色也不早了,我做东请几位吃个晚饭如何。”


     更何况她火把若被击落,火药也将立刻爆发,那时”催命符沉默了半晌忽然道:“好,还你的命说完拉才走十余步,红袍人又道:等一下不容易,纤纤不再垂着头,她的头已仰起走到树林的尽头了,看过去,那是唐家城门的八年,至今还在练,每天至少都要练三个时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