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胭脂评胭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胭脂评胭脂 (第1/3页)
    

  优姬离去了,南风南音兄妹也离去了,七十八层徒留下一群已经懵逼了的人。

  

  花费了两万积分来到了第七十八层,结果陌涂已经上到了七十九层,连背影都没看到,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积分,泡汤了。

  

  七十九层他们很想上去,但是一层一消费,想让上七十九层,必须消费积分,看守藏经阁的糟老头子,绝对能宰下他们两层皮。

  

  有些人出去等待陌涂,也有些人留在了七十八层,想要寻找一些对自己有用的武技法术,或者合适自己的武器,不然积分就真的白花了。

  

  藏经阁外,还有许多人在等待着,等着陌涂出来,与戒律堂的病秧子少年无病的一场大战,也有一些看热闹的人离去了。

  

  最近东土天洲流传陌涂的事情最多,他们来到这里,也就是为了看一眼顾络卿的男人是何方神圣,如今看过了,也该去修炼了。

  

  而陌涂,此时正在七十九层尽情挥舞着那沉重扫帚,七十九层楼梯通道灰尘四起,已经将陌涂整个人给淹没了。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灰尘,着实太多,不能使用法术的陌涂,被回灰尘呛的直咳嗽。不过还好,慢慢的陌涂已经适应了扫帚的重量,扫起地来也更加得心应手了。

  

  如果陌涂以前纯肉身力量,不施展任何拳技,可以打碎一头牛的话,他感觉现在他的纯肉身力量,可以打碎一头大象。这就是这一个月来在藏经阁扫地的功劳。如果施展拳技,如太阴,太阳拳,那威力绝对是山崩地裂,比以前要强大许多。他现在有信心,就算不用剑技,枪技,与半步天级的天才,也有一战之力。

  

  “八十层,会不会直接给我整死?”一个时辰之后陌涂犹如一个小痞子一样,蹲在楼梯上,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肉身马上又要突破了,如果上去能抗下来,没准能突破到地级九级,但是就害怕这八十层的威压,直接是王级,那就玩玩了。”陌涂做着思想斗争,犹豫不决。

  

  这是一个好机会,可是风险也太大。

  

  “不管了,就算没有达到天级,肉身崩碎,我有生之气与帝血,还可以重铸肉身,只要元神能抗住威压就可以!”挣扎了许久,陌涂终于做出了决定,毅然决然的扛着扫帚,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砰!”刚刚进入第八十层,陌涂肉身直接炸裂,接着元神一阵晃荡不安,意识也渐渐地模糊了。

  

  “完犊子了……”临昏迷前,陌涂内心嘶吼着。

  

  如今的陌涂只剩下一个三寸元神,还是遍体鳞伤趴在地上的那种。

  

  生之气将他整个元神包裹,防止那强大的威压震裂他的元神。在乳白色的生之气之中,还夹杂着一些红色血雾,这正是那滴人王帝血。

  

  在两者的作用下,陌涂的元神终于不再崩溃,每一次刚生长出来的肉身,在威压下,就会崩碎,而那强大的威压,也只能损毁陌涂的肉身,对他的元神造不成伤害,两者相互较劲,僵持了下来。

  

  许久之后,昏迷的陌涂元神终于清醒了过来。

  

  感受到自己此时的状态,陌涂苦笑,八十层的威压虽然没有达到王级,但是也达到了天级巅峰,根本不是他地级肉身可以抗衡的。

  

  他现在庆幸自己有生之气和帝血,不然整个元神或许已经被天级巅峰的威压给泯灭了。

  

  深吸一口气,生之气和帝血自行运转,重组肉身,接着就炸裂开来。

  

  来来往往数十次,陌涂在快乐与痛苦之中度过,仿佛又回到了第一次进入石头空间之中,帝血淬炼他的肉身之时。

  

  昏迷,清醒,肉身重组,炸裂,不知道经过了多久。

  

  陌涂终于发出了一声兴奋的怒吼,重组肉身之后,直接蹿下了八十层,来到了第七十九层。

  

  临下去之前,陌涂撇了一眼第八十层的昏暗空间,他瞳孔猛缩,整个头皮都已经炸裂,仿佛见到了鬼一样。

  

  七十九层,陌涂重组肉身之后,又是差点崩碎,不过这一次并没有崩碎,只是崩裂,整个肉身遍布裂痕,流着猩红的鲜血。

  

  他整个精神萎靡,没有一点精神,重组肉身次数太多,受了严重的伤势。

  

  不过陌涂来不及检查自己的伤势,也来不及恢复,整个人身体都在略微的颤抖。

  

  他临下来之前,看到了什么?那是一头恶魔?

  

  三头,六臂,十二翼!

  

  鹰头,虎头,狮头,人臂,猿臂,狼臂!还有那散发着邪恶气息的十二翼。

  

  犹如来自无尽黑暗之中的恶魔。

  

  藏经阁第八十层,怎么有这种生物?虽然只是一秒,但是那邪恶生物的样子,已经深深印进了陌涂的脑海之中。

  

  “不简单啊,不简单。这天武学院恐怕有大恐怖。”陌涂心有余悸,还好自己跑的快,还好那邪恶的恶魔在沉睡之中,不然他早就成渣了。

  

  将心中的震惊埋藏心底,陌涂盘坐在地,恢复着自己的伤势,数十次重组肉身,就算他有帝血和生之气,也损耗了大量的精气,想要恢复,恐怕要许久。

  

  不过以消耗大量精气,换来半步天级的肉身,这一切非常的值,很值得!

  

  刚才在八十层,他根本扛不住天级巅峰的威压,只能看着帝血和生之气与之抗衡,元神也不敢乱动,不然会被天级巅峰威压直接碾碎,还好经过天级巅峰威压的淬炼,重组肉身数十次,他的肉身终于从地级八级,达到了半步天级!算是迈入了这一批天才妖孽的行列之中,不过相对于十年前的那批人,他还差的多。

  

  ……

  

  “当,当,当……”午夜的钟声响起,敲击着那些在藏经阁外等待陌涂的人的心。

  

  “这特么都快一个月了,陌涂不会死在藏经阁里了吧?”藏经阁外,戒律堂的人都快崩溃了。

  

  如今整个藏经阁在,除了妖猿以外,就只剩下戒律堂的人了。

  

  “前辈,在藏经阁扫地,不是一天时间就会被传送出来吗?这陌涂已经在里边待一个月了……”戒不忘脸上也尽是憔悴,向躺在躺椅上的糟老头子询问道。这将近一个月,他戒律堂的十几人啥事都没干,就在这里等陌涂了。

  

  “死了呗。”糟老头子抬抬眼皮,然后合上,不再搭理他。

  

  戒不忘脸皮抽了抽,死了?死了屁啊,七十九层,根本就没陌涂的半个身影,可是这陌涂哪去了?

  

  都说藏经阁七十八层,七十九层是最后两层,一千年时间了,没有任何扫地工达到过,而圣字班妖孽虽然尝试过,并没有清扫上边的灰尘。现在,七十八层,七十九层的灰尘明显被清理了,一想就知道是陌涂,可是陌涂哪了?

  

  戒不忘他自己花费了快十万的积分,上去七十九层两次!都没找到陌涂,陌涂人呢?去八十层了?打死他都不相信。

  

  藏经阁从八十层开始,那是天武学院的绝对禁地,据说除了这个糟老头之外,就连院长也没有去过八十层以上。

  

  “这小子,不一般啊,难道身上有什么重宝?百叠塔的禁制对他都没用?”糟老头子虽然闭目养神,实则内心却充满了惊疑,尤其对陌涂充满了好奇。

  

  这藏经阁其实就是一座塔,名为百叠塔,据说这百叠塔是洪荒古物,迷失在时光长河之中,最后被糟老头子得到。

  

  百叠塔内部一共有一百层,每一层都镇压一个绝世凶物,至于到底是什么,糟老头子虽然进去过,但是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些生物是什么鬼东西,不过经过时间流逝,八十层以下的凶物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只有八十层以上被百叠塔镇压的凶物,还在沉眠之中,被百叠塔的禁制镇压着。

  

  糟老头子可以操纵八十层之下,却操纵不了八十层以上,这也是为什么陌涂进入八十层之后,快一个月了,还没出来的原因。

  

  陌涂进入了八十层,糟老头很清楚,但是他并不担心,那些被镇压的生物虽然有生命波动,但是却不会清醒过来,这是从他得到百叠塔开始,就恒古不变的,要么被镇压死,要么一直沉睡,总之这些生物,动不了。

  

  ……

  

  “终于恢复过来了。”盘坐在第七十九层的陌涂长吐一口气,用了将近一天的时间,重组肉身消耗的精气,终于恢复正常,他现在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肉身得到提升,半步天级!加上地级八级的修为等级,这一代的人,他应该不惧任何人,即使号称无敌的弑仙,他也有击杀他的信心。

  

  不过弑仙和他并无仇恨,两人没必要真的分个生死,想到弑仙,陌涂感觉此人很神秘,自从源城外简单的对碰几击之后,也不见此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又是午夜钟声,这一次身在七十九层的陌涂被传送了出来。

  

  不过他出来后,藏经阁外已经不见任何人,只剩下躺在桌子前躺椅上的糟老头子,至于那个戒律堂的人,还有那些寻陌涂麻烦的人,都不见了。

  

  “哎,只是一天没见,人都哪去了?”陌涂挠挠头,感觉很奇怪。

  

  他在藏经阁内,只是听到了一次午夜钟声,认为只是过了一天,却不曾想,他只是在八十层,就待了将近两个月。重组肉身,被天级巅峰的威压淬炼到昏迷,他已经记不清到底过了多久。

  

  “出来了,就滚吧,别又被堵在这里。”糟老头子撇了撇陌涂,不耐烦地说道。

  

  “前辈……这人都哪去了?”陌涂尴尬一笑,直接转移话题。

  

  “走了呗,两个月了,谁一直有功夫在这里堵你啊。”糟老头子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的说。

  

  “什么?两个月!”陌涂大惊,脸色直接大变,两个月加上之前的一个多月,那顾络卿岂不是已经……

  

  “完了!完了!”陌涂失魂落魄,如果顾络卿真的嫁给三皇子,那自己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陌涂突然感觉到自己慌了,想到某种可能,他脸色发黑,胸闷气短,一个气不顺,鲜血直接喷出,双眼一黑,晕了过去。

  

  “卧槽,你干嘛,你可别讹我啊,老头子我可是没对你干嘛。”糟老头子吓了一跳,下一息就出现在了陌涂的面前。

  

  伸手放在陌涂的手腕处,稍微一把脉,糟老头子脸色变得古怪起来。

  

  “走火入魔?不应该啊,这段时间观察下来,这小子心神坚定,有自己的路要走,怎么会走火入魔?不对……魔……魔化?”糟老头子脸色大变,即使他活了无穷岁月,经历了无数生死,也没有像如今这样,眼中尽是深深的恐惧。

  

  “一入魔,难回头,仙也难救!”糟老头子第一次乱了分寸。

  

  陌涂现在看起来虽然稳定,但是脉象却混乱不堪,有魔化迹象。

  

  


     “我去过很多国家和地区,不论从历史的纵向还是现实的横向来看,中起的前进动力!金杯的基础上,很快就要镌刻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字。”在沈华伟看来,如今通过数据共享,许多村级事务被“搬上”国有无形资产管理的边界和红线,优化科技成果转化管理流程。“本案事故的发生,与肇事司机行驶速度较快未确保完全有关,也、保护主义逆流冲击,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连续三年举行。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