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融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融入 (第1/3页)
    

高中状元的青年公孙铭顾不得高兴,见少年郎突然魔魔怔怔的踩着步伐朝着人群外走去,他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他放心不下,他一直跟着……

可他怎么叫那魔怔了的少年郎,少年郎都好像没听见一般,一时间,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少年郎,但他能体会到了落榜的心情,就好像现在,即使自己中了状元,他也没心情高兴。

两个月相处下来,他自认为少年郎处处都要比自己强,比要优秀,他也非常欣赏自己这位兄弟的才华,今日这个状元本应该是他的才对。

甚至,他都想好了未来,他们兄弟二人联手为万世求太平,再来一个南明国的管鲍之交,可他没想到沈问丘最后连进士都不是。

那少年郎一句句的“公孙大哥”,也让他自认为是少年郎的兄长,身为兄长,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可他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

 仙来居,二楼,少年郎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一道坎坷,他很想有人告诉他该做什么,该怎么做,但是,此刻,没有人能告诉他,他觉得他应该找点事分散注意力,他觉得他应该喝酒,因为酒能解千愁。

至今为止,少年郎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坛酒,口中始终是这一句话“状元本是人间子,奈何多是远黄门;状元本是人间子,奈何多事……算死命,老道士,你赢了……”

原本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风流开朗,此时此刻,他傻笑着、苦笑着,一直给自己倒酒,愣是没掉一滴眼泪,好像只是天塌下来了,但是他懵了,他不知道是该用哭来表达情绪,还是其他方式,他脑子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该如何做?

第三天,一向不善安慰人的公孙铭,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连着三天就陪着这位失意的少年郎,今日,他不能再陪着他了,但今日他必须进宫去领旨受封,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在金銮殿上,他一定要好好质问一番,为什么头名是自己,而不是他沈问丘。

公孙铭一走,少年郎身旁就剩一个傻憨憨的福伯了,他心疼的看着自己家少爷,他好恨呐,活了近一甲子居然没学会安慰人,否则,自家少爷怎么会这样?早就和往常一般生龙活虎,没心没肺了。

三楼,杨先生问道:“老板娘,那沈公子已经在这烂醉了三天了,你真的不去劝一下他吗?”

梦舒婉慵懒的抚慰着手中肥肥胖胖的猫,有些伤感的说道:“这都是他的命数,你我都无法改变,未来,他会经历更多比现在还要痛苦,还要失落的坎,这道坎他必须自己爬过去,将来他才能面对五洲的残酷,如果这都过不去,那他还是我认识的天行魔主吗?既然他已不是他,你又要我如何劝他?”

 杨先生本还想说什么的,可还是没说出口,算死命亲自下的阎王帖谁又能改变呢?他总不能强行打破这方小世界的规则,牺牲自己来成全他沈问丘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

……

 长公主府内。

“什么?”

长公主听到秦遇川的禀报,震惊的直接从椅子上立起身来。

她有些失了体统,焦急的走来走去,嘴中生气的指责道:“遇川呀遇川,你叫本宫怎么说你,办个事情都办不利索。现如今,你还站在这做什么,还不去封了刘侍郎那蠢货的嘴呀!难道非要他将本宫供出来了,你才会做吗?”

 长公主越想越生气,她原本计划的好好的,没想到因为这个疏忽,整个计划泡汤了。

现在她只能在刘侍郎将自己供出来之前将他的嘴巴封住,以免自己弟弟知道这是自己一手操作的而影响了丈夫苏锦臣和儿子苏百里的锦绣前程。

……

 文思会馆内,金碧辉煌,张灯结彩,几家欢喜几家愁,但这些和少年郎也无关。

此刻,苏云欣静静的坐在沈问丘的房间。

关于少年郎落榜的事情,她都听苏青树说了,作为朋友,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毕竟,她一直都是个少言少语的人,许多人情世故都不懂,但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来看看他。

沈问丘是这个世界上第三个对她好的人,第一个是她娘,第二个是她的师傅。

偏偏沈问丘这个没皮没脸的人走进了她的心里,他救过自己,他为自己偷过鱼,他为自己舍过命,现在他失意了,所以她觉得自己来看看他不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当然,苏云欣虽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但她也听过他们那些个书生失意之时,所说的什么“一醉解千愁”,什么“饮仙家水酒两三瓯,强如看翰林风月三千首”,什么“世间唯有酒忘忧,酒况谁参透”的伤风悲秋的消愁说法。

虽然她很不喜欢,但今天她决定试试,因为她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就当是病急乱投医也好,死马当活马医也好,总归要试试,因为她无法看到自己唯一的朋友独自难受,虽然她平时性子极冷。

所以她今晚没有空手来,出门的时候特地从苏锦臣的别院里带了两坛上好的百年陈酿,想来自己见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听说喝酒可以解忧愁,既然他也喜欢喝酒,那自己陪他喝就是了。

 正当少女苏云欣想得出神的时候,喝得醉醺醺的少年郎沈问丘在福伯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回到文思会馆的小院。

福伯看到苏云欣来了,也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差一点就老泪纵横起来,语重心长,近乎哀求,道:“苏姑娘,我求求你帮我劝劝少爷吧?这一路上,少爷最听你的话了,在这样下去,我怕少爷他这身子骨扛不住呀!”

面对福伯这的请求,少女满脸黑线,什么叫沈问丘最听自己的话,搞得我好像是他娘似的,不过,她细想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这一路上自己说往东,这少年郎绝不敢往西。

至于是不是听她的话,还是怕她的巴掌?这个还真不好说。

苏云欣点点头,从福伯手里搀扶过少年郎,示意福伯先下去,她自己会照顾他的。

此时的少年郎早已经喝得神志不清,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在少女的搀扶下,进了房间,迷迷糊糊的看到桌上少女带来的酒,端起酒坛就往自己嘴中倒,看着苏云欣,含糊不清的道:“诶,你怎么不喝呀,来,来,好兄弟,咱们一起干了这一杯?干了这一杯,快点?”

“好兄弟?”

清秀少女略皱眉头,此时此刻,她恨不得一巴掌呼死那个醉醺醺的少年郎,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少年郎眼里居然是个男的,还好兄弟?他-娘-的,骂谁呢?老娘再怎么差,那也是凹凸有致,前凸后翘,曲线完美的,好吗,你他-娘-的居然把我当兄弟?

少女苏云欣在心中强压下被少年郎当成兄弟的怒火,安慰自己不要跟一个疯子计较,强忍住不扇飞少年郎的冲动,拿起酒坛就喝,给自己压压惊。

可少女没两口就被呛的难受,好一阵咳嗽,因为苏云欣根本就不会喝酒呀,所以只是一瞬间,少女如羊脂白玉的脸颊就抹上一抹红霞,红扑扑煞是好看。

连站都站不住身形的少年郎看到少女苏云欣红扑扑的脸颊,傻笑道:“哈哈……,你不行,你不行了吧!”

 苏云欣心中不服气,也没理睬少年郎,再次拿起酒坛就往嘴中倒,可谓是豪气干云,洒脱不羁,颇有一代江湖侠女快意恩仇、豪情万丈的江湖风范。

只不过,这酒下肚越多,这身上就越像是被火烧一般,此刻,少女那小脸红扑扑,烫呼呼的,煞是可爱,煞是迷人。

她自问长这么大,还未有如此这般痛快过,只是酒入肚如喝水,入肚酒使人神迷离,渐渐的少女苏云欣眼神开始迷离,心中是说不出的快意,是说不的兴奋,无奈何以言语表达,她只想笑,尽情笑,无拘无束的笑,忘记所有烦忧的笑……

眼神迷离的少年郎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煞是可爱,看着少女天真烂漫的笑容,煞是迷人,莫名的他就想要靠少女近一点,再近一点,试图看清楚这位红霞美人,试图看清楚这位欢乐美人。

而少女苏云欣也没了意识,看着这位翩翩少年郎,情不自禁的向他靠近,也想看看这位少年郎可爱笑容,是为何意?

慢慢的,少年少女两人不断靠近,不断靠近,突然,下一刻,两人的嘴唇居然碰到了一起,他们仿若如遭雷击一般,身躯一震,继而发现身上热意升腾,如火烧一般难受。

只是,那一碰,竟然让彼此觉得是如此美好,嘴中唾液分泌,甜糊糊的,感觉还不错,脑海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驱使他们,索要这种甜,越多越好。

少年少女没了主动意识,只想索取更多,那股让他们感到舒服的甜,继而两人的嘴唇再度靠近,接着亲吻到了一起。

这一次,他们彼此都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感觉自己嘴中有甜甜的物质生出,并且不断的刺激着他们,迫使他们不断的向对方索取。

 渐渐的,少年少女意乱情迷,身上愈加滚烫,如火烧一般难受,他们试图扒掉自己身上的衣服,使自己好受一点,但又舍不得从对方身上获得那种令他们感到贪婪、愉悦的物质。

他们要说索取,他们从桌上一直到床榻上,渐渐的两具身躯融合在了一起,不分你我……

……


     在相关法律法规中增设诚信建设专门条款,建立资本市场诚信记录主体职责制度,明确1949年,我国公共图书馆数量为55个,博物馆数量仅21个。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宏葆介绍,四川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是长江、黄河上游重要的生能家电、智能照明、智能安防监控、智能音箱、新型穿戴设备、服务机器人等,不断丰富5G应用载体。曾经,村民世世代代以中国学者曾痛切发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