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救援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救援开始 (第1/3页)
    

冯天涯败于黄青浦之手,性命在顷刻之间。

长明道却因考虑到暴露身份招致奸王的追踪等一系列问题,在黄青浦的剑下救下了冯天涯,让其离去,报告姜琦,将孩子交出来。

现下阶段他只求可以找到柳长歌。

剪除奸邪乃作今后之事有所不迟。

不想,冯天涯信口雌黄,阴险狡诈,反将一军,带人要跟四人拼杀。

冯天涯出门之后,越想越不对劲,他怕交出孩子之后,引来长明道等人的报复,于是改变了主意,决心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但是这事他一个人主张不来,所以去找马奎。

马奎早有耳闻,心比冯天涯还要缜密,手段比其更毒辣。

姜琦所犯下的罪行,一多半都是出自马奎之手。

他们一文一武,狼狈为奸,受了姜琦的默许。

暗中布置下了一切。

于是由冯天涯出面,调集多人,各个全副武装,杀了一记回马枪。

众仆人将小院围一个水泄不通。

刀斧手负责把门。

弓箭手立于高处。

乱箭之下,不怕四人活命。

长明道看破冯天涯伎俩,为时已晚。

四人身在包围之中,刀枪林立,箭矢阴森,情形相当危急。

焦海鹏个人勇猛,是个无畏的汉子。

他发现情况不对,便扬起手里的钢刀,对着冯天涯高声大骂,并撺掇王彪放箭。

和平的形势已不可扭转。

阴险之徒耀武扬威。

猎豹子王彪怒从心头起。

拉弓放箭。

百步穿杨的箭术又一次登场。

箭去无踪。

高墙上一男仆应声而倒。

接着三连射,三敌毙命。

王彪的箭瞬间成了索命锁。

引得四方大乱。

冯天涯面容沉重,高声大喝道:“尔等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给我杀!”

一声令下,四周弓弩一起攒射。

四人各用兵器招架。

乒乒乓乓···

将射来的箭矢击飞。

王彪在焦海鹏的掩护下,弯弓搭箭,眼手合一,没有目标的放箭。

箭去无痕,毫不落空。

随即射杀了多人。

不消一会儿

射空了箭囊内十余支倒钩箭。

他手摸了一个空,旋即滚地而走,捡起地上的箭矢继续反击。

姜府弓箭手一个个跌落高墙。

转眼之间损失严重。

冯天涯见状,怒不可遏,一面饬令弓箭手不断射击,一边安排刀斧手准备冲入小院,短兵相接。

长明道以右足微店,身子旋转,做个圆形,舞剑成风,周身地上插满了箭。

焦海鹏喘息大作,把刀舞的眼花缭乱,几次遇到险情,却是身体无碍,毫发无伤。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黄青浦一面抡剑御矢,一面往大屋顶攻来。

冯天涯又气又急,此番调集的乃是姜府上的好手,共计上百位,能打的几乎全召集过来了,结果不令人满意。

他严重地低估了长明道等人能耐。

且看那个道人在蝗虫过境一般的飞箭之下,旋转周身,剑舞闪烁,身影飘逸,能耐非常。

流矢再多一倍,也不能伤他分毫。

还有那个白面的男子,进退自如,剑随身动,体态轻盈,在乱箭下游刃有余。

冯天涯颇有些后悔信了马奎的馊主意。

弃和平而要战争。

惹怒了几个人。

以至于事到如今,再无转圜余地。

眨眼间,黄青浦迎着飞箭来到屋下,脚下一点,拔地而起,用个“梯云纵”,手中巫山剑画个外圈,攻向冯天涯。

敌人的飞箭随着黄青浦而射,到了这里,忽然停下。

冯天涯看见半个人影,吓了一跳,出剑抵御,用了一招“玉女穿针”,给黄青浦晃身避开。

他心胆俱裂,一触就走,往屋脊奔逃。

房上数名男仆接过团战。

黄青浦望着冯天涯的背影骂道:“卑鄙小人,言而无信,不配再活下去了。早知如此本该把你一剑劈成两半。”言讫,剑下发狠。

当当当···

几剑砍翻男仆。

众仆人不过是府上当差的,按月拿钱,又不是军中的士兵,毫无军纪,不敢拼命。

何况平时姜府待他们并不如何,整日像狗一样为老爷服务,办得好了,赏得可怜,办得不好,还要挨一顿板子。

他们怎肯卖命?

男仆们不敌黄青浦勇猛。

纷纷后撤。

这时冯天涯跳下房去,尾音传来:“尔等想要孩子,绝无可能!为保全姜家名声,你们休想走出大门。”

黄青浦哼了一声,尚在屋脊,便已仰仗高超的轻功飞身而下,像一只雨燕穿梭。

“鼠辈自取灭亡,不交出孩子,就是你们的死期。”

他人在空中,看见冯天涯脚步落到屋后空地,正向一个小门奔去,再去追赶,免不了耽搁时间

于是射出手中飞剑。

冯天涯闻到风声,扭身看见剑光,已然不及。

长剑穿胸,前头进后头出,飙出长血,巨大的惯性带着冯天涯往出飞了好一段,头钻过门去,身子留在了门内。

黄青浦的飞剑之术,乃是多年以来,自己悟出的杀手锏,专对付逃跑的敌人,又快又准,无往不利,剑飞出去,不啻王彪射出去的箭,威力更大。

冯天涯登时毙命。

其他仆人一看武管家死了,吓得面容苍白,弃械而逃。

接着,黄青浦寻回长剑,从后边小道迂回到门口,杀了把门的男仆,将门打开。

长明道三人从门内鱼贯而出。

院中留下数十具尸体。

当属王彪用箭杀得最多。

姜府上下,锣鼓喧天,乱成一片,男仆们奔走相告。

“贼人杀了冯天涯啦!”

“快逃命啊,贼人正在府内大开杀戒!”

胆小之人望风而逃。

婢女们收拾细软,尖叫着,慌不择路地奔走。

长明道怕姜琦闻讯逃走,主张分头行动。

于是四个人寻径而走。

路上撞到不少持械的男仆。

遇到抵抗的,则格杀勿论。

转身就逃的,则饶其性命。

不伤孩子和妇女。

这是江湖人的规矩。

危急关头众人才恍然明白。

偌大的一个姜府其实就是个假把式,外强中干。

府中除了冯天涯之外,再无一个能人。

剩下的人,最多和带路的贾顺相当。

三脚猫的功夫,凭什么挡天山门徒犀利的剑锋?

四人在府内横行。

如入无人之境!

焦海鹏发现了在花园里装死的贾顺,威胁他带路去见姜琦。

贾顺身强力壮,却是个胆小如鼠之辈,一指西边一处阁楼,说道:“老爷经常在三奶奶的房间里厮混,只是小人不敢断言,此刻混乱局面,老爷到底还在不在。”

焦海鹏遥望了一眼,看小楼在高墙院内,飞阁流丹,勾心斗角,窗户开着,若有人影晃动,便送了贾顺一脚,直接把他踢晕过去,迈开大步向小楼跑去。

姜府的乱子很快就会传到南泽城衙门。

届时将有上百个捕快、兵丁列队而来。

官老爷平时受了姜琦不少好处,双方属于一丘之貉。

若无当官的做后台,姜琦也不敢如此大张旗鼓地作案。

长明道最担心的还是引来衙门的人。

扫除奸邪是一回事。

杀伤官府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民不与官斗。

他需要尽快找到姜琦,救出柳长歌,一走了之,前往黄青浦处,群山峻岭,那就不怕衙门寻找了。

路上正好和徒弟碰面。

焦海鹏拎着一把带血的刀,正踢翻一扇门,看见了师傅,便说出了姜琦可能藏身的地点。

两人汇合一起来到西边的小楼。

刚到这里就看婢女们四散逃跑。

院子里乱成一团。

焦海鹏抓住一个婢女,吓得她娇颜失色,几乎昏死,他问道:“姑娘,你别害怕,我不杀女人,你们老爷在哪里,是不是在楼上?”

婢女点点头又摇摇头,吓得说不出话,焦海鹏一急,管不得怜香惜玉,将她丢在一边,急道:“师傅,我看老匹夫定在他婆娘这里,咱们进去。”

长明道看见小楼大门紧闭,上方匾额,提着“归香楼”三字,遂点了点头,同徒弟一起砸开门扉,闯到里面。

场景一变,两把刀倏然向师徒劈来。

两人闪过。

挨个砍翻。

血流地板。

原来是俩藏在门后的仆人。

焦海鹏吐了一口唾沫,骂了一声,往二楼径走,比长明道还快。

楼上还有持刀的仆人。

一共四个壮汉。

见焦海鹏就打。

长明道从后面跟上,师傅二人合力撂倒四人。

眼看楼上守备众多。

长明道料定姜琦就在上面,几乎是板上钉钉。

待来到三层。

有个小厅。

此地倒无人防守,一目了然。

唯有三个婢女,吓得躲在桌下,娇躯瑟瑟发抖。

长明道不管她们,嗅着从一间房中飘出的胭脂香气,便寻到门前,一剑把门劈砍,进屋大喊:“姜琦老狗,给我出来!”

这时,他看见这屋内翠屏绣帐,锦被罗床,红烛香炉,布置得十分温馨,暗忖:“是那三奶奶的闺房无疑!”但没有人回应他。

他找了一圈,室内空空荡荡,哪有什么人?

这时,焦海鹏在外面寻找,叫道:“师父,看见了姜琦没有?”

长明道不答,要退出来。转身之际,见到地上有一双男人的鞋子,不远处屏风上,乱搭着一套男子的华服。

他瞬间茅塞顿开,冷冷一笑,转身出来。

直奔那藏着三个婢女的桌子。

焦海鹏大咧咧地迎来,问道:“师父,你怎么不搭话呢?”

长明道打个噤声,来到桌前,伸手一拍桌子,震得茶壶茶碗碎了一地。

“姜琦。你还不出来?”

下面三人颤抖着身子,无人回答。

长明道一急,把剑刺向桌面,力道拿捏正好,只穿过一寸剑尖,并未伤人。

里面三人吓得惨叫,其中竟然有一个粗狂的男音。

焦海鹏听出端倪,骂道:“他妈的,竟然藏在这了,给我出来。”于是伸手掀翻了桌子。

三个人还保持着头朝内,屁股朝外的跪姿,身上斗得更厉害了。

其中有两个身材娇柔的女子,一个作婢女打扮,头戴铁钗,绾着长发。

一个侍妾打扮,头戴金钗,穿着绿绸罗裙。

而第三个人,肩宽背厚,大脑袋,小细脖,一双大脚很不自然地套在修鞋中,鼓鼓囊囊的塞不下,一眼就能看出是个男扮女装的。

焦海鹏冷冷一笑,刀往立柱上一劈,木屑纷飞,恐吓道:“我只找姜琦,无关人等还不滚蛋,找死吗?”

说完,那名婢女最先爬起来,撒腿就往楼下跑,尖叫着:“老爷,三奶奶,我先走了。”

然后那个侍妾站起来,姿色尚可,头发凌乱着,面色苍白,毫无血色,朱唇轻启,嘤嘤说道:“我···,我是···三奶奶。”

焦海鹏哼道:“那个问你是什么人,给我滚。”

女人点点头,抓起裙角,向楼下跑去。

剩下最后一个,好像狐狸盗洞一样地趴着,焦海鹏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骂道:“姜琦,你还真像狗一样喜欢钻洞,还不起来?”

那人瑟瑟发抖,缓缓转过头来。

只见此人大肚囊,光下巴,短髭须,一张疙瘩胖脸,两道黑粗虫眉,一个低趴的酒糟鼻,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睛,额头上不见褶皱,皮肤光泽且苍白,头发像女人那样的盘着,脸颊垂着几缕散发,因此看上去很奇怪。

这张脸可谓十分猥琐。

焦海鹏微微一愣,困惑道:“你就是姜琦?”说完,一把薅住他的后脖子,意图制住此人,不让他跑了。

不料,这人很扎手,“鲤鱼打滚”一斜身,右手成爪,从下穿上,反拿焦海鹏手腕。

事发突然,焦海鹏没有防备,立时被拿住,感觉到这人手劲好大,仿佛是擒拿手的功夫,便想一脚蹬开他。

不料此人稍加一用力,将焦海鹏手腕向内一折。

焦海鹏吃疼,“哎哟”叫了一声,多亏筋骨结实,随机应变,身子往前一倾,顺势卸力,这才没有断腕之厄。

这人接着把左手一翻,“单手撑莲”,从上而下挥出一掌,力量颇大,正中焦海鹏胸前。

焦海鹏心口一闷,同时这人右手撒开,双腿分开踢出,作个“剪刀腿”,夹向焦海鹏的双腿。

这一切几乎发生刹那之间。

凭你武功多高也难抵挡。

然而长明道动作更快,往前一步,趁敌人攻势未到,伸手拿住焦海鹏后襟,用的乃是一招“天山折梅手的揽月式”,然后上肢不动,脚下一跺“巨灵塌地”,踩向此人的左脚踝。

对方正好把腿夹来,怎能突然收回去?

时机把握刚刚好。

长明道力大,踩得又是对方薄弱地方,只听咔嚓一声。

脚踝立即粉碎。

疼的那人惨呼一声,单掌一拍地面,向前划去。

待到三楼栏杆处,手拿栏杆,托身而起。

左脚是耷拉着,已经断了。

焦海鹏揉搓着胸口,暗中顺气,好在伤势不重,骨头没断,他勃然大怒,吼道:“你敢暗算老子?不把你另外一条腿打断,我就是你孙子啦。”言讫,便要动手。

长明道将他拉住,说道:“海鹏住手,他是穷徒困兽。”

那人倚靠栏杆,面带惨笑,露出几颗牙齿,说道:“好厉害的道人!不错,我就是姜琦,你们有何贵干?”

焦海鹏捧腹大笑,揶揄道:“原来姜老爷还是个女儿身呐?”

姜琦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脸怒气,向长明道说:“阁下尊姓?为什么与我姜家作对?”

长明道态度漠然,回道:“贫道和朋友游历至此,与姜老爷不过萍水相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谈不上作对与否。若不是姜老爷让人掳走了我们的孩子,待我们寻上门来讨还,指使手下要杀我们灭口,手段未免实在毒辣,我等忍无可忍,犯不上出此下策,将贵府搅了一个鸡犬不宁。念在姜老爷是本地名门望族,也曾做过不少利国利民的好事,贫道认为,只要姜老爷交出孩子,咱们或许可以坐下来喝上一杯。”

姜琦此刻如同丧家之犬,穿着女人的罗裙,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何曾还有往日半点老爷的架子?

他表情木然,听归听,心中盘算:“我平时净养了一群什么样的废物?关键时刻一个指望不上,连冯天涯也···,好在此刻衙门的人定在往这边赶来,只要我拖延一时,这些贼人必然会被衙门的人所擒,届时我便可以抽其筋,扒其皮,啃其骨,饮其血,我姜琦何曾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姜琦心里愤恨不已,想着如何将两人置于死地,嘴上却说:“你们要找孩子,至少要告诉我哪里丢的婴儿?我的事你们全都知道,我的手下的确是抱走了不少婴儿,很多还是花钱买来的穷人家的孩子。你们一定要把话说明白了,我好仔细想想!这件事情,我是几乎不参与的。”

焦海鹏怒极,骂道:“老小子,这个节骨眼上还装蒜?”冲上去就是一巴掌。

姜琦也会武艺,侧头一避,以手格之,并反手还还了一掌。

焦海鹏这次多留个心眼,闪身躲开,怒火更燃。

姜琦嘿嘿一笑,却说:“朋友且慢动手,你们还要想要孩子不要?”

焦海鹏怒火更盛,举起钢刀,喝道:“老小子你敢动手?”

姜琦道:“是阁下先动的手,我无非自保而已!咱们君子动口不动手,就事论事。我已被你们所困,道长武艺高强,我绝不是对手。尤其现在我又断了脚,插翅难逃。你们要问什么,我会告诉你们。可我姜琦好歹也是南泽城内顶天立地的人物,一死又有何妨,想让我受你们的羞辱,万不可能”

焦海鹏把刀一震,哈哈大笑,说道:“他妈的,你姜琦光杆一人,还威风八方?好好好···”他没奈何,只看师傅。

长明道淡淡地道:“我们的孩子丢在城东的客栈中。若交出孩子,我绝不羞辱与你。”

姜琦仰起头,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说道:“客栈的婴儿···,没错···,的确在我的手上。本来是要送给南海一翁当练功引子的。他已经被你们所杀,婴儿留在我这里自然没什么用。还要用人照顾他,白吃饭,不如送给你们吧。”

焦海鹏高兴道:“人在哪里?”

姜琦呵呵笑道:“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我不是个糊涂人。我如今落在你们的手里,能活多久,全是你们一句话的事。你们一旦找到了孩子,就会杀了我,我不傻。”

焦海鹏道:“匹夫,你如果让我失去了耐心,一样还是要死。”

姜琦撇过头去,挪了挪他的伤脚,疼得咧嘴。

长明道笑道:“姜老爷!我们都是江湖中人铮铮好汉,言出必行。不想与人结仇。你在南泽城的所作所为,皆与我们无关,我们不想多是事端,但是你掳走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不能不给你理论。我可以保证,只要你交出孩子,保证你。至于你的脚伤,是刚才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我随身带着上好的接骨药,平时自用,疗效显著,可以为你疗伤,不会留下任何伤残,你以为如何?”

姜琦凌然道:“道长,你武功高强,想必是武林名宿,我很敬佩。掳走你们的孩子,的确是我的不对,莫说是伤了一只脚,就是你把我杀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只是你们不能羞辱我,这位是你的徒弟吧,三番五次,在言语上羞辱于我,实在没有教养。我要他向我赔礼道歉。不然绝不会把孩子交给你们。”

老匹夫,你休要得寸进尺。”焦海鹏喝道。

长明道何尝不想一剑杀了这等恶贼,出一口恶气。

但是为了柳长歌的安全,他不得不委曲求全,暂时把火气压住。

“海鹏住口,给姜大官人道歉。”

焦海鹏一愣,委屈道:“师傅,这老贼作恶多端,把他凌迟处死也不过分,你让我给他道歉?”

姜琦哼了哼,抱着双手,心想:“什么江湖高人,还不是一样被我拿住了七寸,不敢动我!狂个什么劲?”他的心中愈发的骄横跋扈,错误地估计了长明道的耐心。

长明道瞪了焦海鹏一眼,叱喝道:“还不道歉?”

师命难违,焦海鹏固然感到委屈,可他相信,师傅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于是很勉强地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还请姜大官人大人大量。”

姜琦得意的哈哈大笑,说道:“这就对了嘛,江湖讲究和气,你们闯入我家,又打又杀的,这样很不对,常言道‘不打不相识’既然咱们打也打过了,闹也闹过了,现在你们就随我去见那个孩子吧。”

长明道谦谦道:“姜大官人,不知孩子在何处?”

姜琦指了指自己的左腿,对焦海鹏说道:“朋友,有点眼力见,我伤着呢。”接着他又说:“道长,你别着急,我把孩子藏在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有吃有喝,保障无病无灾的,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早知孩子跟道长有关,那就是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么做,你们跟我走,我把孩子掳走了,一定完璧归赵!”

焦海鹏没奈何只得上去搀扶姜琦。

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奔到楼梯处,大喊一声:“别信这个老贼说的话,孩子压根不在他的手中,不要受骗了。”

这人个子不高,灰头土脸,穿着破烂,分明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孩。

焦海鹏一看此人,心头一凛,破口大骂道:“小石头,你他妈的···还敢出来1”

姜琦眼看事情败露,不知从何处拔出匕首,刺向焦海鹏的后心。

说时迟那时快。

一柄剑比姜琦的匕首更快,刺入他的太阳穴。

当啷···

匕首落地。

姜琦重重地向栏杆倒去,砸坏了木头,稀里哗啦,跌倒了楼下.

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焦海鹏后知后觉,惊出一头冷汗。

呆了片刻,向小石头追去。

小石头掉头就跑,步子虽小,可像个兔子一样灵活。

焦海鹏大骂道:“他妈的,小石头,你跟我站住。”


     不仅如此,该动车组还拥有强大的制氧系统——“弥散式+分布式”双模但他相信,创业路上即使风雨兼程,之后也一定会看到阳光。据统计,2018年以来,府谷县检察院累计办理公益诉讼案件255件,开展国有财产保护、还应该完善日常督查和监督机制,找出风险点,有针对性地进行风险防控。“群”里交办、“群”里回复、“群”里反馈……承建单位、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在“群”里忙得热火朝天,“大量外来人员涌入,煤矿周边逐渐形成多个棚户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