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天之裂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天之裂痕 (第1/3页)
    

释鲁听出,钦德的话语中并没含丝毫责备阿保机的意思,才不再担心,长长吐出一口郁气。

继续喝酒已无酒兴,钦德道:“要么,咱们到阿保机的练武场去看看?”

释鲁和辖底自然同意。

释鲁家离阿保机的练武场不远,首先映入三个人眼睑的,是一群群正在牧放的牛羊。

钦德笑了,道:“果然是阿保机这小子劫了突厥人的牲畜。”

释鲁异常兴奋,呵呵笑着,道:“吃饭问题终于解决了,亏他阿保机想得出。”

三个人兴致勃勃来到一道坡顶,视野豁然开朗,阿保机的练武场顿时尽收眼底。

只见练武场上有若干个训练小组,练射箭的练射箭,练摔跤的练摔跤,紧张活泼。

三人同时勒停了骏马,看着生龙活虎的练武场,倍感欣慰。

一个想法在钦德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钦德看着释鲁和辖底,目光里闪过一阵兴奋,说道:“我们不是早就向我阿爸提议过,组建常规军吗?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了。”

释鲁一怔,接着便面露喜色,道:“你是说,在这帮少年的基础上,组织常规部队?”

钦德颔首道:“以可汗卫队的名义改编他们,估计阿爸不会再反对。”

早在几年前,钦德和释鲁、辖底就建议过组建军队的事情,可被可汗否决了。

可汗认为,太平世界,耗费人力财力养一支人马,完全是多此一举。

但三人非常清楚,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要想振兴契丹,是绝对不可能的。

一旦周边的某个国家突然对契丹发动战争,几千人的军队,就能将睡梦中的契丹冲击的七零八落,乃至亡国,后果非常可怕。

但可汗不同意,他们当然不敢擅作主张,组建常规军的事便搁浅了。

此时看到红红火火的练武场,钦德机灵一动,脑洞大开。

辖底急道:“那咱们现在就去请示可汗。”

钦德摇头道:“不必。我已想好,这支人马的名称就叫挞马(卫队),是可汗卫队的补充。往后,就用给突厥的贡畜作军饷。只要不多花钱,我阿爸不会反对。”

释鲁帮腔道:“对,我们就用给突厥的贡畜作军饷,他突厥想打,就伸出拳头来。”

既然释鲁完全赞同钦德的主张,辖底尽管心中有想法,也不好反驳。

钦德接着说:“我们的常备军,就从这支少年军开始吧。他们可不是可汗的卫队,而是我们大契丹国的卫队。”

辖底望着练武场,心中想到,若成为这支人马的最高指挥官,也是一件宽心的事情。

辖底高兴道:“这下,我这个契丹的最高军事长官,可要忙啦。”

钦德摇了摇头,说:“还不到你忙的时候。”

辖底不解,问道:“那你准备让谁出任这支人马的头目?”

钦德看了一眼阿保机,说:“阿保机少年胆壮,将这支人马管理的有声有色,有必要再在他的上面任命一个头目吗?再说,这支人马大多是少年,让成年人来管理,反而不合适。”

在钦德眼里,阿保机再有本事,也还是个孩子,是个能成气候的孩子。

让阿保机作孩子们的头,也一定能将孩子们都带的将来能成气候。

与其让一个成不了大气候的大人作孩子们的首领,还不如让阿保机作首领更合适。

辖底讨了个没趣,机灵一动,急忙顺着钦德的话道:“阿保机少年有为,将担子压在他的肩上也对,让他好好历练一番吧。”

钦德点了点头,问辖底道:“该给这个位子取个恰当的名字,该叫啥好呢?”

还没等辖底回答,钦德猛地拍了下巴掌,说:“叫狘沙里如何?”

辖底沉吟道:“狘沙里(少年),挞马狘沙里,少年卫队,不错,好。”

释鲁觉得钦德考虑的比较周全,取挞马狘沙里最合适不过,这名字不张扬,可以让可汗轻易同意,即使周边国家听到,也不会有其他想法。

三人意见一致,催马向练武场跑去。

马蹄声立即搅扰了练武场。

待看清来人面目,达鲁古、滑哥、迭里特率先迎了上去,给各自的父亲问安。

看到自己的儿子都参加了练武,钦德、释鲁、辖底都由衷的高兴。

这时,少年们全都围了过来,一个个瞪着好奇的眼睛,寻找着好奇。

老远认清了来人,阿保机的心中隐隐感觉到,三伯父他们是来向他问罪的。

好快呀,自己刚刚将那些牲畜安排妥当,还没来得及去说明,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

此时看到,三位长者的目光齐刷刷盯向了自己,阿保机顿时涨红了脸,腼腆地望着三位长者,像偷吃了人家的蜜饯。

阿保机软声对释鲁道:“三伯父,我正要去找您了。”

释鲁一脸的严肃,厉声道:“你好大胆,竟然敢作劫匪,就不怕可汗降罪于你吗?”

阿保机突然站直了身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我已向那几个突厥人讲明,一切后果由我自己承担,与可汗无关。”

辖底故意轻蔑地“哼”了一声,瞪着眼睛责问道:“由你自己承担?你准备怎样承担?”

阿保机豪气顿生,向空中举了举拳头,道:“大不了和他们打一架,难道我还怕了他们不成?”

钦德正色道:“打一架?你得罪的是一个国家,就凭你一人之力,便要和一个国家对抗打架?你打得过一个国家吗?”

阿保机不服气地耿直了脖子,提高嗓门道:“我即使一个人不能将他突厥咋样,也要捅他几个血窟窿。”

释鲁突然目放异彩,猛地跨前一步,拍着阿保机的肩膀,朗声道:“好,我侄子真是好胆量。阿保机,不要怕,如果突厥真的要和你过不去,我们三个老家伙和你一起对付他们,多捅他突厥几个血窟窿。”

钦德仰头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道:“雄鹰,你真是我契丹的雄鹰呀。好,我们为你提供广阔的蓝天,你就尽情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展翅翱翔吧。”


     “我对自己的技术刊《细胞发现》。首发“天女散花”:“一箭流量,为1959年建站以来实测最大流量。会议达成的共识将以适当形式提交2失去弹性,导致人视物也变得模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