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啸天集团进军电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啸天集团进军电商? (第1/3页)
    

冷戎扣了扣了下巴说道:“我也是猜测的,因为王猛说李瑞回来后发生异常,去过胡庆国家。

胡庆国的老婆说胡庆国又失踪了,这个‘又’字呢,一般不会口误的,一定是从前发生过才会用到‘又’字。

再根据胡庆国带着这些人去哈日海子这件事上来判断,感觉很像是早有预谋的。

胡庆国给王猛他们讲述崔志刚身上发生的事情有声有色的,他要么就是相当了解,要么就是胡编的,总之是带着目的。

我个人觉得,他是想给他们灌输一种神秘感,想先入为主的让他们对突然出现的怪异事还有莫名得到的金块不抱怀疑和深追,这样以便鱼儿上钩。

胡庆国以前有失踪过的先例,这和崔志刚的经历有些吻合。所以我当时就有一种直觉,胡庆国和崔志刚之间必然有很紧密的关联,也许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所以绕道第一个先来这里验证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顾雨举起了大拇指。

“组长,你好厉害哦。”

“女孩,请不要太迷恋我。”

顾雨差点喷饭,大拇指没有收回,食指伸出,赞的手势变成了枪,“biu~”

“手枪”收回不忘在嘴边一吹,“组长原来是个自恋狂啊。”

冷戎啧了一声,眉毛一挑说道:“这么优秀不自恋一下天理难容啊。”

顾雨笑而不语。

冷戎看了看时间。

“苏轶,下一站,离谁那比较近?”

“呃,从这里走的话,离白建军家近。

哦对了,你们猜,白建军家住哪个小区?”

“不会跟我一个小区吧?”顾雨说道。

“不是跟你一个小区,他家在惠达小区。”

冷戎眨巴了下眼睛,“水箱里有尸体的那个小区?

诶?我都忘问了,水箱女尸的肚子里,究竟钻出的是什么?找到了吗?”

苏轶握着方向盘说道:“王磊组长说,他们查监控并没有异常,但根据咱们的信息合并,他们判断女尸肚子里有可能是鱼人,但也只是猜测。”

“如果是鱼人,它能去哪呢?鱼人需要水和幽窅之物。这两样它可能还没碰到呢,就已经变成鱼干了吧。”冷戎说道。

“那它也许跑到水库去了呢。”顾雨说这句话也没过脑子。

冷戎皱巴了一下五官,“小顾雨,你知道惠达小区离水库多远吗?

你觉得它长成内样,敢在大街上溜达吗?再说一个小婴儿,它熟悉地图吗?

我要是它,我就回去敲它家的门。”

“组长,你这个更吓人。”

说话间,惠达小区的大门牌出现在了灯柱下。

顾雨一看时间,晚上8点40分。

冷戎敲响了白建军家的门。

但是几轮敲下来,没人回应,显然家里没人。

白建军家门没开,顾雨听到身后邻居家的门倒是响了。

“你们别敲了,他家好多天都没人了。”

冷戎转过了身,“那您知道他家的人都去哪了吗?”

邻居是一位50多岁的中年女人,看了看冷戎。

苏轶立马掏出了证件,女人看过后说道:“白建军早离婚了,他家就他一个。

我前些天看见他让工人往进搬了一个特别大的玻璃罐子,之后来找他的人,谁敲门都没回应,他应该不在家。”

“行了,我们知道了,谢谢您啊!

哎对了,您家有薄的硬纸片或者塑料片没?冷戎问道。

女人有些不解,但还是示意他们等一下,从家里拿出一张薄塑料硬片递给了冷戎。

冷戎有些欣喜,看着手中的薄塑料片很满意。“谢谢您了。”

“同志,你要塑料片干嘛?”

“抠牙。”

女人绷了绷嘴,眼光异样,没再说话,默默把门关上了。

“您东西都吃不成,抠哪门子牙啊?”顾雨在一旁小声嘀咕。

苏轶忍住笑,他有点明白组长要干什么。

冷戎用舌头舔了下后槽牙,“这玩意怎么不可以抠牙?”

顾雨撇了一眼塑料片,“牙缝得多宽塑料片能划拉进去啊。”

冷戎笑了,“这么宽就能进去。”

他边说边把塑料片往白建军家的防盗门缝里插。

话音一落,也就两秒的速度,白建军家的防盗门瞬间开了。

这把顾雨惊的,“您,这是怎么做到的?”

冷戎边拉门边说道:“老式防盗门,门缝宽,里面没上保险,一张卡片全搞...。”

冷戎进到了屋中,话也没说完,面色一变。

顾雨和苏轶抬眼也同时一怔。

屋子客厅的窗帘拉着,并且一股强烈的刺鼻的味道传来,有一股香蕉坏烂掉的味道。

在黑暗的客厅中间,放置着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玻璃罐,罐子中的不明液体里泡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

冷戎没有去看瓶子里泡的是谁,当然他就算看了也不知道是谁。

顾雨边用手捂着鼻子,边无语的将目光移向了别处,毕竟那男人下半身裸露着。

苏轶从随身带着的公文袋里,翻找着什么。

冷戎抬手示意顾雨和苏轶在原地不要动,他往里面的卧室走去。

白建军家大概有140多平,浓烈的刺鼻味道充斥着整个空间。

在客厅东面的走道两侧,左右分散着三个房间和卫生间。

冷戎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黑暗之中,所有房间的窗帘都被拉的严严实实的,就算是白天,估计一点光也进不来。

在确定这房子里没有其他人后,冷戎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抬手按下了墙上的电灯开关,厅里瞬间亮了起来,但也没让这恐怖诡谲的气氛得到丝毫缓解。

大玻璃罐子中不但泡着个人,那个人还缺一条胳膊,遍布全身的紫癜性瘢痕和皮肤上透着淡淡的一点绿色,让这个人看起来更像是具即将腐烂的尸体。

顾雨微微蹙眉,这味道太过浓烈。

苏轶在一旁说道:“这个是福尔马林液挥发的味道,以前我在公安局法医解剖室里闻到过,很刺鼻。”

顾雨又往大玻璃罐看了一眼,不小心又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她别过脸,一种强烈的不适感让她心里有些恼火和恶心,索性往这房子的其它房间走去,她想看看有没有别的发现。

苏轶从公文袋里拿出一张相片,走到大玻璃罐子前,皱着眉抬眼里外对照着。

冷戎则是摸着下巴思索着什么。

“组长,这个人应该是白建军。公安局那边把相片资料给我了,我对比过了,就是他。”

冷戎走到大玻璃罐前,几乎快要贴到玻璃面上了,他盯着里面男人的脸,随后拿手敲了敲玻璃。

苏轶不解,但他没有说话,他知道组长有他的用意。难道是?

冷戎敲完后,又盯着里面努力的在观察着什么,正在聚精会神之时,一声惊叫从里面屋子里传了出来。

那是顾雨的叫声。苏轶赶快往里大踏步走了进去,而冷戎丝毫没受影响,他依旧盯着玻璃罐,然后挠了挠头皮缓缓直起了身。

“组长,这里有发现。”苏轶的声音传了出来。

冷戎刚才搜索里面那些屋子的时候,只是匆忙看有无他人,并没有仔细看屋中的陈设,但他还是看到其中有一间屋里,摆放着一些瓶罐,他没有去看。

顾雨能被什么吓的叫出声来,冷戎还有些好奇,直到他也走进了那个房间后,不由心中一凛。

他的目光迅速被吸引,停留在一个60公分高的玻璃罐上,里面泡着一条完整的胳膊。

冷戎并不是因为这条断臂感到惊骇,而是这条胳膊上有着一个怪异的图案。

那图案绝不是刺青,跟皮肤贴合着没有任何凸起,但也不是画上去的,线条并没有因为福尔马林溶液浸泡而氤氲模糊。

这图案清晰无比,像是从皮肤中自然生出一般。

这个图案整体透露着一股不祥的神秘感,那是一根像极了竖放着的犀牛角,角上穿缠着几根蕨类植物拳卷状的触须。

冷戎只是看了几眼,那图案便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他无法将视线移开。

心脏前所未有的狂跳,他感到后背出了一层冷汗,浑身还传来了针刺一般痛痒,似乎有什么慢慢潜入了他的身体里,还想要入侵他的灵魂。

冷戎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惊觉之余赶快把目光移向别处,额头也渗出一层冷汗来。

这个图案顾雨和苏轶不太了解,甚至一点都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信息,而冷戎是知道这图案的。

这是伴随着幽窅之物用于召唤大爆炸时用到的召唤印记。

这也是失踪多年的好友许浪当初去调查的东西。

“组长,这是鱼人吧?”顾雨说不上来是更恶心一点还是更多恐惧,她和苏轶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另外一个大玻璃罐上,因为里面装的是一个古怪的人形物体。

冷戎稳了稳心神,才注意到顾雨说的那个玻璃罐子,跟断臂的那个罐子几乎一样高,但是略微粗一些。

里面泡着的东西,让任何人看到后都会产生不适。

那是一个说不上来的怪物。它拥有灰绿色的身体和白色的腹部,皮肤上还覆盖着鳞片,四肢异常短小,手指尖长着锋利的指甲;更让人害怕的是,它却有一颗没有发育好的人头,五官绝对是人类,眼睛有些突出还朝上翻着,整体看起来相当畸形。

那不同于冷戎在水库见到的那些鱼人,这个介于人与鱼之间的变化,就像是蝌蚪的后腿已经伸出,马上要变成蛤蟆时,却半路夭折了,成为了不伦不类的形状。

“这个东西,很有可能就是水箱女尸肚子里钻出来的东西,怎么泡在了这儿了。”冷戎强打起精神说道。

“白建军自己都泡罐子里了,有什么不能泡的。

这条胳膊应该是白建军的吧,这都是什么人把他们泡起来的。”顾雨说道。

冷戎眯了下眼睛,“这应该是他自己泡的吧。”

“哈?”

顾雨没太明白什么意思,接着反应过来。

“您别跟我说,这个人砍掉自己胳膊,自己跳到福尔马林的罐子里,把自己淹死在里面。”

冷戎没有否认,“据我观察,白建军好像没死。”


     6月4日 国家科技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决职能,促进解决执法司法环节的顽瘴痼疾。会议强调,要构建高效有力的法律实施体系,用足用活现有法律法规,依郑州、洛阳、开封、平顶山等地仍有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特大暴雨。时隔一年,7月22日上午,陈陆纪念馆在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的病原体包括已知烈性病原体、人工制造、人工改造的病原体。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