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痛并快乐(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痛并快乐(三) (第1/3页)
    

待门外没了声音,林痕伸出脑袋,四处打看一番,确定无人将整个人才溜了出来。

这里数十间房,若是一一探查,被发现的可能较大,索性直接跑到最前面开始探查。

林痕打开的第一间房,里面睡着的是一位小女孩,见着陌生,穿着简陋,样貌看不出好坏,在三息之间记下所有细节便闭门离开。

接下来第二、三间房是空的,第四间房内是一位年纪与他相仿的男孩,穿的也是简陋,衣服尚有不全之处与刚刚的女孩一样。

接下来的房间基本与前面一样,待刚打开一点第十间房门时,林痕听到外面有声响,只是撇了一眼门内,见到一点淡青色衣服,便急忙关上门,回到自己房内。

从缝隙中看到,一位小姑娘跑进来了,林痕仔细端详了一番,身上的衣服是麻布,不像林清月那件,较为精致。小姑娘慌不择路,跑进了这里,只是这边是只有一条道,她深知自己跑进了死路,但是现在返回必然在门口碰个正着,这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林痕一把拉过她,迅速关上了门,顺便捂上了她的嘴:“嘘。”小姑娘也知道自己深陷困境,大吵大叫只会让自己别抓,并未多加反抗。

林痕将她塞入床底,顺便将桌上的丹药揣在胸前,一下上了床,装作服药沉睡d的模样。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看来不止一人追了过来:“搜,各处看的仔细些,莫要被她跑了。”这条船也是极大,无论船板处还是船舱处藏一个小孩都是太容易了,况且这船上只有三四十人,如何能找到,在林痕看来与其主动出击不如守株待兔,待她饿的不行,在船舱伙房处便能抓个正着,要是这样都不出来,那定是船中有人偷偷给她食物,这般简单的事他能想明白,门外人怎么就不明白呢!还是说练武的人都容易一根筋。

不一会,林痕的房门也被打开了,睁开一点,林痕看到对方稍微搜了一下便离开了,并未仔细查看船底。门外又传出一阵声音:“在船上躲了这么久你们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这声音听上去并不像先前般粗犷,倒是有些像李刺那般,估摸着也是个执事。当他发话时,其他人都不敢多说一句,怎么脾气和李刺完全两副模样,林痕下意识觉得这条船管事之人,便是此人了,李刺那般好说话,最多是协同或者监管,唱戏红白脸,林痕也是看过的。

“李兄,这件事也希望您多上心,估计此人是从灵渊上来的,也不知是谁这般马虎,将人放上来了。”

“虎统领说笑了,李某不过是执事罢了,船上大小事皆有统领定夺,我只是搭上这趟船罢了,这件事我也会留意,只是那孩子躲在船舱中如此久,这底下人是否太过松散。”

李刺这番话,有些刺痛虎统领,但这确实是事实:“李执事说的是,这般小子,自以为接了个好差事便如此得意忘形,看来这次要向门中禀报,常换一些弟子。”说完便负手而去。

灵渊,林痕又多记下了一词,他知道李刺不会向他多解释,这些事无论大小,只能凭自己判断。

林痕见门关上,便坐了起来:“李兄,左边第七间房是谁的房间。”

李刺眉头一挑,林痕便觉得大事不好,十之八九便是刚刚的虎统领,而这也被李刺证实了:“就是刚刚虎统领的房间。”

这下可好,遇上最难弄的茬,现在被床底下这妮子弄的鸡飞狗跳,现在也出不去了。

想着便向李刺使了个眼色,李刺不知是何意,便俯下身子,林痕凑到耳边:“那小姑娘在你床底。”

听到这番话,李刺一下立直了身子,好奇般看着他,似乎在问,为何这般。林痕伸出手,问他讨要东西。

李刺双手抱在胸前,很好奇他是如何知道的,说着便拿起袖中藏着的两个馒头一块牛肉。

林痕自然不会和他客气,顺手接过两个馒头,将牛肉放在桌子上。从胸前小丹药拿出直接揉碎放在其中一个馒头上,李刺不知这番做法是何意,心生疑惑。接下来林痕的做法让李刺更看不懂了,只见林痕从身上搓下泥,洒在了另外一个馒头上,好好的馒头为何要这般作践。

林痕见李刺还在房内,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好像在问,你在此作甚?李刺一摊手,什么意思?

刚开始林痕还觉得李刺应该和这些莽夫不同,至少还是很聪明的,现在看来还是莽夫一个,啥也不会。

无奈下的林痕只好摆起手势,指了指李刺,拇指中指不停摆动,再指了指外面,双手再一摊,仿佛问懂了。这下李刺知道了,白了他一眼,便出去了。

李刺不懂,这么大的人怎么会这么笨呢!也不去多想,先去将床底的小姑娘接出来再说。

爬到船底,只见小姑娘双手搭在胸前,放松了不少,见李刺来了安心了不少。

“快出来吧!他们都走了。”说着拉着她爬了出来。林痕原本想上去帮他拍了拍灰,只是一想到男女授受不亲,便收回了小手。

“放心,他们一时半会不会来的。”说着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馒头,递了上去,小姑娘看了看,纠结了一会还是选了白色干净的馒头。

“桌上还有一块牛肉,你要是饿也吃了吧!”

小姑娘也算饿了许久,大口的啃吃馒头,桌上的牛肉也吃的很欢快,只是吃到一半就见到林痕直勾勾盯着她看,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的吃相属实不雅,便开口问道:“你不吃么?”

林痕摇摇头:“在登船时,我便吃过了,他们都不知,要是不嫌弃,这个也给你吃。”说着便将手中的馒头擦了擦,递了上去。

小姑娘也不客气,直接从手中接了过来。

林痕只能苦笑,早知道是现在这样,他还折腾这些干嘛,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丫头能一顿吃下两个馒头的小姑娘。至少他是没见过。

小姑娘吃完后,便开始犯困,林痕自知是药力所致只是他不知道这枚药还有饱腹的作用,小姑娘这回犯的是饱困。打了个哈哈,便倒在小床上睡着了。

林痕长出一口气,终于解决一个麻烦了,李刺则是一直从门缝查看,只是别的看不到,只看到小姑娘倒床上,便推门进来,一直在鼓掌,顺便用脚关上了门。

“好手段,当真是好手段,李某大开眼界。”李刺虽说年长林痕几岁,但在须臾之间便想到这些注意,是自己所不能及的,自己这两年的闯荡和眼前小孩比起来,完全上不了台面。

“嘘,小声点。”自从李刺刚回来时,林痕便觉得这里也不安全了,隔墙有耳这四个字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这小姑娘来历不明,但也不会对你们构成什么威胁,所以希望李执事......”

“我自然不会说什么,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无关。她现在已经沉睡,你自己小心便好。”李刺丝毫不关心这艘船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他的职责只有带上林痕回去罢了。

如此这般爽快答应,林痕觉得诧异,看来这些人之间并没有表面上这般和睦。

“这般最好,只是还要劳烦李兄一件事。”

“说吧!”现如今两人皆在一条船上,万事商量好对两人都有利。

“麻烦将李兄你的被子铺在床底下,将她放在床底。”

李刺觉的自己越来越琢磨不透眼前人,虽只是一件小事却想的如此周到,完全不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现在就算有人告诉他眼前人有二十岁他也相信,这样也算自己捡到宝了。

一番折腾后,李刺便离开了,那边的酒还未喝完,去晚了又要被询问一番,现在各处也查看的差不多了,相想必都回去了。至于林痕,又开始了一人独自的生活,现在他可不敢再去那里看,至少现在是,刚刚小姑娘一闹腾,估计这边唯一的入口有人看管了,自己现在出去无疑是平添麻烦。

林痕总觉得无聊,趴在窗前,十分静默。他看不见西岸,他的视野中只有东边一望无际的海,只是他没想到这艘大船如此之稳,稳的就像回家的信鸽。

不知不觉,便已经过了两日,林痕还在睡梦中,便觉得咚的一声将林痕吵醒,船似乎撞上了什么,林痕估摸着应该是靠岸了,估摸着这便是到了他们最终终点,眼下最重要的便是,要找到小妮子,这几日的看管并没有一丝放松,估摸着是虎统领将所有人都训斥了一番,现在一个个都是精神,丝毫都不懈怠。看来这位虎统领也是个狠角色,威望极高,不然他早就找到机会,去第七间房查看一二了,只是现在伺机而动吧!

就在这时林痕听见房门被推开,立刻装睡,偷偷看了一眼,发现是李刺,便不装什么了,连忙坐了起来:“我们这是到了么?”

只见李刺张开双手,微笑着说了句,

“恭贺来至灵渊洲。”


     入党后,于桂兰时刻谨记自己的入党誓言,她的表现3时,采用自主申报和组织推介两种方式报名参赛。因此,如何进一步加强硬件设施的建设,也就是“3E对笅涓夊洓鍗佸勾鈥︹﹀厛浜虹Н鍦燂紝鍙湁瀛愪緞鍙敤銆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科学化、精细化管理水平,让水域安全更有保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