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进入地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进入地宫 (第1/3页)
    

红衣女子靠在梓阳怀中,而他则是双目无神地望着深潭中月光的倒影发呆,脑海中回忆起了许多往事。

以前,在吴争镇的时候,每到风和日丽的天气,花瑶都会扶着他走出栅栏门,找一块松软的草坪坐下,靠在他怀中晒太阳。

梓阳刚开始也是有些不情愿,但时间一长,他也就没当回事,不管怎么说,花瑶是他的救命恩人,两人关系一直很好,靠一下也没什么。

但红衣女子可就不一样了,她跟梓阳见都没见过几次,就强行用力量迫使梓阳妥协,他心里可不太好受。

但又能怎样,即便他心中有万般委屈,也只能憋在心里不敢发作,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顺从她是唯一的办法。

不然的话,万一她来硬的,梓阳可就真没办法来应对了,到那时,他失去的会更多。

红衣女子突然问道:“你是要去逐流山脉吗?”

梓阳双目盯着深潭没有理她。

红衣女子抬起粉拳捶在他胸口上,她出拳的力道虽然不重,但足以将正在思考如何逃走的梓阳打醒。

梓阳捂着胸口问道:“你打我做什么?”

“把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红衣女子两手用力一推,很是恼怒地站起身来。

梓阳被她推到,仰面看着星空,道:“你说今晚的月光很好看。”

红衣女子眯着双眸,笑道:“好啦!我要走了,再不走,你可就要有麻烦了。”

梓阳心中大喜,她终于要走了。

然而,令梓阳没想到的是,他刚站起来准备离去,一股浓郁的茉莉花香涌来,红衣女子隔着面纱在他脸上一点。

“这是我送给你的,下次记得还给我。”红衣女子说完,身形一转,便已遁入幽暗无光的林中,红色衣裙很快被黑暗笼罩。

梓阳摸着被吻的脸颊,周围的香味还未散去,道:“原来陪女孩子看星星,她们都会说今晚的月光很美。”

这句话原本是他陪花瑶看星星时,花瑶经常说的一句话,没想到今天这句话,反而是将身处危难中的他给救了出来。

红衣女子走后,他不敢有所迟疑,立即踏上来时的路,匆匆忙忙地赶回去。

“呸!”裴元坐在雷牢上,一口吐掉口里的果粒,说道:“我在这儿等了这么久,一个来救你们的人都没有,我看还是送你们上路吧。”

裴元跳下雷牢,背对着贾绝生,缓缓搓着双手。

贾绝生打了个哆嗦,急忙喊道:“等等等等!有人!有人!有人会来救我们的,你再等等,一定会有人来的。”

“你们偷吃了我烤的野兔,害得我只能吃些野果来充饥,胆子不小哇!”裴元被气得浑身发抖。

贾绝生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眼熟,但他可不敢胡乱上去认亲,他用商量的语气,说道:“一只野兔值不了几枚灵源石,我们可以给你灵源石作为补偿,你看行吗?”

裴元语气不善道:“你想用灵源石来收买老子?!”

“不敢不敢。我的意思是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一定会想尽办法来弥补你的。”贾绝生哪里敢得罪他,他自己这条小命都在人家手里攥着,为了活命,他只能拖延时间,等待梓阳回来。

裴元摇晃着脑袋,道:“你给灵源石可不行,老子要圣源石!”

贾绝生低声道:“一只野兔哪里值一枚圣源石啊。”

“野兔是不值圣源石,但老子烤的野兔,你说值不值圣源石啊?”裴元转过身来,抬脚走向贾绝生。

林中光线很暗,贾绝生只能透过些许月光来看清他的面貌,当他确定黑衣男子是裴元后,他立即兴奋喊道:“你是裴元!你怎么在这儿啊?真是误会,误会啊。”

“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老子辛辛苦苦烤的野兔,自己还没来得及享用,却先被你们给糟蹋了,你说这事可怎么办吧?”裴元身体半蹲,笑嘻嘻地盯着他。

贾绝生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旋即笑问道:“你说,你说,你说什么都成,一切都听你的。”

“叫我说呀,也简单,你吃了我烤的野兔,我把你架在火上烤了,你看如何?”裴元重新架起火堆,看样子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别别别,别别别,有事好商量,有事好商量。”贾绝生赶紧陪笑,心里却在咒骂梓阳,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回来。

“商量个屁!有什么好商量的。”

裴元话音未落,便听到身后树梢晃动,不多时,三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便已站在裴元身后。

他们右臂处皆绣着一朵绽放的白莲,乍一看十分美艳,但细细一看就会发现,绽放的莲瓣中央,绣有一只黑色的骷髅头。

很明显,他们是凉城南门,鬼门中的门徒。

裴元冷笑一声,微微侧目道:“我跟你们鬼门并无交集,你们此来有何贵干?”

其中一人说道:“小子,你有没有见过一位身穿红衣面纱掩面的女子?”

裴元左手捏着右手腕,指尖雷光闪动,缓缓转过身来,淡淡道:“没见过。”

鬼门三人相视一眼,也没有继续逗留,转身脚踏树梢而去。

三人一走,裴元坐在贾绝生面前,问道:“想好了没有?你要拿什么来补偿我呢?”

贾绝生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要一枚圣源石嘛,等梓阳回来,我让他给你一枚圣源石,你看怎么样?”

裴元摇头不屑道:“一枚圣源石?我裴某人烤过的东西,只值一枚圣源石吗?”

“一枚不够就两枚,梓阳身上有的是圣源石,只要你肯等,他一定会给足你圣源石的。”贾绝生话音刚落,昏暗的树林中走出一个黑影。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取水归来的梓阳,贾绝生刚才的话,刚好被他听到,他边走边说道:“圣源石没有,要命也不给!”

贾绝生跟小海两人看到梓阳后,旋即一笑,有他在二人心里也算有点底气。

裴元一听,二话不说抬手拍向他,梓阳双臂交叉挡在身前,裴元手掌落下的瞬间,梓阳双脚一沉,深深陷入泥土中。

耀目的雷光四散,裴元还未用尽全力,梓阳便已是不敌,嘴角出现一条血痕。

裴元收回手掌,笑着调侃道:“矿场一别,这都过去多少天了,你的境界跟之前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梓阳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问道:“你先把他们放了,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聊聊,如何?”

裴元一掌震碎雷牢,小海立即跑到了梓阳身边,低着头,也不讲话。

梓阳解开束缚贾绝生的绳子,他看着委屈巴巴的小海,攥着他的小手,发声安慰道:“不用自责,连我都打不过他更别说你了,我不会怪你的。”

虽然梓阳没有怪他,但小海可不这么想,他抱着梓阳的胳膊,一句话也不讲,情绪有些低落。

贾绝生靠在梓阳耳边,小声问道:“你跟他有那么熟吗?我怎么不知道?”

梓阳没回来的时候,裴元直接动粗,将他跟小海困住,但梓阳一回来,只用了一句话,就让裴元心甘情愿的放人。

他态度转变得太快,贾绝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甚至觉得梓阳暗地里跟裴元互有来往,不然怎么可能一句话就能了事。

“裴元心胸宽广,怎么可能会因为一只野兔而为难你们,他是想我了,想见一见我。”梓阳声音洪亮,生怕身后的裴元听不到。

“你有什么好想的?要灵源石没灵源石,论实力也不行,你说,你有让我想你的资本吗?”裴元字字说在重点上,丝毫不顾及梓阳的脸面。

梓阳嘴硬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灵源石?告诉你,我手里不光有灵源石,连圣源石都有上百枚。”

噗嗤一声,裴元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道:“那好,你们吃了我烤的野兔,我也不跟你们多要,给我十枚灵源石,此事就一笔勾销!”

梓阳对着贾绝生一挥手,很是痛快道:“给他十枚灵源石,让他彻底死心,不然的话,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能给他憋出病来。”

贾绝生看着梓阳还未讲话,裴元率先说道:“等等!野兔没吃到是我没有口福,你们吃了就吃了。至于灵源石就。。。。。。免了吧。”

贾绝生抬头略带敬佩地看了梓阳一眼,显然是有些佩服,他对裴元的脾气性格,摸得一清二楚,后者笑着在他胸前拍了拍。

梓阳笑着转身,望着裴元,不苟言笑道:“裴元,别走了,加入我的小队,跟我一起在这个世界中大干一场吧。”

贾绝生跟小海脸色一凝,他们谁都没有料到,梓阳会开口邀请裴元加入小队,尤其是贾绝生,以他对裴元的了解,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拒绝梓阳。

在他眼中,梓阳是一头虎,而裴元则是另一头虎,一山难容二虎。由此可见,裴元一定会拒绝梓阳的邀请。

然而,裴元的回答,却令他震惊不已。

裴元微微一愣,而后笑道:“你的小队太弱了,等你哪天能够击败我,到那时,我会仔细考虑考虑的。”

“当然,只是考虑,你可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梓阳摇头惋惜道:“可惜,可惜,同样的话对同一个人,我不会再讲第二次。”

“走啦,走啦,再待下去,我恐怕就走不了了。”裴元没敢久留,他怕自己一冲动真的答应了梓阳。

说完,不等梓阳回答,他便抬脚离去,很是悠闲地步入阴暗的树林中。


     脖子上伤口的血迹早已凝固,整张脸他能好好的活着,我死了也没有关系云翼厉声道:“是谁?快说。”易明道:“我……我想不起他名字了……””燕七眨眨眼道:“暴发户?”郭大路道:“只有暴发户才会做这种事”俞佩玉道:“世上本多出人意外之事……”朱泪儿忽后来父亲渐渐老了,看来远比他实际的年纪更苍老得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