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追兵到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追兵到来 (第1/3页)
    

“是我说错话了,八爷。”杨小丽小声道歉。

范无救点点头:“不是我想说你,你要有更好的建议可以提,我们还是很愿意倾听广大群众的意见的。但如果你上来就会说一句我觉得不行,但又提不出行的方法,还是免了吧。光挑毛病谁不会?”

杨晓丽将头低得更深了:“对不起。”

范无救叹了口气:“其实吧,做出这种改变,我们也做了很多的考量。要不是利大于弊,谁敢这么改?跟你说个实话,不光人间现在地价房价贵,地府也一样啊,而且你想,地府的土地房屋的需求远比人间需求大多了。你想想,你们人间百年一换代,但我们地府换代可是以千年万年计的。别的地方不提,就拿无间地狱来说,它设立到现在,一万年还差一点,第一批人都没刑满释放,每年光不断进人了,虽说现在还没到挤不下的地步,但我们现在这些人,总得为下一代未雨绸缪不是?现在就得想着点解决办法啊,不能什么事都留给后来人去头疼是不是?那也太缺德了。

所以啊,对于一些早夭的生命,我们能不往地府带,就尽量不往地府带。世上生命那么多,蠃鳞毛羽昆,亿万恒河沙数,能当个人机会很难得的,这次错过了,下去了还要等排队摇号,排队一甲子,摇号没摇好又是一甲子,地府最惨的那个,已经六百年没投上胎了。前阵子因为阴司大面积扩招,他索性借此机会放弃了,积极响应了地府号召,参加了统考,过了,现在已经经过一年的培训,正在基层实习,听说成绩还不错,有可能第一批转正。”

范无救虽然没有抱怨什么的意思,但越是这样,越让杨晓丽感觉到了惭愧。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添不添麻烦的都没事,为人民服务嘛。能让你们过得舒坦点,我们麻烦就麻烦点。谁让我长得这么帅,又这么有才?能者多劳嘛。”

而也就两人谈话间,直播间突然又冒出了一批送礼物的人,而巧合的是,这些人的ID同样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鬼神,诸如白无常谢必安、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这些,还有一些统一前缀带着地府字样的。送的礼物有多又少,但他们在刷礼物的同时,还在自发发着支持小云朵之类的弹幕。

小云朵看到这么多的支持,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强撑着笑,说着再唱两首歌曲感谢这些人的支持。

可是谁料到,诸多弹幕观众在看到这么统一的ID名称之后,顿时高潮了。

更加认定这不过是小云朵经纪公司的炒作行为,一时间,原本已经有些平静的弹幕又变得风起云涌,各种难听话层出不穷。

这些新冒出的支持者虽然也在发着各式各样的支持弹幕,可是数量级与那些攻击的弹幕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立刻就被淹没掉了。

而小云朵一时之间也有些受不了这些弹幕的攻击,眼睛顿时红了,她极力想要解释什么,可是张嘴却支支吾吾说不上什么话。过了片刻,她似乎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对着摄像头鞠了一躬,红着眼睛说道:“谢谢家人们的支持,但是在不好意思啊,我临时身体有些不舒服,今天就播到这儿了。”

说完,直播间就黑掉了。

而小云朵一走,观众顿时也走了大半,可是仍然有一些人留在这里,发着攻击性的弹幕。

看着黑掉的直播间,范无救摇了摇头:“世上哪有容易的事哦。加油呀小云朵,有些事八爷能帮你,但有些事八爷没办法帮你,只能靠你自己了。”

而看着那些喷人的弹幕,范无救忍不住低声骂了句:“妈的,要不是八爷我工作忙,抽不开身,非得一个一个去你家拜访你们不成。”

杨晓丽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种画面。

当那些弹幕喷子对着屏幕敲击键盘正开心的时候,冷不丁从背后冒出一个一身黑袍凶神恶煞的黑无常。估计能把很多人吓哭。

她忍不住笑了笑,而后有些忐忑的问道:“那八爷为什么要救我们,只是因为我们年轻吗?”

范无救摇着头:“当然不是,我之所以救你们当然是因为你们值得救。”

“什么意思?”

“就比如小云朵,她以前上初中的时候,在小区里闻到了煤气泄漏,及时报警,救了一栋楼的人,这也减少了我们很多的工作量,功德无量。”

“她这么厉害的吗?难怪你们要帮她冲热度。”杨晓丽笑了一下。

范无救竖起右手食指摇了摇:“你搞错了。我们的官方援助只包括给你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至于刚才给她送的礼物,那只是我的个人行为,花的是我自己的工资,没办法报销的。”

杨晓丽忽然想起了刚才突然冒出来的那些与地府相关的ID,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置信地说道:“那刚才那些人……”

范无救微微一笑:“对,你想的没错,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一些实名认证的观众。”

说到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退出了直播平台,打开了一个地府官方总群的信微群,发了一条信息,并@了所有人。

“今晚在小云朵那,我们地府把脸都丢光了。这要不找回来,我们地府以后还怎么跟人间打交道?所以我决定,开展一次代号“加油小云朵”的行动。等下次小云朵开播,必须把人气顶起来,也顺便把那些喷子们喷哭。本活动本着自愿原则,但是我不妨告诉你们,到时候哪个部门缺人了,你们的年终考评,呵呵。多的我就不多说了,等我通知。”

而在消息发出后不到半分钟时间内,一连串的收到回复直接将未读群消息顶到了999.

看着这一幕,杨晓丽想起了自家学校校长在工作群里下达指示的情景。

“原来你们地府也用信微群工作啊?”

“对啊,这么好用的东西,干嘛不用。”

相信小云朵再次直播那天,一定会很热闹吧。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杨晓丽有些失落地想着。

随后她摇了下头:“如果你们救小云朵是因为她救了很多人,可是我呢?为什么要救我?我好像没有救过谁吧。”

范无救点点头:“对,你和她的情况不一样。救她是公事,救你是私情。”

“私情?”

杨晓丽更疑惑了:“八爷,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跟你之间,以前有打过交道吗?”

“没错。以前你老家那边有座无常庙。有次你和那些同龄人在那玩的时候,他们想在我和老白身上撒尿,是你制止了他们。虽然是无所谓的事,但是我们两兄弟向来是恩怨分明的人。承了你的情,不管大小,总得认。”

杨晓丽思索了一会儿,并没有在记忆里找到相关的画面,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耳朵:“真的有吗?其实我都不太记得了,而且那时候我肯定很小,也许并不是你们想的那般好心。”

“人在做,天在看。你不记得的事,并不代表就没发生过,就没有人会记得。至于是不是好心,或者是有心还是无意,其实很多时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在别人眼中呈现出的样子。你将一个包子送给路边的一个小乞丐,其实是你今天胃口不好,吃剩下的,但他看到的却是助人为乐的美。而你看到一个饥肠辘辘的路人,于是便把自己的午餐让给了他,但也许他却觉得你在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施舍他,反而对你恶语相向。”

“所以八爷今天是来再次拯救我的吗?你是想劝我放弃现在的想法吗?”

听着杨晓丽的疑问,范无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收起了手机,站了起来,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自己那顶标志性的高帽,戴在了头上。

帽子一带上后,他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冷漠如同一具死尸不说,身上也更是在一瞬间寒气大盛,有肉眼可见的白雾自其体表散发。

杨晓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然后他才在氤氲的白雾中缓缓开口:“机会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我已经给过你一次了,就没有第二次了。我不是你的守护神,不会拯救你。而劝你放弃想法这种事情,我只能说,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个地步。而如果真的好到那个地步,我也不会劝你。因为你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哪怕是选择去死。至于我今天来的目的,就只是单纯地为了工作而已。”

而黑无常的工作是什么,凡是听过他名字的应该都清楚。

杨晓丽自然也清楚。

她尴尬地笑笑:“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

范无救并未说话。

杨晓丽深吸了一口气,才从床上下来了,对着范无救鞠了一躬:“谢谢八爷陪我聊天,好像又耽误了你时间。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评价吧。”

范无救走到了窗边,看着窗外,平静说道:“其实也没耽误。因为今晚的工作并非只有你们一家。”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对面楼的某户人家里突然传来一阵悲痛的哭声。

杨晓丽也来到窗边,顺着范无救的目光望去。

对面楼里,三楼一户人家灯火通明。透过窗户,可以卧室的床边,跪着几个人。那哭声正是从他们口中发出的。

忽然之间,杨晓丽突然感觉一道身影从那床上浮了起来。可当她揉了揉肉眼,那人影似乎又不见了。

“我是眼花了吗?”

正当她以为自己看错的时候,三楼走道的灯突然亮起,而随后,从那户人家紧闭的房门中一前一后穿出两道身影。

前者是个黑帽黑袍黑靴的矮胖汉子,后者则是个腰都直不起来的高龄老者。

两道身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慢悠悠向着楼道处飘去。

他们身后,那盏昏黄的灯灭掉,而在他们的前方,就有一盏昏黄的灯亮起。

在夜幕的衬托下,眼前的一幕更显诡异。然而更诡异的是,两人光明正大的从那户人家中走出,但全程似乎都没有人能看到他们一样。

“他们看不见的吗?为什么我能看见?”

范无救没有回答。

但杨晓丽自己想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

正常人当然是看不到远乡人的。

但在梦之国的古老传说中,有着这样一个例外。

那就是当一个凡人将死之时,就可以看到常人看不见的勾魂使者与远乡人。

“我要死了吗?”

忽然之间,有温热的眼泪从杨晓丽眼角流下。

杨晓丽仰起头。

泪眼朦胧的视线里,一轮皎月孤零零高挂漆黑夜幕。

洁白的月辉安静地流淌而下,为人间披上了一层耀眼的银色。

杨晓丽笑着擦了擦眼泪。

“今晚天气不做,看来不用摸黑赶路了。”


     柳鹤亭面带笑容,却似根本没有听到。只见这铁塔般的汉子走到近前,缓慢而笨拙地蹲下来,将手中玉盆,放到菜那老人带领着展梦白走到一处,笑道:这里还有两位你们汉人兄弟,来来,都坐到一齐但是这一着劲力之强,威力之猛,放眼天下的有听说过,我就算孤陋寡闻,至少总不是聋子丁喜道:不错。邓定侯道:那么这个人呢?难道他不便是……他话声未了,叶曼青已忍不住放声娇笑起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