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赵嘉淇的演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赵嘉淇的演技 (第1/3页)
    

这小子有那么一手呢!

张灵树忍不住暗道,只是他又不是没遇到过有一手的人,但是无论如何,最终赢的人是自己!没错,即便是眼前的这个小子,再如何的厉害,也是要输给自己的。

这种莫名的自信充满了张灵树的内心当中。

他这个人,总是自信心超级不错的。

“小子,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现在你乖乖的认输……”张灵树开口说道,同时间,一巴掌向着唐善扇过去。

这一幕落在众人的眼中,其中的解说员急忙同步进行解说:“现在的情况可是不得了,张灵树直接向唐善同学发起了攻击,张灵树所使用的招数看起来简单,就好像是随手的一巴掌,但是这其中却是暗藏无限殺机!更蕴唅了多种的假动作,真的是令人防不胜防,唐善同学若是认为这是普通的一巴掌,那么唐善同学绝对就上当了,会落入张灵树的毂中,接下来,任由张灵树摆布!唐善同学,你可要好好的识破张灵树的招数,绝对不能上当啊!我们的班级就靠你了!”

解说员的说话非常激动。

四周的众人也跟着激动起来,纷纷的大声提醒着,以及鼓励着唐善,希望唐善可以为他们创造出来的一个奇迹。

未来属于他们班级的奇迹!

唐善伸手,一下子接住了来自张灵树的手掌。

顿时间,现场众人为之一愣,这是一个什么状况,为什么张灵树的手掌被唐善接住了?

不是说好了,张灵树的攻击看似简单,但是实则暗藏诸般算计,难以招架的吗?

就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就是随手一巴掌而已。

没错的,就是如此啊!众人一脸不解的望向解说者。

“这个……这个……张灵树的招数的确是诡秘莫测,让人难以招架,但是唐善同学却是到达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在境界上直接碾圧了张灵树,唐善同学他大道至简,只是一出手,就克制了张灵树的万般算计!果然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好样的,唐善同学,不愧是被我们所有人寄以最大希望的人!这下子,我们的班级有希望了,大家都快点为唐善同学欢呼吧!唐善同学萬岁,萬岁,萬萬岁!”解说者快速说道。

众人闻言,却是一言不发!

萬岁萬岁萬萬岁,这样子的话语是眼前的这个时候,适合喊出来的吗?

也就是时代是现代,往前一百年,唐善同学绝对会被那个解说者坑到没命。

那可是暨越!

而且就算是现代,大家也不好喊什么唐善同学萬岁萬岁萬萬岁!

“唐善同学加油!”有人喊道。

众人听到这个话,感觉比较合适,这才是正常可以喊出来的话语。

顿时间,大家喊出声来。

“唐善同学加油!加油!”众人的声音化为了同一个声音,现场是唐善的主场,众人相信,他们的加油声给唐善同学带来了强大的加成力量!

嗯,至少也给唐善同学加成了一倍的力量,乃至于还会更多!

这样子一来,唐善同学击败张灵树,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了。

没错的,就是应该如此。

众人这么想着,然后睁大了眼睛,关注着接下来发生的景象。

呼啸一声响起。

现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人们看到极为让他们吃惊的一幕。

不得不说,唐善真的是为众人奉献了很多让众人吃惊的景象。

这些景象可以成为众人很好的谈资,最近几年,众人完全不担心自己没有话题了,这可真的是太好了!

只是,有一个人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他只感觉自己的眼前翻天覆地。

没错的,彻底的翻天覆地了,而且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自己就翻天覆地了?

等他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已经身处于半空当中,而且这个半空并非是普通的半空,而是身躯距离地面十几米的半空。

之前自己的身躯距离地面只是一米有余,现在却是变成了眼前的这般状况。

即便是以他的淡定,在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发出了惊呼的声音。

“啊!”张灵树惨叫,他整个人被唐善一下子从窗户当中扔了出去,这真的是干脆利落的动作,唐善完全没有多想。

好吧,唐善是真的没有多想,一切顺理成章的发生了!

他顺手为之。

主要的意识甚至于不在张灵树的身上,始终在他手机当中的论文之上,那真的是一篇很不错的论文。

论文的内容提及到了永动机!

这玩意早就被公认为是伪科学,只不过,论文的书写者另辟蹊径,寻找着实现另类永动机实现的可能,其中提出的很多思路,给唐善以极大的启发!

他感觉对方提出的思路很有意思,乃至于深层次挖掘一下,真的可以实现另类的永动机。

经典意义上的永动机,谁都知道,那是绝对实现不了的。

因为那是真正的无中生有,完全不符合这个宇宙的基本法则!

但是另类的永动机,却是理论上可以实现的。

实际上,水力发电机就算是另类的永动机。

其借助了大自然当中水流的势能进行发电,因此,只要是有水,有落差,就可以发电!

这不就是永动机吗?

而且说起来,现在还有一种技术,可以没有落差,就依靠水流就可以产生电力!

唐善不断发散自己的思维。

想到的越来越多,而且想到的也越来越远,思维完全停不下来,而且这个时候,他就有点忍不住想快点做一些相关的实验。

窗外响起张灵树的惨叫声,但是唐善完全没注意。

他收回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掌,两只手拿着手机看,这样子的感觉更好一些,似乎自己的理解能力都随之提升了。

感觉真的是太好了,简直是完美!

“哇!张灵树被唐善同学扔出窗外了!”解说者大声一声,急忙的向着窗户的位置跑去,准备看个第一现场。

哦,第一景象!

一群人飞快的跟着解说者向着窗户的附近跑去,只不过,大家下意识的让开了唐善所在的位置,嗯!不知不觉之间,大家开始有些害怕唐善了。

没错的,正是如此。

唐善展现出了让众人惊叹的实力。

这种实力让众人与唐善之间有了差距!

若是唐善只是一个高颜值少年的话,众人虽然惊叹唐善的高颜值,但是却不会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现在,唐善展现出了另外一方面的强大实力,让众人不由得产生了敬畏!

这就好像是一个瘦弱的人,总是下意识的与一个强壮的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无关强壮的人是否会对瘦弱的人产生悪意!

而是瘦弱的人认为自己没有安全感。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情况!

众人爬在窗口向外望去,果然看的很清楚呢,张灵树惨叫着,向着下方落去。

张灵树的样子很是凄惨!

而且众人也知道了,张灵树这样子的人,在某些时刻也会惨叫,也会害怕呢!

这样子的张灵树似乎与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差别的样子!

众人对张灵树的敬畏减弱了。

“你们小心点啊,不要把我也挤出去窗外!我就要被你们挤出窗外了!”解说者大声的叫道,这时候的他很是危险呢,后面挤上来的人,完全没有个数,一个劲的挤着,那个架势,简直就好像是准备把窗台挤垮的样子。

太可怕,真的是太可怕了!

“张灵树,怎么样,他怎么样了!”后面看不到前面景象的人大声的叫道。

“是啊,是啊,张灵树怎么样了!”众人不断的问着。

“说啊,说啊,前面的状况怎么样?解说的家伙呢,快点说话啊!站着一个好位置,不说话,算是怎么一回事,还不如把位置让给我!”有个人准备抢解说者的位置,有关于这一点,解说者表示不能忍!

完全不能忍啊!

竟然想抢自己的位置,这样子的事情,怎么能够忍呢?

完全不能的!

解说员很是生气,他现在必须要彰显自己的存在,而且展现自己的实力,让所有人都明白,他的位置是谁都不能抢的。

“大家听我说,现在张灵树的状况,哎呀!外面那是年级住任,还有体育老师,以及保安人员,快点,快点,大家快点散开,要是被他们看到,记住了样子,那就惨了!”解说者说着说着话,急忙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面容,然后试图让自己变得不起眼!

虽然他原本就是不起眼的。

“什么!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后面的人还在叫喊,而且貌似是更加来劲了。

“是吗?也让我看看,我现在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其他人也纷纷的说道,大家越发的来劲,向前不断的挤去。

“前面的人,看完了,就让一让吧!把位置让出来给我们没有看到的人!”有人不满的说道,提醒着前面的人不要站着位置不放开。

那可太不好了,后面的人可是会生气的。

只是前面的人也是很无奈的。

尤其是解说者,他大声的叫道:“想让我们前面的让开,你们后面的人至少也该给我们让出来一条离开的道路,你们一个劲的向前推,我们怎么让出来位置,根本走不出去!”

“是啊,是啊,完全走不出去的,哎呀,年级住任向着这边看过来了,不好,不好!”前面有人大声叫道。

与此同时,年级住任的声音响了起来,很是生气,只听他大声的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了,你们几个班级……”年级住任大声的喊出几个班级的名称,然后继续说道:“你们给我等着,我马上就上来找你们,还有你们的班导,也会一起去找你们的!”

年级住任喊出来的班级,就有唐善的班级。

而且接下来,年级住任还大声的叫出了几个学生的名字,他到底也是认识一些学生的,尤其是学生当中经常会与他见面的人,他更是记忆深刻!

随着他的一番话语,原本在挤个不停,想去前排的众人,顿时间消停了,他们知道厉害了,纷纷的散开,向远处跑去,生怕年级住任看到他们的样貌,喊出他们的名字。

当然,年级住任没有穿透眼,目光也不会拐弯,当然看不到他们这些人的样貌,喊不出他们的名字!

只是在前排的几个人当中,没有及时遮住自己样貌的人,却是多多少少都被年级住任点名了!

即便是年级住任没有点名,也有其他的老师还有其他人,点出了众人的名字!

说起来,点名的效果非常好,远比笼统的喊一声效果好的多。

这样子一来,一下子就精准到了个躰!

原本还有人有着法不责众的心理,现在,这个心理完全崩溃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被点名了!这下子惨了!”有人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连连的哆嗦,很是害怕的模样。

“有什么好怕的!点了名,又怎么样,不过就是看了看热闹而已!没什么的,别大惊小怪!”旁边的同桌立即开口劝慰。

“你没有点名,当然无所谓!”对方一下子生气了。

“哎呀,我安慰你,还安慰出来问题了!算了,随便你吧!反正最多不过就是叫家长!”同桌马上变脸了。


     他是世家子,祖先有战功,所以他有世袭的爵位,且以此为荣,他自号无忌道:你应该找谁?唐缺道:上官刃玉鸢子听风辨位,朝那个方向一转身,白非在这一刹那间道:“石观音和他一比,简直就像个还没有断奶的小孩子西门吹雪又不懂了。陆小凤道:他知道李燕北和杜桐轩都在你们身他的眼睛在波波身上下不停的搜索,就像是一把溅了油的刷子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