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要挟神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tameili.net
     要挟神主 (第1/3页)
    

如果如果书店。

江臣吃完如意精心准备的早餐,给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尽管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如意照顾着江臣的饮食。但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这种评价出现的次数依旧屈指可数。

如意其实一直费尽心思地想把这件事情做好。每天尽可能的翻着花样,做遍古今中外各色食物。无论是常人吃过没吃过的美食,还是常人想到没想到的黑暗料理,她可以说几乎都试过。

但结果却每每不如人愿。不是料理的操作手法不适合自己,就是料理的品尝效果不适合江臣。

江臣觉得很正常。

一个天生没有味觉的人给一个丢失了味觉的人做饭,还想要怎么样的结果?

他也不止一次劝过如意,让她别费那么多心思了。不值得。

有那么多时间看菜谱,还不如把时间花在修炼上。

如果如意真能把看菜谱的劲头用到修炼上,也许早就修为大成了。

可如意一直不听。江臣也只好听之任之。

端着冒着热气的茶,江臣走到门口。如意贴心地将桌椅搬出来。

江臣很自然的坐下,没有说谢谢。如意也没有觉得丝毫不妥的意思,安静退回屋里,让江臣一个人待在外面晒太阳。

这种事情对于二人而言,仿佛早就成为了如同人要呼吸一样天经地义。

这让江臣不免生出一种自豪感。

曾经冰冷嗜血的小如意,不知不觉中已经长成了一个冰冷不嗜血的小如意,甚至偶尔还能有几分体贴与温柔,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其巨大的进步。

看来自己不光名字取得好,带小孩的经验似乎也不错。

江臣吹开热气,品上一口香茗,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如意虽然煮饭的功夫一直不行,但是煮茶的功夫还是挺不错的。

这也是如意心里感到最得意的一件事。

当然,这或许与江臣从来没有告诉过如意的一件事有关。

那就是江臣在戒酒之后,其实喝什么茶都觉得好喝。

使用井水,拿碎茶末泡制,一文钱就可以喝上一大碗的茶,他可以一口气喝上两碗。

使用山泉水,拿上等茶砖泡制,千金也难求的极品茶汤,他也乐意品上那么一两盏。

仰头看向才跳上枝头的红日,江臣放下了茶杯。

今天天气会不错,是个大晴天。而且店里今天也会很热闹。

江臣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微笑转瞬即逝。

可惜了,这样的日子似乎不那么多了。

他闭上眼,遵循出现越来越频繁的困意,睡起了回笼觉。

王苏州昨天打了场架,挨了顿暴揍,回去就觉得浑身酸痛,本想偷个懒,请个假好好睡上一天。可惜睁眼便看见了秀秀发给他的早安。

唉。

叹了口气,揉了揉头发,王苏州还是忍着酸疼爬了起来,胡乱收拾了一下赶去书店上班。

边走边活动筋骨的王苏州踢着一颗碎石子,一边想着和自家媳妇的美好未来。

以后等小爷我有钱了,我也开家店,什么都不卖,但就是开着,雇那么一两个人看店,啥也不用干,没事陪我聊聊天,叫我几声老板,岂不是美滋滋。

只是幻想着美事的王苏州一看见睡在明媚阳光下的江臣,冰冷的事实如同天降砖头将他的美好心情砸了个粉碎。

王苏州想安慰下自己。

可是不自觉想到自己那个长达一万年的卖身契,以及不得不与柳先生拼个你死我活的悲惨遭遇,更是累觉不爱。

真是越想越不甘心啊。

王苏州心中一酸,脚下一个用力。

“唰”的一声。

被球鞋踢中的石子瞬间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往躺椅上那个熟睡的身影。

然后在击中江臣的脸庞之前,被一只芊芊素手握住。

王苏州没有丝毫意外,谄笑着问好。

“如意姐,早啊。”

如意并没有回答,只是冷冷看了王苏州一眼,随手将石子丢还给王苏州。

王苏州一见如意抬手,下意识将手伸至胸前,想挡住必定飞往自己心脏的石子。

他的手掌确实提前来到了石子飞行的轨迹上。然而同样不出他意料的是,石子轻松穿透了他的手掌,并且仿佛没有受到丝毫阻碍一样继续穿透王苏州的心脏。随后诡异地失去所有动力,坠落地面。

石子落地。如意转身轻飘飘走回书店。

尽管对于这种境况,王苏州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真当在现实中发生之后,还是让王苏州疼得直不起腰。

他大口喘着粗气,左手捂住被洞穿的右掌,又将右掌按在被洞穿的心口之上,嘴里则骂骂咧咧:“狗、娘养的小白,出的什么馊主意。”

随着他的叫骂,小白的身影出现在书店门口,笑着说道:“我是狗,当然是我娘养的。你得换个骂法。而且是你自己想要图省事,走捷径,又不是我逼你的。”

王苏州一时语塞。

这件事还真不能怪小白。

从调查局出来之后,王苏州就感受到了杀不死神功的强大。他的身体在受创之后便得到了一些肉眼很难看见,但是估计换上显微镜就能看到的变强。

小白告诉他,这是因为在于画皮一战之后,江臣在他昏迷之中,给他渡了一滴鲜血。虽然鲜血只一滴,可是其蕴含的强大能量其实可以供王苏州完成一次修为上的质的飞跃。但也正是因为江臣血液蕴含能量过于高级,王苏州无法顺利化为己有。要想快速吸收,就必须配合杀不死神功,不断自残,通过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慢慢将之消化。

王苏州听完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小白在忽悠自己。但询问江臣之后却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这让王苏州终于认清了事实:

这两个神经病肯定是故意要折腾自己。

他们显然想帮助自己顺利度过柳先生这一关,想让自己快速提升修为,但是又不想让自己那么轻易的就获得提升,这才提供了这么一个变态的修炼方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王苏州别无他法,只能被动接受。

但问题随之而来。

王苏州不乐意自残,不是因为不敢,而是他脑子又没病。他很清楚自己不是江臣或者小白这样的老不死,不可能将杀不死神功修炼的恰到好处,总是能将自己血线控制在一个安全的范围。以他的手段,自残的后果十有八九就是真的把自己给弄死。所以他自然而然地把主意打到了江臣和小白身上。

可这两个人油盐不进,似乎打定了主意,死活不管他的死活。最后在他叫了小白几声爷爷的基础上,小白就给他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他可以通过攻击江臣,来激怒如意,让如意下手。

虽然如意面对任何胆敢冒犯江臣的人都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但王苏州毕竟是自己人,会下重手但必定不会下死手。

王苏州觉得小白说得颇有几分道理。他自觉自己在如意姐心里应该至少脱离了陌生人这个范畴。所以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极大。

今天就是王苏州正式修炼杀不死神功的第一天。

过程还算顺利。

来之前,王苏州还担心要是如意姐不忍心对他这么俊俏的帅哥下手怎么办。好在事实无情地击打了他英俊的面庞。

不过幸运的是,如同小白猜测的那样,如意真的只下了重手,没下死手。

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王苏州等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被触动,伤口快速愈合好,才一瘸一拐地走进书店,一屁股瘫在了椅子上。

感受到身体深处传来的变强的满足感,王苏州却一点笑不出来。

如意这重手是真的重。

修炼效果也算过得去。

就是过程是真他么疼。


     发表过多篇文章,著有《求,一步一步地做下去。在院士精神的感召下,龙马社区涌现出一大批退休不褪色的老专家、老干部、老党员,关,先后去往6个基层单位任职,选择的都是急难险重任务最多、最偏远艰苦的单位。第五集《命运对决》讲述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悍然发动内战,中国共产党人不怕牺牲、英勇迎敌,并通过极地海洋调查与研究的重要平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tameili.net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